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想像到哪裡,世界就到哪裡

挑戰變局》
文 / 劉子寧    攝影 / 蕭如君
2014-02-01
瀏覽數 550+
想像到哪裡,世界就到哪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童子賢 為何不放棄集中式思維?

愛因斯坦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想像力卻可遨遊世界。」

合身筆挺西裝,眼鏡後面一雙炯炯大眼倒映著世界,童子賢與《30》晤面時,侃侃談著他對歷史文化的見解,一時間,他流露出的濃厚文人智慧,竟讓人忘記他是身上背負著動輒千億營收的和碩董事長。

童子賢從小生長在海洋無際的花蓮鄉間,沒有電視作陪,而是開明的父親帶著他探索天地,沉浸在閱讀書本的狂熱之中。也許是這樣特殊的童年,反而形塑了童子賢超脫框架的姿態,像一個好奇心無限的探索家,難以抑制對歷史的求知欲、也難以放棄對未來世界的想像。

當台灣科技業揮別榮景,轉而被微利代工取代之時,許多企業因為轉型困難而嘗盡苦頭。但童子賢引領和碩在一片荒蕪上,默默靠著跨界的創新與耕耘,灌溉出一片新的綠洲。對童子賢來說,無處不是可能的商機,但這些獲利不是短視近利,而是用文化慢慢醞釀而成。

雖然身在科技業,但童子賢對閱讀的瘋狂卻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廣至漫畫、歷史。這些知識塑造了一個與「科技」冷硬感完全迥異的人文董事長,他以閱讀歷史中汲取的經驗觀察台灣,用跳脫傳統思維的方式期待未來。在經歷了事件層層浮出的2013 年後, 2014 年,這位以跨界創新驚豔產業的文人董事長又是如何看待台灣社會的下一階段呢?

也許,台灣的代工產業走到盡頭,像老酒館裡的破薩克斯風般沙啞嗚咽;也許,台灣智慧強人不再,各自表述的社會又像亂彈般眾家齊鳴。但童子賢,卻站在更高的角度看這些變化。

最近他在看兩本書,一是托爾金的魔幻世界《精靈寶鑽》,托爾金的神話架構非常龐大,也因為這種龐大, 讓他可以凝聚出密度很高的故事。托爾金建構的是一個想像世界,台灣科技產業如果真的沒有了代工,是不是也有勇氣像托爾金建構出一個新世界。

二是有關巴爾幹半島的歷史,巴爾幹半島的多種族最初是一種族,只因為他們夾雜在日爾曼人跟斯拉夫人,夾雜在東正教跟天主教跟回教中間,同一血緣的人們,能不能再湊在一起。這總讓他想起台灣的命運。

想像力花園裡,總有千千萬萬綻放的花朵,你能想到哪裡,世界就在哪裡。以下是童子賢2014 年有趣的4 個思考:

智慧強人雖不再,善念種子遍開花

在亞洲的文化氛圍中,領導者要「內聖外王」,就跟關公、媽祖一樣屬於神話式的,外面再披上一個外衣叫做總統或總理。 台灣要揚棄內聖外王這一套,老舊的思想已經一去不再了,不太可能再有一個這麼英明的人了。不要去期待再有另外一個孫運璿出現。

但是,台灣會出現一個沈芯菱、陳樹菊,也會出現林懷民、齊柏林, 反省跟進步讓社會更好。希望是來自民間、來自草根、來自社會自然而然誕生在各行各業的意見領袖,或者行動領袖。檢討、反省、求真的力量未必是來自最高政府首長,反而是來自草根、來自民間,帶動你的反省能力。智慧老人跟威權年代其實是一體兩面, 你不能又喜歡李光耀的效率又要批評李光耀的獨裁。新的東西逐漸在醞釀,但我們還是拋不開靈長類動物對於等級制的需要,我們內心都有崇拜權威的小小陰影躲在角落,不知不覺就會想要崇拜權威。

比較好的是, 你不一定要把一個人神格化,而是你景仰、認同跟崇拜他某一個價值觀或某一個善的表現。回歸以人為本的社會,我還是認為這是一個進步力量。

用某種觀點去檢討這個社會,我們失掉了威權、失掉了英明的領袖、失掉了強而有力的決策者,可是善的力量就像網路運算一樣分散在很多地方。

台灣一定要兩兆雙星?一定要走代工路嗎?

我的思考是,就像計算機的分散式運算(Distributed computing),分散式運算透過強而有力的網路連結, 把成千上萬個計算點分散,再透過網路連起來、共同完成一個偉大的運算。這打敗了以前IBM Main Brain 的概念,打敗了以前的集中性處理。

網路,其實是一個資訊民主化的現象,台灣也許已經進入到以分散式運算取代大型集中式運算的年代, 好的人、好的火花、好的構想、好的行動、好的啟示、好的反省統統分散在齊柏林、林懷民、嚴長壽、沈芯菱、陳樹菊、吳寶春這些人。

何必兩兆雙星?生活處處是商機

社會是不斷在重組的,如果你一直懷念矽在矽谷裡不見了,想辦法要策略性的把矽留在矽谷,你要強留,就是不自然。大陸曾經想要用國家的力量刻意去做DRAM、LCD,我老實講都沒有成功。他們要做的東西在台灣就失敗了嘛,兩兆雙星變成兩兆傷心。

台灣集中式規畫做得很好的,就只有在李國鼎、孫運璿時代。我認為那個時代可以懷念、可以尊重、景仰,但是不會再發生了。可是現在這個力量分散到各地,不要說代工,有太多東西應該都要從根本去發掘價值。

舉例來說,五分埔多少小女生絡繹不絕往返於途,她們像耶誕老人一樣大包包背著在韓國批貨,有時候韓國批800元,批到五分埔變2倍1600元,賣到東區又變成3000元。我跟幾個夥伴曾經參與社會調查,發現台灣龐大的中產階級或是年輕人的消費力依然可觀,五分埔我相信一年消費額至少新台幣幾百億到千億元,這裡面可以養活非常多有創意的設計師。

一件襯衫3000多塊,比ESPRIT、MANGO都貴,但我站在那邊眼看著不到半小時就賣掉一大堆。年輕人覺得穿ESPRIT、MANGO像穿制服一樣,會撞衫,我才想到,消費趨勢已經不同了,他們不想穿名牌卻撞包或撞衫,他要表現他的個性, 他要表現他的愛好,他要表現他的主張,他用他的肢體語言跟他的化妝、裝扮。

現在來想,我們研究了偉大的計算機、做了偉大的高科技,供應的是什麼呢?宅男在下載美女圖片、抒發個人心情的facebook、聽音樂、傳貼圖。這樣是好不好?我認為是好的,科技最後服務是你最深層的價值。以前,這麼貴的計算機當然要拿來用在生意的進步或考上學校,貢獻在生產力,但現在 透過網路,個人生產力被解放了,表現個人品味、嗜好、心情、社群,更能觸碰到你內心的需要。

所以做矽晶片不如做facebook,雖然看不到它具體產品,但它串起這個社群。Google從搜尋引擎開始,10年時間過去,它就開始改變這個世界。改變總在不知不覺中默默進行,你以為不會被推翻的世界兩極體制,1989那一年就動搖了;茉莉花革命,你以為撼不動的強人格達費,就這樣被改變了。我們也在被改變的一環,曾經很熱的大舉外銷的電子產業,現今只有惆悵的想著當年我們曾經世界排名第幾。

放眼看去,周遭的食衣住行育樂讀書醫療教育娛樂,個人資訊學習到個人心情寄託,到個人意見發表與傳達,哪個地方不是商機?你只是一心一意希望台灣的宏碁與台積電創新高,這樣太沒志氣了吧?

慢耕的智慧:文化才是社會的基底

台灣有一個可怕的東西,就是潛藏在內心的虛榮,跟一個在誘導你的社會。假跟真,假作真來真亦假,你其實就是活在現代的行銷、包裝、講偉大的數字、偉大的經濟成長。

如果要講油假,假就是從這個地方來,因為你塑造的氛圍本來就是不斷的誕生假。買雞排,最好20元就買到很大片的雞排,用什麼油榨的不知道,雞是怎麼養的不知道,有沒有用抗生素,管他,感覺反正很遙遠。這種東西累積了100次、1000次,最後整個社會塑造出來的油、雞排,到教育、到追求學歷,花費了社會很龐大的資源去做,最後卻忘掉本質。

我對專科升格大學帶著不以為然的反省態度。本來不錯的五專不見了,多了幾10個上百個科技大學,琳瑯滿目,最後台灣有因為升格了這麼多大學而教育實力翻2倍上去,有嗎?數量的擴充卻是品質的流失。這個就是跟胖達人的麵包一樣,盲目加了香精,用很多發粉讓麵包虛胖。

胡適實證主義說,要得到大西瓜的方法就是要在土地上好好流汗和耕耘,把土地翻得很鬆、懂得看天氣、懂得插秧苗,一年一年繼續努力,10年耕耘以後你才能得出一個瓜王來。

以下是童子賢的5個人生智慧:

01.想像的追求

閱讀會給你充實的感覺,或是帶你離開一座縱谷、一條河給你的限制,你可以神馳想像。

02.文學的珍惜

曾經發生在島嶼上的美好經驗,童子賢認為比什麼都重要。當別人投資講究獲利,他卻投資文學復興。

03.文化的底蘊

健全的社會必須要保障抽象的學術,而不是放這麼多學文學藝術的人自己謀生。台灣不能只有主機板,而是要將文化一棒一棒的傳承下去。

04.閱讀的喜悅

童子賢一直很喜歡「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這段話,可惜的是現在的教育裡,最缺乏的就是快樂與自由。

05.分享式的善與好

反省、求真的力量未必是來自首長,反而是來自草根、來自民間。台灣社會的包容度很大,大家默默地善待不同生活態度的人,這就是台灣好的地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