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像電影《三個傻瓜》一樣,想得無畏

印度河濱學校創辦人》吉蘭‧ 貝 兒 ‧ 瑟吉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關立衡
2015-01-30
瀏覽數 3,350+
像電影《三個傻瓜》一樣,想得無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印度的阿默特巴德市(Ahmedabad),每月都有一個神奇的日子,這一天,最熱鬧的街區會被封街,車輛不能行駛,因為阿默特巴德市的小孩要上街玩耍啦!

從下午4點開始一直到晚上7點,大街上會有各式各樣由孩子舉辦的活動,讓整個街道變成畫布和遊樂場。他們可以彩繪、跳舞、溜直排輪、玩各式戶外遊戲。

這一天,孩子不用被困在家裡寫作業。

這一天,孩子不用煩惱外面的交通太危險。

這一天,孩子不會被大人教訓:「不可以!」

這一天,孩子就是街道的老大,更是他們自己的老大。

推動這神奇日子的人,就是印度河濱學校的校長,同時是DFC全球創始人──吉蘭‧貝兒‧瑟吉。她從2001年開始創辦河濱學校,希望可以藉由教育方式的再設計,翻轉這個世界對孩子的不信任與封閉的教育觀念。

就像這個封閉街區的「Street Smart」活動,就是她與多方單位合作的非政府組織「aProCh」(每個孩子都是主人翁)推動,因為她發現印度的孩子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安心玩耍,同時也意識著整座城市並不在乎孩子、也不認為孩子的需求是重要的。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她帶著河濱學校的學童以及城市中的其他孩子一起跨出學校,走進行政機關、警察局、報社、民間組織,無畏的向大人說出心聲。

當然,一開始的過程總是充滿挫折,孩子跟警察問,可不可以讓他們在街道上彩繪斑馬線?警察說「不行!」但他們不氣餒,一而再、再而三的問「可以嗎?」竟然真的促成城市裡第一條由兒童彩繪的斑馬線。

但有趣的是,身為成人的我們常常很難承受這種「被拒絕」的羞恥感,認為如果再問下去就變成「不要臉」了。但對孩子來說,他們會在過程中真實的體會到「自己的力量」,等他們長大了之後,就會更願意在改變世界的議題上挺身而出。

「You have to want it more than your ego.」(你想要完成的動力必須大於你的自我),這也是瑟吉校長持續在教育上努力不懈的重要原因。

沒有「不可以!」的成長環境

你一定很難想像,一個從印度知名的國立設計學院畢業的設計師,竟然會放棄多采多姿的設計生涯,走上創辦學校這條道路吧?

但對瑟吉校長來說,她從小就清楚的領悟,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不可以」的事。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有個全世界最棒的爸爸!瑟吉校長的爸爸是當時印度首批由印度理工學院畢業的機械設計師,他更熱愛所有讓生活更美好的事物,包含唱歌、跳舞、畫畫,甚至設計家具,瑟吉校長語帶驕傲的說:「他生來就是要改變世界的!」

瑟吉回想起來,她的父母從不給她任何界限,從不會說「我覺得妳應該這樣做」,而是說「如果是我,我會這樣做,但是妳想怎麼做呢?」

「記得小時候我要畫畫,他從來不給我橡皮擦,因為橡皮擦代表一種恐懼,你害怕自己做得不對,就會想要一直修正,」瑟吉校長說,「『儘管去做!』就是他對我的教育方式。他不只教我要獨立思考,更要想得大、想得無畏。」

但印度是一個文化相對傳統的國家,舉例來說,年幼的孩子絕對不能比年長的孩子更早結婚,長男長女先結婚是一種傳統。但瑟吉卻比她的姊姊早一步跌入愛河,想要步入婚姻,當時她的父親並沒有反對。

「我問他,『Pa Pa,你不擔心別人怎麼想嗎?』他卻說:『讓他們想吧,你是我的女兒,其他都不重要。』」瑟吉說,「我相信這些往事都是我日後的強心針,就算我做的事情讓我像是印度社會中的異類,但我相信的是,只要堅持的事情不是去傷害別人,那你就永遠不需要覺得害怕。」

創校契機:學生不能只是Numbers

最初,瑟吉校長創辦河濱學校並不是為了要改變社會,或是要做什麼了不起的偉大事跡,這一切的開始只因為她的兒子。也是因為對孩子強烈的愛,讓她願意放棄自己熱愛的設計師工作。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有天她看到兒子的作業簿上被畫上了大大的紅字,但他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哪裡寫錯了。她突然意識到,這樣的教育終有一天會讓孩子陷入困惑的自我懷疑中,「我相信每年都有無數的小孩

在這種糟糕的教育環境下長大,他們甚至無法意識到,這是一個悲劇。」

說句「沒辦法,教育就是這樣」很容易,但瑟吉無法坐視不管。「50 多個學生在同一間教室,那個老師甚至不知道我兒子的名字。他只是個數字,第54 號。」

也許是因為印度人口眾多,每年2 億個小孩在上學,而在這之中,老師幾乎不會去理解孩子的獨特性,瑟吉說,她認為在這2 億之中,只有不到1% 的小孩被理解他們的夢想、願望與想法。而她立刻就帶著她的兒子離開學校,決定再也不讓他受這樣的教育。幾年之後,瑟吉也創辦了她自己的學校──河濱學校(e Riverside School)。

沒有課表的教室

在傳統的學校裡你一定會看見課表,上面永遠只寫著幾點、什麼科目。對老師來說,他們只負責教「科目」,而不是教「學生」。這樣的方式讓教學失去人性的連結,也讓老師不再扮演引導的角色,而是工具性

的丟出知識。

瑟吉認為,這種教育就像是在把知識統統塞給學生,卻不帶領他們思考這些知識的目的,也無法讓知識真正為社會所用。「這個社會總是認為孩子『太小了』『太年輕了』『他們懂什麼?』。我們對待他們的方法就好像他們沒有能力思考一樣。而河濱學校做的就是開發他們的潛力,讓他們相信自己可以探索這個世界、改變這個社會。」

在河濱學校, 沒有「教(teach)」, 只有「設計(design)」,老師跟學生是協作關係(co-designers),老

師的責任是去引導他們,而不是教科目。

舉例來說,學生認為公園的垃圾桶很難使用,於是他們去找市政府,提議設計公園裡新的垃圾桶。也因為有了內在動機,讓他們自願去研究公園裡遊客和垃圾桶的互動行為,甚至也讓他們主動去學習數學知識,才能設計出垃圾桶的形狀。

還有一個例子,是河濱學校10 年級的商科學生,為了嘗試商業決策的過程,他們向冰淇淋公司提議一款耶誕節口味的冰淇淋,在過程中,他們主動學習如何做冰淇淋,如何制定價格和行銷策略。最終Havmor冰淇淋公司買下了這個企畫,而且每賣出一桶冰淇淋,就捐出1 盧比給公益機構。

這些都是學習,但不僅僅是「科目」而已,這種學以致用的精神是真正與社會產生互動帶來的知識。「真正重要的不是教出成績優異的學生,真正重要的是教出有同理心的人,那才是成功。」瑟吉校長說,「河濱學校的學生有能力把熱情變成專業,他們不會害怕,他們會勇敢改變社會,成為領導者。」

在印度的偏遠鄉村學校裡,有孩子改變了大人的迷信,取消了童婚;在不丹的山區學校裡,學生們改善了包裝食品的問題;在巴西,有孩子舉辦淨灘活動;在巴基斯坦,更有孩子改善了嚴重的垃圾問題;而在墨西哥,孩子聯合起來清洗了牆上的塗鴉;在台灣,則有孩子協力保留了傳統部落文化。

誰說孩子「太小了」「他們懂什麼?」,「孩子不是我們的未來,孩子就是我們的現在,」瑟吉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