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生物能療法又玄又炫

文 / 陳玉梅    
1998-09-05
瀏覽數 21,350+
生物能療法又玄又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十五歲的紹英因為暈眩、疲倦及下腹疼痛求診,醫生告訴她:「妳的氣很虛,氣血循環不好,需要補氣。」紹英很緊張地問:

「有多虛?」

這種對話經常出現在很多醫療情境中。一項調查顯示,八0%的台灣民眾有氣虛的概念,但究竟什麼是「氣」、什麼是「虛」?它真的存在嗎?如何檢測?針對這個問題,生物能醫學(Bioenergetic Medicine)提出了新的解釋 中醫所謂的「氣」,就是物理學所講的「能量」,也就是「生物能」;它是影響人體器官功能平衡的關鍵。生物能醫學試圖藉由測量,將「氣」數據化,做為診療的指標。

今年七月,在美國的馬里蘭大學有一場生物能醫學的盛會,來自各地的氣功師傅、特異功能人士、中醫、西醫、營養師、牙醫、自然療法醫師以及物理學家齊聚一堂,討論生物能的測量問題。與會人士討論最頻繁的就是德國醫生傅爾(R.Voll)已在一九六0年代發明檢測生物能的方法穴位電檢法。

從穴位發電量看器官病變

傅爾發現,經絡就像人體內隱形的電線,負有傳導氣(能量)的功能,傳統中醫針灸的原理就是藉著體表穴位的插針,改變體內經絡氣的流動,以影響臟器,達到治療效果。所謂穴位電檢法(其儀器稱為傅爾電針或穴診儀)是利用經絡系統傳導的特性,將經絡的氣能量轉換成電量加以測量,並且診斷病患。由於經絡攜帶著關於內臟的訊息,若器官功能及結構發生病變,相關的經絡及穴道就會受阻或改變,因此,只要測量體表穴位電量的大小,即可顯示器官的病變情形。

此外,傅爾還發現許多新穴位、新經絡和臟肺的歸屬關係,例如犬齒與眼睛、肝臟及膽囊有關,門牙跟卵巢及子宮相關,可以更進一步診斷現代疾病。

在台北以穴診儀執行生物能檢測的圓山診所曾發表一個案例:一名女士的右乳乳頭長年流血水,經過電針檢測,查出「禍首」是右下顎一顆銀粉補牙。據診所解釋,胃經正好通過齦齒處與乳頭,金屬不正常放電,刺激乳腺壁增生,產生不正常分泌物。後來,病人更換瓷粉補牙後,治療三週,傷口癒合。

生物能指數和活力指數成正比。經常感到疲倦的秋芳看起來非常健康,圓山診所的醫生幫她測量手指及腳趾上四十個穴位,想瞭解她生理機能概況。測量時,秋芳一手握著黃銅線,醫生握著另一頭正極的測試棒,當醫生將探針放在秋芳手上特定的穴位時,少量電流經由穴道通入秋芳體內,穴道受到刺激,一下子儀器測出數值。

測出的結果有如股市的跌停板,幾乎每一項數值都在五十以下,而且都很低。醫生簡直無法相信,以為是儀器出了問題,因為根據穴位電檢法,反應數值在五十左右,代表經絡代謝正常;數值遠高於五十,表示身體機能處在亢奮或發炎狀態;遠低於五十,則代謝功能不足。

醫生的診斷是:秋芳非常虛、容易疲倦、肝功能不佳、腸胃不好,容易得胃潰瘍。

搭配病理試劑直搗病灶

這種檢測法還有一項妙用:能幫助醫生正確選定藥物。病人攜帶的藥物會影響測量數值,如果是對症下藥,劑量也正確,穴診儀的指針就能回復到平衡的刻度,否則指針會有偏轉或落差。

以這個「藥物試驗」的原理,加上同類療法所做的病理試劑,可以辨識器官功能失調的原因。圓山診所的營養師李思佳表示,試劑總共有一百四十多種,都是根據不同的疾病、毒素及各類型病毒調配而成。人體產生疾病時,透過頻率相同的病理試劑會產生共振反應,例如感冒時,使用病理試劑就可以知道是由哪一種病毒所引起。

穴診儀搭配病理試劑是直搗病灶的利器。例如胰經系統方面,可以測出尿酸、胰島素、膽固醇及三酸甘油酯是否過高或不足;肝經系統可以測出是否患了肝炎、肝硬化以及是否遭到農藥污染;胃經方面則可以測出是否胃酸過多、十二指腸及胃潰瘍等。

根據研究,穴診儀測出的疾病與西醫的診斷十分相符。前陽明大學傳統醫學研究所所長、國際科學研究基金會秘書長崔坎刊載於《美國針灸學研究季刊》的論文指出,和其他五種現代醫學用來檢驗食物過敏的方法相比,穴診儀的測驗結果與其中一種最靈敏的檢驗方法--食物過敏性的挑戰試驗--最為相符,正確率超過八0%。至於測試糖尿病的正確率則高達九五%到九七.五%。

即使準確率高,除非它能進一步檢測現代醫學無法檢測的疾病,否則醫界為什麼要使用生物能檢測?

由預防醫學的角度來看,崔坎認為,現代醫學以生化指標驗血驗尿所測出的是器官的病變,卻無法測出器官的改變以及器官功能失衡,而器官功能性障礙,正是導致慢性病及退化性疾病的元兇,這是醫界最棘手的問題。國際傅爾電針協會成員、德國醫生羅斯曼說:「傅爾電針具備尋找慢性傷害原因的特性。」

花精治療揭露內心幽微

除了檢定病因,及早去除致病因子(過敏原、農藥污染及致癌因子),恢復免疫功能,達到預防醫學 或口服同類療法的排毒試劑,幫助排的目的,穴診儀還能以安全、人性化的方式選取適當的治療藥物及劑量,省去藥物試驗中執行難度較高的人體試驗。

崔坎曾在一項糖尿病的研究當中,利用生物能檢測,為糖尿病患找出合適的胰島素劑量。目前西醫用胰島素控制血糖,往往要藉著不同劑量的注射觀察病人反應,才能調整到合適的劑量;若病人飲食失控或其他臟腑失調,則

需重新調整。崔坎以漸增的劑量置於儀器通路上測試,很快就得到適當劑量。

至於生物能強調可以清除人體毒素,從臨床試驗的結果顯示,人體防衛系統可能再度回春,讓人恢復精力、增強抗病能力以及降低生物年齡。生物能醫學認為,現代高污染生活環境和工作壓力都會使身體產生毒素,人體要花費相當多的力氣處理毒素,不僅讓防衛機能疲於奔命,也逐漸耗損免疫系統。而生物能測試能標示出最苦惱人體的毒素,並注射或口服同類療法的排毒試劑,幫助排毒。

生物能甚至強調可以測量情緒與心理問題;相信不同花精(flower essence)代表不同的情緒與心理狀態,並以上百種花精測量情緒與心理疾病,藉此瞭解壓抑在病人內心底層的不安、焦慮、恐懼、憤怒、消極、適應力減退及創造力不足等情緒。這些情緒都會耗費人體能量,因而產生疾病。

上百種花精,每個接受治療的人都有專屬的配方。最後醫生還做心理解說,分析個人最困擾的心理問題。這套新穎的治療方法,吸引諸多名人嘗試。一位退出演藝圈、禪修多年的知名人士對生物能的花精治療讚賞有加,在與人分享經驗時表示:「醫生把我不願意面對的問題與過去,都說出來了。」

信不信由你,用不用有困難

神奇的生物能彷彿是醫學的未來式,相信的人視它為二十一世紀的醫學趨勢,不相信的人則表示不可思議,有如科幻小說對於相信生物能的人來說,它是中西醫溝通的共通語言。對於困頓於中西醫學長期隔閡的醫生來說,是一項整

合中西醫臨床執業心得的利器之一。

當代醫學技術進步神速,但對於疾病的成因還是不瞭解。而生物能醫學界認為,人體的能量狀態可以解釋很多西醫無法解決的疑難雜症。既然如此神奇,為什麼使用的人這麼少?

現代醫學對於能量這套理論,大多還是持保留態度,他們認為氣或能量的概念太玄了。

至於有些相信能量醫學的人則認為,生物能所展現的是人的物理面,能量只是解釋身體運作的一種方式。

有趣的是,相信生物能檢測的人,也不見得會採用這套方法。首先是健保不給付的問題;另外要檢驗數十個穴道、比對合適藥物,十分耗時,以目前醫生平均幾分鐘的診療時間,根本不可能做到。

儀器本身則面臨標準化的問題。由於探針必須正確地壓在穴道上,每一次都要以正確的手法重新壓一次,在技術上,可能因操作 不熟練而得到不同的結果。台北市立中醫院院長張恆鴻表示:「由於每個人使用的結果可能不同,無法重複,因此有人認為這台機器沒有意義。」

另外,營養學博 士、德育護專校長楊 乃彥則質疑,排毒後治療的效果能持續多久。電磁波、輻射、化學毒素、食品添加物等都會使身體累積毒素,現代人很難迴避這些污染,要如何保持療效呢?

當能量醫學團體頻頻召開討論會進行各種學術研究、跨出科學化的第一步時,顯示中醫及另類療法迫切想提升水平,跟西醫進行對話。很多說法似乎尚待檢證,也需要更多科學家及醫生從事更多的研究,解開複雜的人體謎團。

何謂同類療法?

一七八九年,德國醫生哈尼曼所創立的同類療法在德國非常盛行,其學說和西醫的對抗療法不同。同類療法根據症狀做研判,然後取微量能引起這個症狀的藥物給病人服用。出於採用的藥物與疾病的類型相同,進入體內之後就可以產生抗體、對抗疾病。

坐物能醫學認為,藉由穴診儀,同類療法的藥物與病理試劑訊息波會進入人體與器官共振,產生作用,以 一此來判斷治療所要務的藥物。 宙資料來源:《東西醫訊》陳國鎮「同類療法」一文

(陳玉梅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