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等待春天的菸葉田

文 / 趙婕凱    攝影 / 趙婕凱
2006-03-01
瀏覽數 750+
等待春天的菸葉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月的天氣,微涼中還透著些許春天將至的暖意,沿著三號省道南下,通過幾段由茂密路樹交織成的綠色隧道後,映入眼前翠綠色的田地,原以為是種些什麼蔬菜水果,走進一看,田裡都掛著標示菸草品名和數量的許可吊牌,才知道這是具有高經濟價值的菸葉。

從斗六柴裡往斗南的溫厝角、阿丹再到古坑的永光村一帶,都有種植菸草的聚落,沿著村子走去還可以發現幾座爬滿樹蔓的老菸樓,站在這些頹圮的產業建築前面,似乎還可隱約嗅到最初繁盛時期的景緻。

菸樓 炊煙裊裊的情景消失

台灣早期有五大菸區,除了宜蘭菸區在民國50年代取消種植外,現存台中、嘉義、花蓮、屏東等四大菸區。因為中南部的氣候、土壤和人力都合適,所以幾乎有半個台灣的鄉鎮都忙於菸草的種植。

台灣菸草的種植史,可推至日據時期或更早。民國3、40年代,台灣經濟落後、民生困頓,政府的財政收入有50%依靠菸酒公賣利益支撐,在政府以保障價格獎勵下,農民願意放棄獲利低的稻作而改種菸草。

每年12月底到隔年3月初的冬春之際正是秋菸採收的最佳時間,在田野裡,上了年紀的菸農男男女女穿梭在排列整齊的菸草間,有人摘採菸葉、有人堆疊打包、有人將菸葉扛上車,但是真正忙碌的串菸葉上架、燻菸葉、囤藏到繳菸的繁瑣工作,才正要展開。

在70年代的電腦式烤菸機興起前,燻烤菸葉都是在菸樓裡完成的。一位美濃老菸農回憶,冬夜裡菸樓裊裊炊煙必須不間斷地持續十天,這是最關鍵的時刻,灶門前二十四小時都得有人看顧,增減柴火控制溫度,一個不留神都可能讓高級的菸葉差了好幾等。

但在改用電腦式烤菸機來燻烤菸葉後就輕鬆多了,以往人力密集輪班交工的情景已不復見,多數的年輕人順勢都到外地謀生,美濃一千餘棟被閒置的菸樓也正急速的消失中。

農民 日夜交工的情感難再

民國80年代中期,政府開始鼓勵廢耕轉作後,菸葉的黃金盛況不再;90年代台灣加入WTO,將菸酒公賣局改制為台灣菸酒公司,接著開放進口洋煙、洋酒,停購台灣菸葉,各菸區的菸葉廠陸續被裁撤,並廢止多數鄉鎮輔導站運作。相對於早年菸酒公賣局要求簽訂「菸農公約」同心一志生產報國,將菸農視為公務員般共同承擔國家財政責任的時代,讓奉獻一生的菸農頗感無奈。

近年來菸農開始試著轉作其他時節作物,一位美濃的阿婆笑說,「其實是看什麼水果價格高就種什麼呀,有些田現在都改種香蕉了,對停種菸草後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現在禁菸意識不斷地高漲,令文化人士憂心的可不只土地轉作、菸樓保存的難題,而是老一輩人無法抹滅在菸樓前日夜交工的情感,恐怕很難延續到新生一代上繼續吟詠。

明年,菸酒公司將進行最後一次菸葉契作收購,屆時,持續半個多世紀的台灣菸草產業將走入歷史,而綿延的青青菸田,以及其間忙碌的採菸阿婆,也將走入台灣的人文記憶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