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DRAM產業景氣看好到二OO三年

文 / 祝康偉    
2000-03-01
瀏覽數 14,750+
DRAM產業景氣看好到二OO三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下半年由谷底逐漸復甦的DRAM景氣,引起投資人的高度關注。

事實上,DRAM一直是由市場供需平衡與否,來決定產品價格與產業獲利。中華投信副理吳惠珍觀察認為,「晶圓代工是穩定成長型的產業,但DRAM就好像原料有供需循環,一般DRAM屬於標準化的產品,很難提升附加價值,於是市場需求與供給之間的關係,幾乎成了決定價格的唯一因素。」

DRAM業者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必須不斷增進技術進展的層次與擴充新廠增加產能,但是投資一座晶圓廠,往往需要一、兩百億元以上,而且從蓋廠到量產,大概需要花費兩年的時間,行情好時蓋廠,等蓋好時,供給大增,價格又因此大跌。

正因為供需決定價格的特性,讓DRAM產業營運獲利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忽高忽低,因此常常讓投資人有「賺一年賠三年」或「賺一年吃三年」的印象。心臟夠強的業者募得充沛資金,提升製程技術以壓低成本,即使市場供過於求,價格持續壓低依然能夠獲利;心臟不夠強的遇上景氣低迷,受限於資金與製程的困境,成本不敷獲利,不堪虧損之下不是轉業就是待價出售,被迫退出DRAM市場。

回顧全球DRAM業者的盛衰興亡,的確是又精采又慘烈。從一九九四、一九九五年三十餘家的盛況,到目前存活的十多家,曾經以不顧市場死活的銷售手法,硬逼走美國大廠的日韓大財閥;也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受創甚鉅而紛紛減產改變策略。經過全球DRAM景氣的大洗牌,美國的美光科技、南韓的三星、現代,三家大廠分別以二○%左右全球市占率位居前三名。由西門子獨立出去的Infineon還保有歐洲的席位,日本大廠則因為泡沫經濟,退守的情況更為嚴重,目前只剩NEC、東芝、三菱尚有實力角逐市場。

國內半導體廠商生態也因此波不景氣而改變。去年年底德?被台積合併,今年一月初世界先進因人才流失與看好晶圓代工景氣,宣布淡出DRAM市場轉進晶圓代工,所以經過激烈波動後,真正準備長期抗戰的廠商,只剩下華邦、茂德、力晶、南亞科技等四家。

景氣三到四年一循環

對於DRAM市場的景氣循環觀察,吳惠珍指出,「就正常的狀況來看,DRAM大概以三到四年為一循環期(見二二一頁表一),每一次景氣循環當中會有大的cycle。一年當中大的cycle內又會因季節性需求,有小的cycle變化。」

比如每年過完新年後景氣一定淡,因為前一年耶誕節旺季大家都儲存了大量存貨,甚至買太多沒賣完。一、二月是最淡的月份,三、四月景氣逐漸復甦,因為銷貨完後要去建構基本的存貨,五、六月反映暑假假期的效益,設備購置的需求降低。八、九、十月又開始反映第四季耶誕節旺季,需求成長又開始增加,因此在三到四年一循環裡面,每一年還會有季節本身調節性的狀況發生。

DRAM前一次高峰期大概是在一九九四、一九九五年左右,因為行情大好,各大廠競相擴充產能,沒想到一九九五年下半年DRAM景氣走下坡,加上九七年到九九年上半年,剛好是亞洲金融風暴最嚴重的時間點,便引發一九九八年半導體市場空前的低潮。

DRAM景氣谷底盤旋多時,終見揚升前景

不過隨著全球大環境的景氣好轉,金融風暴過後,亞洲個人電腦需求量勁揚,可以看見DRAM已擺脫循環的谷底,逐漸往上探升 。微軟的視窗兩千(Microsoft Window 2000)更被眾人視為DRAM市場的主要利多,因為微軟預計二月十七日推出視窗兩千作業系統,消息一傳出來,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包括美光(Micron)及韓國的DRAM業者股價即出現強勢抗跌的狀況。

雖然業界對於今年第一季DRAM的價格一直下跌的現象視為傳統淡季(到二月二十三日為止64MDRAM市場現貨價格,一單位已跌到六美元以下),可是仍然引領期盼微軟的視窗兩千能順利推展。憑藉視窗九五、視窗九八作業系統驚人的市場占有率,視窗兩千一旦席捲市場後,由於擁有龐大先進的功能,勢必會吸引大批的視窗用戶升級更新,屆時對記憶體的容量需求大概會提升一倍以上。

另一個能加速記憶體市場成長的因素就是 Internet(網際網路),包括Set-top Box(STB,視訊轉換器)、DVD、MP3等因應網路生活衍生的高科技產品(見二二三頁表二)。網際網路風行後,為了執行以上功能,電腦的記憶體必須維持穩定的基本容量,對於DRAM的需求量將會持續增加。

根據美國市調業者愛迪西(IDC)調查指出,一九九七、一九九八年間崛起一千美元以下的低價電腦,每年以平均成長六%速度攀升。從一九九八年的二九%提高至一九九九年的三五%;今年,將再往上成長至四一%,成為二○○○年PC市場主流。因為低價電腦使出貨量擴張延伸,需求面看起來將會呈現穩定的成長,對DRAM業者是一種利基,至於能否維持一定的獲利率,反而要看DRAM的供給面變化與技術是否能夠繼續提升了。

吳惠珍分析低價電腦的成本結構,指出廠商既然把電腦價格往下降,勢必會把成本壓力往下反映給各個不同的零組件,包括記憶體產品的零組件,所以DRAM業者當然會面臨此壓力,製程往上提升一階時,對產量的擴充至少在一倍以上,成本也跟著往下降。因此技術的提升是一個最關鍵的狀況,市場再怎麼競爭,有本事把成本壓到最低的人,殺價後依然維持一定程度的獲利率。以64M DRAM來說,儘管現在進貨價跌到六.五美元左右,很多業者不擔憂的原因就是製程已經提高,成本掉到三.五美元,對DRAM業者依然有不錯的利潤。

吳惠珍進一步指出,消費大眾對資訊產品的倚賴程度益高,以及產業界製程技術不斷的演進,是主導整個半導體產業持續成長的主軸。一旦寬頻實施之後,打破傳輸資料量的限制,加上手機高度使用,非對稱數位迴路系統(ADSL)、Cable Modem(纜線數據機)不斷往上擴增,不管現在已經開始的寬頻革命,或是兩、三年後的光纖,五年後的衛星使用,對於記憶體要求的速度與容量變大,將會提供DRAM產業極大的發展空間。

綜合分析師及國內DRAM業者茂德、力晶看法,普遍認為二○○○到二○○三年景氣會十分樂觀。

各大廠蓄勢待發,展望可期

上市公司華邦電子在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到海外發行了一批ECB(海外可轉換公司債),更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以發行海外存託憑證(GDR),做為擴充晶圓五廠的產能之用。吳惠珍認為,「取得資金後,廠商就可以支付提升技術製程所需費用,只要能拿到技術,擴廠就不是太大問題。」

華邦電子發言人張致遠對今年的DRAM價格表示樂觀。他預估今年底華邦五廠的產能可從七千片增加到一萬五千片左右。計畫中的台南科學園區十二吋廠,應該會在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初動土,預定二○○二下旬或二○○三年初啟用,全力製造下一世代的DRAM。

對於今年DRAM價格的變化,他認為應該會比去年平穩。衝著景氣上揚,華邦電子未來產能可期,因此去年華邦一股可能賺不到一元,今年有人樂觀估計一股至少能賺五、六元。

華邦電子一月十四日公布一月份營收為新台幣三十五億四千萬元,比去年同期營收成長七○.八二%,由於第一季是傳統淡季,因此比上個月成長略為減少。第二季○.一七五微米邁入量產,預估至今年年底可達成月產能三萬五千片左右八吋晶圓的目標,對於明年一般皆認為產業會進入供給空窗期,獲利展望又比今年更樂觀。

上櫃公司茂德科技總經理陳民良預估二月份64MDRAM的價格應該不會跌到六美元以下,第二季價格將會持續滑落,而最低點可能落在六月底前後,最晚七月左右就有機會反彈,合約價已跌至八至八.五美元。五月起茂德將以○.一七微米大量投片生產128M DRAM,六至七月開始量產256M,預估到第四季,共有六成的產線將生產128M產品。

茂德今年上半年以○.一七微米試產的128M與256M將可望於近日陸續產出,預估五至六月,128M即可大量投片開始量產,預估生產時程為兩個月左右,而256M產品將在六至七月份量產,預估今年利用○.一七微米製程的主要產出將以128M產品為主,第四季將有六成產能將生產128M DRAM。茂德科技副理周珮燕指出,「因為進入產業需求旺季,下半年DRAM市場將會呈現供不應求的現象。」

力晶半導體總經理蔡國智指出DRAM產業景氣已經恢復,力晶計畫於年中將月產能擴充到三萬片,製程技術今年也計畫全面推進到○.一八微米,使產量大增且成本大幅降低。換算為 64M DRAM,今年產出量預計可達一.二四億顆,蔡國智估計年均價為七美元,以七美元計算今年稅後純益可達七十七億元;依年初股本計算,每股純益將近四.五元。

南亞科技發言人高啟全表示,對有能力順利轉進○.一八微米量產技術的DRAM廠而言,獲利會很有爆發力。今年下半年DRAM應該會缺貨,而價格低點會出現在上半年。目前64M DRAM的產量約在兩萬片左右,二廠在今年中將量產,規劃產能為三萬片,年底目標是約兩萬片,其中八成以○.一七五微米生產,兩成以○.二微米生產,而且南亞科技將會在年中上市。

由於台灣半導體業者擅長變形蟲式的高度靈活競爭模式,具備製造與生產管理能力的優勢,自國外大廠合作取得技術,成為策略合作的共生鏈,加上今年台灣市場的多頭行情,也比其他國家環境來得好,未來發展技術、製程演進、新產能設備投入將會更為順利。「台灣在半導體領域中最大的優勢在生產與資金,」元大證券研究員鄭宗祺說。

風險愈大的產業,獲利的爆發力愈強 ,任何一個產業都是處在不斷變動中。陳民良笑著說:「走上DRAM製造就是一條不歸路。」吳惠珍也道出資訊科技產業的特色是:「生命周期非常短,唯一不變的原則就是不斷地變動。」

專訪茂德科技總經理陳民良茂德要以體質戰勝景氣一九九二年農曆除夕陳民良離開美國貝爾實驗室到茂矽,負責技術開發產能擴充方面工作。九六年茂德在DRAM景氣跌入谷底時成立。一路走來,陳民良帶領茂德以穩扎穩打的體質,力克低潮,迎接未來。

景氣循環是DRAM產業的基本特質。市場供需決定DRAM價格,看到需求後,從破土、蓋廠、生產需要一兩年時間,因此當需求面與供給面存有時間落差時就會造成景氣循環。

走在景氣前頭

一九九六年茂德剛成立時16M景氣剛過高峰,所以茂德選擇直接切入64M。九八年中16M價格廝殺慘烈,而64M價格正往上爬,茂德成長也隨之一路上揚。到了九九年,輪到64M最慘烈的時候,茂德已經把自己推到大量的規模,因此成本變得很低,技術推展很快。當市場上64M供過於求,陷入拚價浴血戰時,茂德的成本效益已經出來了。

如果把九六年到九九年當做茂德的第一階段,在此階段裡,茂德幾乎與64M這個主流產品同步成長。

九五年景氣非常好,大家拚命賺錢,一窩蜂地拚命蓋廠。因為各公司技術演進、產能擴充造成九六年景氣開始往下走。

九三年到九五年景氣很好,成本下降、行情反而更好,需求面大量增加,累積的能量卻造成九七、九八年的不景氣。本來應該每年緩慢成長三○%,卻因為暴利一反彈,價錢跌了快九○%。

DRAM從○.三五微米開始,九八年變成○.二五微米,九九年變成○.二微米,可以看出來進展非常地快。

茂德的第一階段,聚焦在技術的演進、產能的擴充。因此去年第四季成本效益最高、價錢又好、量又大,造成爆發性獲利。就長期的走法來看,茂德必須跳到第二個、第三個階段。

視窗兩千是下一波DRAM景氣的關鍵因素之一

去年七、八月看起來是一個關鍵點,因為當系統改成更高容量記憶體的PC時,馬上DRAM的需求量就出來了。對於微軟推介的視窗兩千,雖然有人質疑是否會造成市場上DRAM大需求,但視窗兩千DRAM容量由64M增加兩倍到128M、且供給面也受限、還有十二吋產品在公元二○○二年前無法上市的情況看來,DRAM市場勢必會供不應求,這就是大家看好今年下半年的原因。

從需求面觀察,視窗兩千是攸關DRAM下一波景氣好壞的關鍵因素之一。因為通常PC占DRAM運用的七○%,假設通訊應用DRAM的成長速度比PC還快,到二○○三年、二○○四年以後,與PC需求量接近時,就會把DRAM因PC景氣循環下滑的curve(曲線)往後拉。

所以我覺得二○○一年、二○○二年是高峰期,二○○三年曲線開始往下,二○○四年成為另外一個cycle。但是communication(通訊)部分會往後帶動,所以我對二○○三年景氣不會那麼悲觀。

二○○二年會是景氣的高峰期,因為由供給面來看,二○○二年以前不可能達到十二吋大量生產的目標,二○○三年communication(通訊)到達一定的量,成長幅度大於PC,會使曲線下滑幅度緩慢。二○○四年因為大家都已進入十二吋wafer(晶圓)生產階段,供給面下滑幅度會比較大,且下滑的時間會長達兩、三年。

我把茂德未來定位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從九九年底開始,產品一系列下來,成本盡量壓低,技術很先進、量很大、有競爭力,把自己定位成全世界做DRAM的Cost Leader(成本領導者)。

第二階段從二○○○年到二○○二年,是高附加價值產品的開發期。

第三階段二○○二年到二○○四年,十二吋成熟運作了,其他產品線拉開了,可以避開DRAM緩衝期,我必須布局以八吋廠來做高附加價值的產品。

第四階段再考慮到是否轉投資等長遠規劃,不過整體而言對茂德來講,到下個cycle時(二○○四年)定位都定好了,將會朝下個方向佈局了。

茂德不會轉型代工成為高科技界的服務業,而是將自己定義為高階記憶體公司。茂德長遠的目標是希望從事製程技術層次高的產品,並且以提升產品價值 為努力方向。

專訪力晶半導體總經理蔡國智走過黑暗,力晶團隊更加凝聚

曾經在宏?待了十二年,蔡國智深深受到宏?「腳踏實地」文化的薰陶。

因為前一波DRAM不景氣,造成的人才流失與外界的質疑,蔡國智以率直真誠的態度安然面對。

對二○○○年乍現的景氣曙光,蔡國智帶領的力晶團隊,由於歷經谷底而仍留在力晶,反而凝聚力更強。

二○○○年到二○○二年的DRAM景氣都會很好。至於二○○三年的景氣,大家比較有不同看法。

Dataquest(迪訊)預估屆時DRAM產出與營業額方面會壓回一○%左右,WSTS認為成長會趨緩為五%。

趨緩的原因不難理解,二○○三年時,可能所有半導體廠新的十二吋晶圓廠,在二○○二年或二○○三年就已開始生產,產出就相對多了起來,二○○○年、二○○一年間大缺貨的情況就能獲得舒解,價格就會回跌,回跌之後交貨量增加,營業額反而減少。

大概每隔五年半導體都會有一個循環。一九九三、九四、九五年算是DRAM非常景氣的三年,這三年價格沒有什麼變化,廠商每年技術演進,成本往下跌,至少可以跌到二○%到三○%,因此獲利非常可觀。

二○○○、二○○一、二○○二這三年有機會是一樣的狀況,因為若64M這三年每年平均價格沒有太大變化,我預測二○○○年DRAM年平均價可能是七美元,也許明年可能六.八或六.九美元,後年也許也差不多是這個範圍,這對所有供應的廠商都是一個很好賺錢的機會。

雖然還是會有季節性的波動,可是以年平均來說,價格還是會落在七美元上下。到二○○三年因為供給的增加,價格也許會掉到一半也說不定。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整個受限是在供給方面,供給不夠,價格就好。

DRAM跟晶圓代工、FLASH(快閃記憶體)、SRAM(靜態隨機存取記憶體)比較起來,反而還是比較弱勢,起起伏伏,甚至還有往下拉的情況。FLASH MEMORY、SRAM就不同了,因為缺貨價格一路漲上來,不過今年下半年,DRAM也跟上了,有「頭也不回」不降價的情況發生。

DRAM有一個特性使得缺貨比較無法立即彌補的問題,是所有產品製程當中,DRAM永遠是用最新的技術,而且是最難做的東西。

所以○.一八微米DRAM先用,接下來○.一五微米、○.一三微米都會讓DRAM先用,當DRAM產能不夠時,廠商也不能挪用別人的產能來做DRAM,因為DRAM永遠要用最新的廠房來做,譬如假設DRAM不好的時候,別人很容易把DRAM產能挪去做快閃記憶體,因為快閃記憶體所需的技術比DRAM來得落後一個世代,所以永遠可以取代。

明年是半導體業豐收年

力晶預計往後兩、三年賺三到四元EPS(每股盈餘)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去年雖然表現並不出色,只賺了幾毛錢,根據力晶內部的估計今年應該可以賺到三到四元。

明年是所有半導體產業真正大豐收的一年,全年都會非常好。因為供應的部分已經到頂點了,需求卻還一直往上走。這種供不應求的狀況是由於前面幾年半導體不景氣,大家投資縮了再縮,生產也因而萎縮的結果。

講到力晶的技術,前一、兩個世代,三菱的技術很好而且很穩定,製程的良率非常好,品質非常穩定。

在○.一八微米的這個世代,三菱是跑在前面的(256M已經做出來),茂德、華邦也許會說,他們○.一七五微米快要出來了,但是畢竟力晶已經量產,良率非常高,茂德、華邦卻還沒有開始。因此可以確定的是今年力晶一定會跑在前面。

一般人比較在意力晶的產量、良率、成本,以及三菱的技術是否繼續研發。確定的是三菱在○.一五微米、○.一三微米方面有相當突破性的想法,對於共同研發合作對象也保持開放的心態。

等到力晶二廠出來後,舊有的一廠可能會考慮跟三菱合作生產快閃記憶體,如果力晶最大的法人股東世界先進與台積合併,一廠也有可能會轉做晶圓代工,到時力晶做單純的生產,接單與服務部分則由台積去做,不過這是一種自然的發展,目前倒是沒有特別去談往後兩、三年發展的事情。

專訪南亞科技執行副總暨發言人高啟全DRAM將是南亞永遠的最愛經歷過英特爾、韓國現代顧問、台積一廠廠長的高啟全,一九九五年離開剛上市的旺宏電子,來到當時尚屬草創的南亞科技。

一九八五年自美國返台,開始投注台灣半導體產業。

面對即將上市的南亞科技,高啟全以十五年的實務經驗,分析DRAM市場前景與南亞科技的未來。

南亞科技是台塑企業投資半導體產業的一環,成立時間是一九九九五年三月四日,一九九六年正式開始裝機,資本額大概是兩百二十五億,現在的技術在○.一七五微米與○.二微米,64M到256M,以IBM的技術為主。

南亞科技在前三年,基本上是用沖(OKI)電器的技術,沖電器以前在日本還不錯,現在是整個掉下來。

九八年中旬,其他業者已經推出64M,我們趕不上市場需求,因此決定轉型。一九九九年二月,IBM開始轉技術進來,到現在已經一年左右,大部分量產的是○.二 微米64M的技術,下一世代的○.一七五微米的256M也已經在線上跑了,大概三月份會出來。

我們現在有兩個廠,一廠和二廠都是八吋。一廠現在已經大量生產○.二微米,○.一七五微米製程會先由二廠開始,試出來可以的話,再將一廠轉為○.一七五微米製程。因為我們需要大量的貨全部是○.一七五微米的,二廠這個月已經開始投片,希望用一年的時間之內,把它全部轉成○.一七五微米製程,大量生產到兩萬五千片左右。

分析過去二十幾年來的景氣波動,自一九七七年開始至今,大約可分成三個負成長時期,每一個階段都有新的DRAM廠商大量進來。在一九八五年時是日本廠商大量進來,在一九九○年初是韓國人進來,過去這幾年其實是台灣是新進者,而每次不景氣後都會有幾年的高峰期,二○○○年成長率預計會達到四○%、五○%,所以它應該有一個景氣循環存在,我們的推估是這一波的景氣到二○○三、二○○四年都還會有正成長。

分析其中原因,第一個原因是這一波沒有新的競爭者加入,沒有人繼續投入DRAM。第二個是原因是尺寸的問題,你看DRAM從四吋、六吋到八吋,但是從八吋到要十二吋中間因為技術問題,時間可能會拖很長。今年到目前為止,除了茂德,還沒有聽說有公司要做十二吋,所以真的開始做要到二○○一年。從二○○一年開始做要到二○○三年才會真的做起來,但成本還不夠低,要到二○○四年十二吋DRAM才會大量取代DRAM。所以我們認為做十二吋DRAM是二○○三年的事,在這幾年絕對是供需不平衡。

往後幾年DRAM景氣看好

十二吋DRAM產品的市場要到二○○三年才會成熟。所以我們認為在這個情況下,目前的景氣可以持續到二○○三年,這幾年間是DRAM廠一個很好的機會,大家會賺錢。

南亞科技的上市時間是今年六月份。很多人會好奇南亞科技的未來前景會如何,我的看法是未來的景氣循環波動會比代工來得高,但獲利率也較高,賺錢時絕對比代工賺得多,可是循環也比代工大。

有幾個原因會使DRAM的景氣波動不會太大。第一個,是技術上已經碰到瓶頸,第二個是沒有新廠商進來。這兩個都是重要因素。南亞有部分的產能將會慢慢擴充,因為現在有許多日本的IDM公司(整合元件廠)都把產能丟到台灣來,那南亞只要找一、兩家有名的IDM公司跟他們合作代工就可以了,這個我們目前已經在進行了。

南亞科技主要的目標還是會以最新的工廠做DRAM,所以DRAM這邊我們絕對不放鬆。在未來,我們將會繼續IDM的代工,但繼續蓋工廠也是絕對必須的,因為DRAM一定需要最新的工廠、最新的技術。那舊的工廠怎麼辦呢?所以我們也需要做IDM、FLASH(快閃記憶體)的代工。配合好的話,最平穩的狀態是七○%的量在DRAM、三○%的量在代工。

DRAM將會是南亞科技永遠的最愛。十年前的韓國也是如此,但亞洲金融風暴使它無法持續發展DRAM。南亞當初進入這市場,便是因為我們看好DRAM的市場將會持續成長。

過去基本上是四、五年一個循環,但這一次會延長很久,可能會持續六年以上。因為我們認為它的潛力頗大,DRAM市場會愈大,但DRAM市場和FLASH本身是互相衝突的。所以FLASH量一大的話擠壓到DRAM產能。而日本和韓國廠商有很多人過去做FLASH,因此DRAM就空下來,不夠產能。再加上代工產能的擠壓,所以我們認為未來幾年基本上是缺貨的。

本文出自 2000 / 03 月號

第16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