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大會計人30歲的損益表

文 / 李康莉    攝影 / 吳毅平
2006-04-01
瀏覽數 2,600+
台大會計人30歲的損益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孫嘉鴻(Chris),31歲,

中信證券財務部資深副理,雙子座。

或許我生命中一切事物都有事先規畫的傾向。像是兩年前就與認識七年、交往穩定的女友結婚,當別人還在打拚第一桶金的時候,我已經在台北市區買了一棟房子,目前每月要繳交高額的貸款,還定下了包括要生兩個小孩、貸款付清的「十年計畫」....回顧以前大學的自己,就是一個「痞」字吧!我從來就不是好學生、乖乖牌那一型。

會計系的訓練都採「保守穩健」作風,我是一個「很敢做決定」的人。當所有人都排排站、向前走,我卻不考會計師,轉入顧問公司與科技產業當顧問,又回到金融界的財務部門,路徑與眾不同,卻也做得不錯。

我之前在顧問公司擔任專業諮詢顧問,接觸的對象多是中高階主管,身為晚輩的我要不斷地與他們周旋,又要就事論事,硬著頭皮對底下的員工展開一些變革與溝通。也許就是這種經驗也讓我臉上的風霜提早出現,看起來比同輩成熟許多。

因此工作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喜歡親近「大自然」。週末老婆在家,天空下著毛毛雨,我卻一個人拎著一把雨傘,自己去爬陽明山。我覺得遠離了人群,爬山可以專注在思考、跟自己對話的過程,讓頭腦完全放空。因為平常壓力太大,我最enjoy登山的「過程」,感受那種「覺得自己快不行快不行了,靠著意志力度過困境」的爽快。

我想父親早逝,責任一肩扛起,是讓我早熟的主因。因為工作的關係,往來的都是中高階主管,因此也成為朋友情報來源的中間站。朋友找工作、公司找人才,我有時也會適時引介。還有朋友請我幫忙介紹「某大上市公司的財務長」,天啊!這就實在太高估我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上班族,怎麼會認識這種大人物呢?

Anyway,我已經開始想像我40歲的退休生活了。我真正的夢想是開一家像拉斯維加斯的

餐廳,那種有酒吧、咖啡廳、歐式餐廳、美式餐廳的餐飲集團,讓我這CEO來施行走動式管理。也可讓像Nancy這樣的單身女性朋友,有個可以「機車」的地方。為了這個夢想,目前可要比別人更努力,比別人在更快的時間內累積財富才行呢!

詹舒媚(Nancy),31歲,

世芯電子Financial Controller,巨蟹座。

我目前在一家IC Design House擔任財務會計相關工作,過一陣子公司打算在日本上市。公司規模不大但....還算有成就感。兩年前去英國留學,養成上小酒館的習慣,回來後幾乎每個月都固定與老同學聚聚。

參加的人有男有女,都是台北會計金融圈的老友。

除了有時工作壓力大,晚上睡不太著,要吃幾顆安眠藥之外,我目前的生活可說沒啥煩惱。畢竟我很早就體驗到, 人生最重要的是友情!

我最懷念的就是剛畢業那幾年, 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和同事有著一起加班到清晨、之後一起吃早宵夜的革命情感。這種友情的聯繫,比什麼工作、成就感都重要。

目前我一個人住在東區一間高雅的小公寓, 坪數不大,門口剛好夠擺我的Fer-ragamo與Prada鞋盒,無聊的時候就準備好冰塊、開瓶威士忌,享受小酌的樂趣。

好像已經進入熟女期,都特別喜歡看日劇喔?我有一個朋友說, 每次看一部日劇,就像交了一個新的男朋友,讓每天下班後的生活有所期待。當劇情結束了,我還真的會有失戀的感覺呢!

我想,一直在尋找的,也是自己生命的重心吧!

每個月的聚會,姐妹淘都會帶老公來,只有我是一個人赴約。每次喝到很晚,這些老婆沒法喝了,只剩下她們的老公繼續和我喝,讓我一人力戰群雄。男生們倒都很開心,說這是兩個禮拜來唯一一次老婆恩准,讓他們可以與單身女子約會的機會。

前陣子不知道為什麼,非常想要生個小孩, 想到不行, 還真的找了個朋友討論,打算「借」來生一個。後來經朋友阻止才作罷。未來,我希望我的伴侶是一個可以照顧我,又讓人有安全感的男人, 給我溫柔的依靠。

五年後,希望有一台雙B跑車,住在簡約高雅的villa(別墅)裡,有一個很懂得做菜,還會把威士忌的冰塊削成冰山狀的老公。只是出來聚會的時候,我就不再有這麼多男性酒友眾星拱月,也就失去單身女人的自由了。

劉志強(Mike),31歲,

汽車業務代表,射手座。

大學畢業後始終順著道路的安排,八年來一直從事會計的工作。八年來的每一天早上,我一睜開眼睛,只要一想到又要上班,就開始頭痛。那種人被放錯戰場的感覺,就像小鳥被關進鳥籠一樣不開心。其實我是個樂觀外向的射手座,喜歡接觸人群,不喜歡玩弄數字。從以前就大量玩社團,不但人緣好,還當選過系學會長,很習慣當leader。想想看,如果八年前李安拿到的不是一只攝影機,而是一只計算機,那你還能期望他拍出《斷背山》嗎?違背本性就是這麼痛苦。直到去年我大徹大悟,轉行汽車業務重新開始,才重拾幸福的微笑。

現在的我有一種找到歸宿的感覺。以前在事務所我好歹已經是小主管,現在重新開始,不但薪水打了好幾折,還要從基層做起,我卻一點也不灰心。因為個性四海,從老闆到販夫走卒都是我的客戶。我愛死了那種白天與三教九流搏感情,下班後又去客戶的小吃攤吃滷味的感覺。驀然回首,剛畢業時那個放不下身段,覺得「萬般出路惟有會計」的自己,多麼想不開啊!

雖然朋友都說我的個性那麼正直老實,做業務會吃虧。我多少也承認我的個性是「好人不好意思賺、壞人賺不到」,但是那種不斷成交的快感是我動力的來源。目前為止,因為轉換工作,我出社會最大的遺憾就是還沒有帶兵打仗的機會。老闆說,只要累計賣出五百輛就可以升課長,想想看同事之中還沒人做到,因此目前我正努力往課長之路邁進,打破最早升遷的慣例。

唉,都怪以前年少輕狂太看得起自己,心思根本沒有擺在課業上。該做的事情沒做、該愛的人沒愛,有時經過校園,看到學弟妹人手拿一本原文書,騎車經過視聽中心,就覺得內心充滿遺憾。因此我要對我這些大學死黨說,如果能從頭來過,我一定會好好把握大學生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