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擊退挫折感 反敗為勝

文 / 詹怡宜    
2007-01-01
瀏覽數 800+
擊退挫折感 反敗為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前陣子看杜哈亞運,可比一般新聞好看多了;體育競賽中,常常看到充滿戲劇張力的情節,幾乎可以做為人生啟示。

特別是那天中華對日本的棒球賽金牌之戰,一路鏖戰到第九局落後一分,整個新聞部幾乎無心工作,但大夥兒神情各異,有些人情緒沸騰,像是在為自己打氣般喃喃自語:「穩住,穩住,中華隊加油!」有些人則已經唉聲嘆氣:「輸了輸了!沒希望了!」彷彿怕到時候禁不起失望,必須先給點心理準備。我是屬於膽小的,一面編稿準備晚上的播報,偶而瞄瞄電視,沒投入太深,其實心裡也覺得應該會輸。

沒想到就在準備播報前半個鐘頭,九局下林智勝上場時,一出局二、三壘有人,兩好三壞滿球數,最後一球定生死,我眼睛幾乎不敢看著電視,接著聽到全公司的嘶吼狂歡,一支兩分再見安打反敗為勝,讓人幾乎飆出興奮的眼淚。

後來我在播報台上與人在杜哈的記者宋東彬電話連線,他說,教練團當時評估林智勝前四次上場表現並不好,一度考慮代打,但林智勝希望教練再給他機會,果然他穩穩出棒,成為中華隊奪金大英雄。

訓練強韌心理素質

這段小故事也實在太勵志了,那天我看著重複播放的再見安打畫面,一面替林智勝開心,也看到那位之前表現相當優秀的日本投手最後抱頭懊惱的神情,球場的勝負其實相當殘酷。如果林智勝那一揮落空呢?出手之前誰又能真正有把握呢?同樣的亞運比賽,本來被認為有奪牌希望的黃怡學很可惜就失常了。去年才在世大運拿到跳馬金牌,實力明明堅強。第一跳果然漂亮,黃怡學排名第二,豈料第二跳發生失誤,落地時頭部觸地,被裁定零分,從原本呼聲最高變成墊底名次。報導中提到,事後他接受訪問眼眶泛紅地說:「心理素質還要加強。」他發現自己的第二跳老是出問題,但「身為選手必須設法克服,苦練後重新再來」。

電影或故事常出現林智勝這類反敗為勝的勵志情節,偏偏人生似乎更常出現像黃怡學這回失常的意外。倒是他面對媒體時冷靜分析自己,並期許自己將會苦練後重新再來,是很強的「心理素質」。

記得小時候鄰居朋友一起打桌球,練球對打時還好,一到計分比賽,我就失常,因此總自稱「愛好和平、不擅競爭」,但總被哥哥嘲笑,說這叫做是「心理素質太差」,根本不適合當選手,特別是若一開始落後,我會兵敗如山倒,一路輸到底,甚至常會耍賴,希望重頭來過。

可惜人生不能耍賴,於是「心理素質」變得很重要。如同在運動比賽中能不能堅持下去?有沒有反敗為勝的自信?有沒有不在乎旁人眼光的專注力?在高度壓力下能否不因緊張而扣分?苦練的成績能否在關鍵時刻發揮到極致?這些心理素質在生活中同樣重要。

面對失敗更可貴

自己負責「一步一腳印」節目的採訪,常得到許多觀眾善意的回應,加上得過金鐘獎肯定,有時反而成為很大的壓力。當自己對節目內容不滿意,或覺得在採訪規畫上出現瓶頸,那種沮喪感確實也需要堅強的「心理素質」來支撐。

譬如最近製作某一則報導,過程中一直希望有所突破,嘗試新的題材和呈現方式,沒想到播出後效果不如預期,引起公司內部的一點議論。有一度,我那「太差的心理素質」差點打擊自己,「算了,這麼辛苦幹嘛?」「唉!找不到好題材,我再也寫不出好東西了。」甚至更負面消極的想法是:「乾脆放棄,讓那些好議論者自己來做好了。」

但再冷靜想想,當自己還擁有機會時,就像一個運動競技場上的選手,場外的球評和觀眾人數總比選手多,議論也多。既是選手,就得同時接受掌聲與噓聲,也得接受失常、落敗的可能性,唯獨有「好的心理素質」的運動員能夠把路走得長久。

如同黃怡學,已經是拿過世界金牌的選手,大可以靠金牌過一輩子了,卻仍然在每一回跳馬中戰戰兢兢,每一次起跳時並不能完全確定落地是否完美,只有一再嘗試,並冷靜分析挫敗原因,這就是選手的運動精神。

所以把握每一次機會,把自己當成運動選手,提升心理素質吧!我得對我自己這麼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