alexa
置頂

棄獨、不武、緩統 郝柏村:擔心兩岸倒退回1979年前

《郝柏村回憶錄》 精采摘錄之一:第17章〈國防部長〉、第26章〈中華民國與台灣人民〉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張智傑、賴永祥
2019-08-08
瀏覽數 15,200+
棄獨、不武、緩統 郝柏村:擔心兩岸倒退回1979年前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生於民國8年8月8日,今年(民國108年)8月8日,正好滿100歲生日。天下文化出版《郝柏村回憶錄》,回顧他出將入相的傳奇一生,選在他百歲生日當天面世。

郝柏村兒子、前台北市長郝龍斌指出,郝柏村有寫日記的習慣,這本回憶錄是他自己根據日記,加上個人觀察歷史與時事的心得,親手一字一字,歷時十餘年才完成。全書25萬字,更收錄64張家庭與從軍、從政的珍貴歷史照片。

郝柏村的一生見證了許多中華民族過去100年發展的重要關鍵時刻。讀這本書,就像閱讀了一個大時代的歷史長河。他17歲從軍,參與抗日戰爭,經歷國共內戰,隨國民黨遷台,歷經823砲戰等戰役。兩蔣時代結束後,台灣開始民主化的過程中,他擔任過國防部長、行政院長,見證一段民主的動盪。

《遠見》獨家取得第一手內容,以下為第17章〈國防部長〉、第26章〈中華民國與台灣人民〉精采摘錄:

第17章〈國防部長〉

我擔任國防部長為時雖僅半年,但卻遭逢國民黨來台後首次的權力鬥爭風暴。

1990年3月,國民大會將召開第八次大會,選舉第八任總統與副總統。李登輝先生繼任經國先生所餘總統任期後,出任第八任總統自然是全黨一致的看法,誰任副總統原本不該釀成政爭,何況提名副總統人選是總統候選人的權利。但由於李總統未尊重黨內倫理及善為溝通,後來所謂「二月政潮」即是源於副總統人選問題。

曾有人希望我競選副總統,但我自始即婉謝。

如果我硬行競選,依當時老國代的願望,我勝選機會確是很高。老國代們也屬意蔣緯國上將出任副總統,緯國亦頗有興趣,曾問我願否支持他;我向他表示,我當然會支持。但我猜想李總統不會提名他。

在省籍搭配前提下,一般認為,依慣例,曾任行政院長者如俞國華或李煥似為副總統當然候選人,至於他們是否有意競選,我就不得而知了。

元月31日,中常會提名李登輝競選第八任總統,媒體報導傳出所謂副總統五條件,明眼人一看,實際為提名李元簇而設。此際,台獨份子四處破壞蔣公銅像,政府負責人士尤其李總統無人表示關懷,我對此至為痛心。

鑑於李總統領導作風傾向獨裁與獨台,黨內有人主張勸林洋港出馬競選總統,林答應了,但要求我支持。我對李總統並無個人好惡,但我主張:一、未來總統必為本省籍人士;二、為避免獨裁,總統與黨主席以兩人分別出任為宜。總統寶座既有李登輝和林洋港兩人競選,就黨內民主而言應屬正常現象,選舉方式以祕密投票為宜。我既未涉及副總統的爭取,實乃無個人得失的局外人,但我支持黨內民主走向。

1990年2月11日,國民黨於陽明山中山樓召開的臨全會,出現了一場遷台40年最為激烈且檯面化的內部鬥爭,宋楚瑜以祕書長身分在會議主席謝東閔身旁掌控會場,決定以起立方式推選總統候選人。我在會場未表示任何態度,我的立場是,支持民主方式與支持李總統是兩回事,因此在起立表決時支持了李總統。

臨全會後,李登輝雖經黨員推選為總統候選人,但林洋港與蔣緯國搭配競選的意念仍未打消,我則完全不介入。2月24日,我與李總統談話90分鐘,他顯露他只做下一任總統,並詢問我對於他不任黨主席的看法,但顯然不是真心話。我並未表示意見,但強調,黨的團結主動在他。

3月5日,所謂「八大老」,包括謝東閔、黃少谷、陳立夫、倪文亞、袁守謙、辜振甫、蔣彥士與李國鼎,邀請林洋港、蔣緯國、李煥及我在台北賓館共進午餐,勸林洋港、蔣緯國退出選舉。我本不願參加,因為我並非參選者,但蔣彥士堅邀我出席。

3月9日,林洋港接受蔡鴻文勸說,單獨宣布退選,這場政爭始告落幕 。

李總統當選第八任總統,政治生涯算是過了重要的一關,其當選前後的心態與姿態也明顯有別。由於經國先生過世才兩年,他的權力基礎並不穩固,尤其二月政潮的衝擊極為猛烈,因此他在當選前儘可能採低姿態。

自經國先生過世,我即深有體認,今後台灣的政治領導權應落在本省政治菁英手裡,外省人士只應居於輔助與共治地位;但無論如何,必須堅守反共與反台獨的立場,如是而己。

棄獨、不武、緩統 郝柏村:擔心兩岸倒退回1979年前圖/郝柏村(右)和李登輝(左)。遠見資料照

二月政潮後,國民黨內部的團結表象雖未繼續惡化,內心芥蒂卻非一夕可除,此際蔣彥士先生調和鼎鼐,備極辛勞。李總統當選後顯然是採取了攘內安外的策略,亦即特赦美麗島判刑份子,恢復他們的政治權利,這就是李總統於4月2日接見黃信介時,宣布將給他們的一個驚喜。李總統另與民進黨共籌召開所謂國是會議,研討民主改革的共識。 4月12日晚間,《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到我家,據他與蔣彥士談話瞭解,蔣彥士極力主張由我組織新閣,李總統亦正在考慮中。我素無政治欲望,亦從未有出任行政院長打算,因為我軍人色彩太濃厚,反對份子必定栽誣此為軍人干政。

果然,李總統於4月30日告知,擬任我為行政院長;我頗為驚異,而未立即應命,允考慮兩日後回報。當日下午我告知蔣彥士先生李總統擬提名之事,蔣極高興,並謂他已應李總統要求出任總統府祕書長,全力與我配合,並一再鼓勵我出任。

應否出任行政院長,家人多表反對;尤其當時無論政治、社會或經濟情勢均極為反常,真可謂居於安或危、治或亂的分歧點上,我何德何能當此重任?但蔣彥士先生一再鼓勵我,甚至表示願意出任總統府祕書長與我配合,完全出於救黨救國之忱。

我既決定接受行政院長一職,回報李總統前,先告知李煥院長,他說「你做等於我做」;在他無法續任情形下,我應是他所支持的繼任者。

1990年5月2日中常會前,我會見李主席,回報勉為其難願任,李總統說,「心中一百斤的石頭放下了」,他出乎內心的話語確實使我感動。

第26章〈中華民國與台灣人民〉

和平統一非以「強統弱」,亦非以「大統小」,而為「是統非」,唯有雙方同意的「是」,才是和平統一的時機。我們只要站在「是」的這一邊,和平統一對我們是有利的, 但非一年或數年可以達成,我主張緩統,其故在此。

2016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則「一中原則」即被否定,大陸自可宣稱「一中各表」亦不存在,致使好不容易建立的兩岸交流、和平發展的契機將毀於一旦,亦使兩岸關係可能回復到1979年前雙方對峙的三不時期,預判大陸對台的抑制舉措將愈加強烈,已是台灣人民災難的開端。

我要告訴台灣2300萬善良人民,在兩岸有關國際政治現實,統獨是最高的戰略問題,民主品質與法治公信力,是我們唯一可取得的戰略優勢,亦為台灣人民的安全幸福的保障,我們唯有爭取此一軟實力的優勢,才是生存發展的正道。

因此,堅持九二共識,為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礎,是兩岸人民和平發展的唯一道路,否認九二共識,即否認一中原則,現階段應以棄獨、不武、緩統,才能維持兩岸統一前的現狀。

我試擬台灣可能獨立的條件,包括中國大陸是分崩割據的局面;中國大陸中央政權亦如春秋戰國時的周天子;以及美國和日本的強烈支持。但這些條件現在存在嗎?將來有可能發生嗎?答案是很明確的。

棄獨、不武、緩統 郝柏村:擔心兩岸倒退回1979年前圖/天下文化提供

因此,台獨份子不得不採取迂迴手段,假冒民主的手法,實現其夢想,而以誣蔑、栽贓、似是而非的口號,利用言論自由,洗腦麻醉台灣年輕世代,大行其掛著中華民國招牌的實質台獨。

保台的初衷是不容中共統治台灣,是反共而非反中,親中是親中華民族。保台的終極目標,是以自由、民主、均富統一中國,放棄這一終極目標,中華民國就無存在的意義。試想,即便中華民國不存在,「台灣共和國」也不可能成立,而是台灣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台灣人民願意嗎?

兩岸統獨不僅是政治問題,也是戰略問題,亦是力量強弱問題,如果雙方都採取武力統一,就有形戰力言:大陸土地面積是台灣的267倍,人口是台灣的60倍,軍力是台灣的十倍以上,台灣絕無勝算。或謂有美國助戰,縱然如此而打敗大陸,屆時台灣亦成為一片焦土,台灣人民存活者也為數甚微,武力戰對台灣而言就是死路一條,且時間已站在大陸那邊。 

兩岸和平統一是政治解決制度問題,憑藉台灣民主品質、法治公信力,以及經濟的均富發展,是決勝的戰略優勢,「九二共識」更使台灣人民在和平統一的道路上立於不敗之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