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5最佳影片 導演胡波《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我不覺得人什麼時候舒服過

文 / 一流人      2018-11-19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我不覺得人什麼時候舒服過


編按:

本文摘自於胡波所著一書《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中的〈大象席地而坐〉一文。

胡波筆名胡遷,以電影《大象席地而坐》獲得2018年金馬55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獎。胡波在2017年10月12日於住處上吊自殺,逝世時年僅29歲。據悉,原本他最追求的4小時片長不斷被製作方要求刪減,認為不合市場商業利益,但他認為唯有這樣才能訴說電影真正的意涵,在孕育的作品無法以完美姿態呈現的壓力下,他最終決定以死明志。

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自《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不只在金馬獎獲得兩項大獎,也多次入選國際影展,獲柏林影展青年論壇影評人費比西獎與金馬獎觀眾票選獎。

以下摘錄自《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中的

〈大象席地而坐〉一文

第一次聽說這個事情,是在黎凱的家裡,他說花蓮市的動物園裡有一頭大象,「牠他媽的就一直坐在那,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牠,也可能牠就喜歡坐在那,然後所有人就跑過去,抱著欄杆看,但有人扔什麼吃的過去,牠也不理。」他原話就是這麼說的。他還告訴我他一直想去那看看這頭大象,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前天,黎凱跑到他家樓頂上跳了下去,因為他老婆劈腿了。但我知道黎凱對他老婆沒有那麼在意。黎凱回到家裡,他本來要去出差,但是發現自己的皮鞋拿錯了,兩隻不一樣,他常年吃一種安眠藥吃壞了腦子。

他就把火車票改簽,然後回家,門大概被反鎖了吧,因為他的鑰匙打不開。等他進了屋,發現她老婆衣冠不整。

黎凱說:「我找我的皮鞋。」

她說:「都在鞋櫃裡。」

黎凱就去翻鞋櫃,終於找到兩隻一樣的,他本來想就這麼出門,但發現他老婆嘴上有

個牙印。我覺得他安眠藥吃得還不夠多所以才會發現那個牙印。

「家裡有人?」黎凱說。

「根本沒有,你怎麼回來了?」

「我來拿東西啊。」

「那你要待在這兒嗎?」

「什麼?」

「你要待在家裡嗎?」她老婆顯然很慌張。

於是黎凱先走到廁所看,又去臥室,他還特意翻了翻衣櫃。我不知道他最後怎麼知道的,反正他打開了他們家那個大得不像話的洗衣機,因為她老婆每週都要把床單被罩洗一遍。他打開之後,我正坐在裡面。

他說:「那隻皮鞋是你的?」

我說:「是。」

洗衣機在陽台上,我正考慮怎麼出來呢。實際上我不知道該怎麼從洗衣機裡爬出來。

不過我已經把腦袋伸了出來。

我看到,黎凱拉開窗戶就跳了下去。我沒聽到什麼動靜。黎凱老婆衝了過來,趴在窗戶上往下看。

我就趕緊跑了。把上次落在他家的皮鞋也帶走了。因為他老婆上次送了我雙鞋,我就把自己的皮鞋忘在他家。

所以這兩天,就有新聞稿登出來:「苦難白領因妻子出軌激憤自殺」。下面討論的人分成兩撥,一撥人罵他老婆,一撥人罵我。這件事我失誤在,首先我認為黎凱一點也不愛他老婆,其實我也不愛,我只不過因為追求一個女人沒追上,才去找了黎凱老婆,因為我們在大學時關係很好。

接著,我追求的那個女人,她去了台北。我就跟了過去。

她總是很忙,有一堆事情要做,而我什麼事情也不做,也沒有任何事情要做。當我缺錢的時候,就去跟著開劇本策畫會,裡面有很多我這樣的人,我們坐在那,幫一個項目出出主意,瞎扯淡,然後每人分些錢。我一個字兒也不給他們寫,只去瞎扯淡,所以賺得並不太多。我身邊有三個人,可以把我拉去參加這種策畫會:一個是做話劇的,他已經結婚了;一個是我的大學同學,他前一陣拍了個反響還不錯的電影;還一個是我的前女友,她本職就是做編劇。這樣,不管我跟其中的任何一個人說起我沒錢了,他們都會拉我去開劇本會,他們並不想跟我扯上這種工作關係,只是怕我也許哪天會死掉,才會幫我。但我沒想到已經轉行的黎凱如此果斷。有一次我和那個拍電影的同學一起去四海騎摩托車,一輛汽車壓了中線,我壓彎出了問題,栽進懸崖旁的地溝裡,假如沒有地溝我就會從一百米高的山峰上滾下去,當時他擔憂地跑過來看我。我有點混亂,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是衝下懸崖,還是安然無恙,對這一生是比較好的解決辦法。但我還是感到一絲慶幸。所以這個同學就給我介紹了一個大項目的策畫會,我現在可以跑去台北也是因為這筆錢。

到了台北,我去中華電信辦手機卡。這裡有三個櫃檯,其中有個老太太在買手機,她坐在那買了有一個鐘頭;另一個櫃檯是個老頭,他要換卡,估計坐了更久的時間。剩下的我們十幾號人就等那一個櫃檯。我真不想老了也變成那樣。我換了新手機卡,給她打電話。

「是我。」我說。

「你換號了?」她也許並不想接到我的電話。

「沒有,我到台北了。」

「真假?」

「我在西門町的峨眉街換了手機卡。」

「來做什麼?」

「瞎晃,順便找你。」

「瘋了吧?我可沒空陪你,安排得很滿。」

「沒關係,吃個飯就行。」

「不行的,今晚已經約了人,他們作家就是很傲嬌,談得並不順暢。」她說。

「那就吃個夜宵。」

「這......晚點聯繫。」

她把電話掛了。

我去商店裡買了雙拖鞋,把從黎凱家裡拿回來的皮鞋換下來塞進包裡。但包裡占據空間最大的就是這雙皮鞋,於是我又把它拿出來,扔到垃圾箱裡了。倒不是因為在意黎凱是否穿過。

之後我坐在一家超市門口,買了一打啤酒。門口放著兩個小圓凳子,我一個人占據了兩個凳子,有個東南亞人想來坐,但我沒有把啤酒拿下來,他站了一會兒就走了。如果在他們老家我可不敢這麼幹。我從下午五點,一直待到晚上十點,中間去一家賓館用了幾次洗手間。我運氣很好,離開的時候沒有人來坐這兩個小圓凳子。這是我今年運氣最好的事了。十點剛過,我給她打電話。

「你來士林吧。」她說。

我到了士林,站在一個咖啡館門口,等了半小時,她出來了。

她,以及一個作家,還有一個不知道做什麼玩意的人,他們三人在門口告別。她一臉笑容,作家也一臉笑容,那個不知道做什麼的也一臉笑容。我總覺得這個作家很難纏,是為了多見她幾面,因為她很好看。

等他們告別完,我朝她招了招手。

我看著她,她說:「怎麼了?」

「沒怎麼。」

「那你看我做什麼?」

「該看什麼呢?」

「誰知道呢,我不喜歡別人看我。」

「得了吧。」

我們沿著街道走了一會兒,進了一家看起來好像很有名的鵝肉老字號。她好像一天沒吃東西的樣子,吃了半根鵝腿,還有一份皮凍之類的東西。我一口也吃不下。

「你來找我做什麼?」她擦了擦嘴。

「跟你待一會兒。」

「那就要跑過來?」

「我沒有事情做,但跟你待著比較放鬆。」

「我們不太可能的,因為不是一路人,所以你跑這麼遠來找我,也沒什麼用。」

「那你跟什麼人是一路呢?」

「反正不是你,因為你不知道我的點,我也理解不了你。」

「聽起來可真複雜。」

「對,就是你這種冷嘲熱諷,讓人很不舒服,我跟你待著並不舒服。」

「兩天前,我睡了一個朋友的老婆,讓他看到了,他就跳樓了。我來台北是為了把這個事混過去。」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

「因為你不見我。」

「那你現在告訴我了,我以後可能更不會見你了。」

「不管告不告訴你,見你都會愈來愈困難。」

她微微皺著眉頭,我仔細觀察著她。我一直想從她身上找到某個破綻,以此來讓自己從這個陰影裡走出去。

從鵝肉店出來後,不到五百米就走到了通河邊,我們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不能跟她去喝酒的地方,因為她每次只抿幾口,讓人覺得很煩躁。

我說:「那個作家說什麼了?」

「他不滿意劇本,要自己弄。」

「但作家寫不了劇本,你怎麼說的?」

「我不能這麼說。」

「你可以這麼說,就說,你可以自己弄,但你寫不了劇本。」

「可以這樣說服別人嗎?」

「百試不爽,我去開策畫會,如果原著作者來了,他總是不滿意,我就這麼說的,你可以自己寫,但一個月後就拿坨屎過來,這裡的每個人看了以後還不告訴你,都說挺好的。」

「你不怕事情黃嗎?」

「他已經簽了合同,黃了他拿不到後面的錢,而且版權都簽走了。」

「我說不出口。」

「但你在對付我上可沒什麼說不出口。」

「因為你一直纏著我。」

「最開始可不是這樣。」

「最開始不是這樣,但相處一段時間,我發現並不合適,我不舒服。」

「你說過了,你不舒服,我不覺得人什麼時候舒服過。」

「那是你,我有喜歡的人,跟他在一起就很舒服。」

「你們認識多久了?」

「半年。」

「然後怎麼樣了?」

「關係很好啊。」

「怎麼個好法?」

「他善解人意,對我很好,我見到他很開心。」

「那怎麼半年了也沒什麼進展呢?」

她不說話。我聞到河裡的腥味,但又好像不是,我側頭一看,果然兩個東南亞人正朝這兒走著。然後她朝我靠了靠。我把她摟過來,她也沒推脫。之前就是這樣,我在家裡也把她摟過來,她也沒拒絕。再之前也一樣,總是這樣。

東南亞人走過去之後,她把我的手移開,朝一側坐了坐。

「你就一直在台北待著嗎?」我說。

「對啊,忙完就回去。」

「我帶你去花蓮看個東西。」

「不去。」

「你不知道看什麼就不去?即便你不去,我也告訴你吧,那是我聽過最好玩的事,一頭大象坐在動物園裡,每天坐在那。」

「好玩嗎?」她抬起眼睛看著我。

「一年前,那個哥們告訴我的,前幾天他就跳樓了,我剛才說過吧?搞不懂為什麼。你真的不想去看看?」

「我不想跟你去任何地方。」

「那你現在為什麼坐在這裡呢?」我幾乎脫口而出。

「那我走了。」她站起來。

我拉過她的胳膊,她就坐下來。這太無聊了。

「你走吧。」我說。

她站起來,但我一動不動,她看著我,說:「你不跟我一起走嗎?」

「為什麼?」

「我不想你一個人在這兒待著。」

「你有什麼不想的呢?」

她怨懟地看了我一眼,起身邁步。

我想著在河邊坐一會兒,但還是有點擔心她,就跟在她身後兩百米的位置。她住得離這裡並不遠,期間她看了兩次手機地圖,只有幾百米的距離。到了那家賓館,我看著她進去,就離開了。本文節錄自:《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一書,胡遷著,時報出版。

關鍵字: 時事電影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