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香蕉是寶貝,來蕉個朋友吧!

高雄第 18 個朋友 旗山蕉農蘇昆宏》
文 / 高嘉鎂    攝影 / 蘇昆宏
2013-09-27
瀏覽數 800+
香蕉是寶貝,來蕉個朋友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很少能看到香蕉園像這樣:一層薄薄的天然綠草地毯,柔軟的滿鋪在蕉田上;採蕉時割開樹幹,還可以意外發現有小斑鳩、白頭翁,正蜷曲在溫暖小巢中;漫步蕉田間,有蟋蟀就在你跟前, 蹦蹦跳跳,隨即又消失在一片綠海裡。

這就是旗山蕉農蘇昆宏的香蕉田。

蘇昆宏,41 歲,當完兵那年,23 歲的他協助經營父親的香蕉事業, 沒滿30 歲就當上旗山果樹產銷班15 班班長,擁有超過15 年的班長資歷,是旗山農會中最年輕的班長。

八八風災一來,產銷班20-30 甲地全軍覆沒,蕉樹半折、泥沙沾黏,田地像戰場空曠一片,站在其中,好像也陷入水淹蕉田的泥漿, 迷失自我。

不過今年夏天的旗山,卻充滿了生命力,特別是在蘇昆宏的蕉田中。

擬人法種蕉,「香蕉是我的寶貝」

斑鳩、白頭翁、蟋蟀成為蕉田中的小小「嬌客」,就像是蘇昆宏的朋友如數家珍,經營香蕉園,反倒像是在開生態教室, 關鍵就在「草生」二字。

香蕉是對環境適應性極高的植物,病蟲害少, 是執行草生栽培法最理想的作物,蘇昆宏說: 「我可以保證,香蕉是眾多水果中,最沒有農藥殘留的一種!」

「農藥會影響『胎兒』」,蘇昆宏說,維持土壤的純淨、香蕉的甜美,是蕉農的自傲與堅持,儘管除草辛苦,還是採用有別於傳統栽種的草生栽植法,香蕉田就像是鋪了一層輕薄短小的綠色地毯,生機盎然。

「如果『母親』身體卡粗勇,就可以讓她生比較多;如果體弱就要切除一些花苞,不要長那麼多,營養才平均。」談起香蕉,蘇昆宏像是在與新手爸媽分享「育兒經」,但他愛香蕉的態度,永遠如新手爸爸細膩。仔細用袋子裹好香蕉,所以不擔心雜草涵養水分,最終成了綠肥回歸土地。蘇昆宏經營的是一個「會循環」的生命,從養土、誕生、成長到死亡,接著新生降臨,年復一年, 「看著香蕉從小到大、到採收,很有成就感。」

工作服濺滿蕉汁,蘇昆宏俐落身段卻多了點不同氣質。眼看旗山蕉農高齡化,產業疲軟不振, 還有風災搖壞蕉葉、淹溺蕉根,以及父親無力的身影,蘇昆宏開始披上工作服、背起蕉業、下農田。從「重災區」恢復元氣,旗山蕉農有股能消化變化的隱性能量,強得足以面對不可抗力。

蘇昆宏將老農們當成強大資料庫,積極請益,讓自己強大、讓香蕉茁壯,培養實驗精神,「好東西就是要親自實作。」從上課、施肥到改良種植品種,香蕉田就是農友的實驗室,親自彎腰才能真正認識香蕉,成為蕉孩子的「父親」。

香蕉最怕颱風、下雨、淹水,還有黃葉病絕症,外來因素動搖香蕉適應環境的本性。蘇昆宏說,不要把重心全放在種植,懂得風險管理,走在時代尖端,由自家加工廠領頭,推動產銷班轉型為生產專業班,對抗市場價格變動無常,打造新香蕉樂園。

新黃金時代,簡單就是好蕉

「香蕉很誠實,每一根香蕉品質都一樣的佳美,取信於人。」1960 年代是旗山蕉外銷黃金時代,日本東京果菜市場曾這麼評鑑台蕉。香蕉誠實,孕育香蕉的旗山也一樣誠實,種蕉百年,土地浸潤在甜美蕉汁中,蕉農也有了香蕉的強大適應力,自風災、市場崩盤中絕地重生。

關關難過關關過,旗山天生粉砂土壤上,又立起一棵棵香蕉幼樹,陽光下看來無比青嫩;旗山蕉農也認識到與自然和平共存,才是永久之道。蘇昆宏的蕉園也回歸簡單、原始,「簡單,就是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