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親密驟然消失

愛情問診室
文 / 海苔熊    
2013-03-01
瀏覽數 700+
當親密驟然消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那是我所去過最美的海。我們擁抱著彼此站在岸邊,將兩雙腿泡在淺淺的海水裡面,讓浪潮鼓動著我們的心臟。遠方淺灘上有對年輕情侶,正扶持著彼此的肩膀一步一步走向夕陽。

「你覺得他們兩個在做什麼?」她抬起頭來問我。「不知道,或許是想把太陽放進口袋吧,哈哈!」我說。

「傻瓜,想把太陽放進口袋的人其實是你吧!」她輕推了我的額頭一下,我一時無法平衡,差點跌到海裡面,她擔心地將我抓緊,那手指掐近我臂膀,簡直就像是上一秒才發生的一樣-即使是在她人間蒸發76天以後的現在。

如果這都不算愛

有一次我終於做完實驗,告別了六十多對樣貌各異、問題不同的情侶,回到研究室迫不及待地想把資料拿來分析,結果剛開電腦就收到了一封讀者的信:

「她一聲不響地就消失了。那兩週的美麗邂逅簡直就像一場夢境,我們每天下班一起吃飯一起回家、聊好久的電話、肩靠著肩一起去逛街、心揪著心一起看電影...。可是現在,手機打不通、臉書被刪除,所有我們之間的聯繫都瞬間斷絕。好幾個週末,我都躲在家裡看著我們一起拍的照片發呆。我問自己,如果這樣都不算愛,當初的兩週親暱算什麼?」

愛情漏斗

心理學家慕斯汀(Bernard I. Murstein)如果收到這封信,可能會告訴他,他所經歷的不過是「加速─停止」型的短暫激情。這樣的相處關係會因為雙方的需求(比方說寂寞、外貌吸引力)瞬間進展,但最終發現不適合又嘎然停止。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競爭的世界,感情也是一樣。長年研究婚姻的學者奧斯諾(Dennis K. Orthner)曾將戀愛區分許多階段,而大多數的親密關係研究者也都主張,戀愛就像漏斗一樣,一開始我們的「可能伴侶」有很多個,但認識一段時間之後,我們會逐漸篩選掉那些與我們不適合的人。如果說你曾經跟一個異性相當要好,好到幾乎都要在一起的地步;或者你們曾經在一起很短一段時間,在那段時間裡面你們幾乎經歷了畢生最甜蜜的畫面,但最終卻分開了,一項最大的可能就是你們無法通過這個漏斗的層層檢核。

假象的親密

一般來說,人際吸引最開始通常由外表、幽默、產生好感開始,然後藉由聊天互動的過程中,了解彼此。比方說公司來了一個新的同事,如果你對他有一點感覺,你會觀察他與其他人的互動,釋出好意問他要不要一起訂便當、想不想一起團購之類的。

但是長期相處並不一定會增加深刻的親密,還要看是否有機會交換價值觀、訴說情緒─也就是心理學家所稱的「自我揭露」。可能有次你們一起加班到很晚,相約到附近火鍋店聊天抱怨一天被客戶壓榨的心酸,或是談談過去這段時間的感情觀,都能讓你們的相處增溫。當話題從「今天中午吃什麼」轉變成「我們一起看的DVD竟然在網路上就可以下載」的時候,雙方就從「公領域」逐漸進入彼此的「私領域」,在生活與情感上的依賴也會愈來愈多。

換句話說,倘若你們出去了幾次、擁抱了幾回、親暱了好多個瞬間,但每次都在聊新聞、看手機影片、誇對方好帥或好漂亮,那麼再多的「我想你」或「我愛你」,都只是被浪漫愛所蒙蔽的一種生理感受。

相處一陣子之後,我們都會評估對方在自己生命中的角色。一般而言,多項研究指出女性對於關係的起伏變化較為敏感,如果覺得這段感情缺乏「意義感」,終究會考量自己是否還值得在這段感情裡繼續努力。另一方面,男性雖然大體來說沒有這麼清晰自己的感受,但處在無意義的關係中太久,還是會被其他同樣有吸引力的競爭者拉走。簡單地說,瞬間的親密源自於強烈的吸引,但激情當消退,我們可能會思索現在、顧慮將來,或者,尋找下一段激情的可能。

在親密漸增之後

「跟她在一起的這些日子,她跟我分享好多的感覺、談過好多私密的事情,我們對彼此都很關心,也一度以為可以當彼此的依靠...。我跟她這麼好,為什麼她卻消失無蹤?」一個在科技業工作幾年的朋友如是問我,他很納悶自己條件不錯又還算幽默,如果說價值觀合拍、彼此談得來是重要的關鍵,為何健談又溫柔的他,每段感

情都短得可以?

答案是,在漏斗的最上方候選人很多,我們卻常常高估自己的把握。一段關係如果要能長久維持,快樂時光固然重要,幽默風趣也不可或缺,可是只有歡笑,並無法讓戀愛持續發酵。所謂價值觀合拍或談得來,並不是指聊天約會時正向情緒有多少,而是兩個人的步調是否能相同。

縱使步調相仿、甚至透過多次自我揭露增加了親密感,還是無法保證這段關係能久久長長。如果雙方中有任何一方還不想定下來、不願給彼此承諾,那麼不論有他有多懂你、多在乎你的想法、多關懷你的感受,兩人仍舊會像是大洋上偶遇的兩塊浮木,曾經彼此依偎互索安全,待到潮汐漲退才驚覺只是一場誤會。

下一步,找尋勇氣

「我永遠不會忘記,她給我的最後一封App訊息是『我很抱歉』。或許她只是還不敢踏出這一步吧。離開上一段感情,我陪她一起走過那麼悲傷難過的時刻,雖然她漸漸變得比較開朗、笑容變多,她也曾經以為自己終於能走出陰霾,重新拾起自己的心去愛下一個人。可是現在看起來,我們好像對彼此要求得太快、太多了。」半瓶馬諦氏下肚,朋友才透露出自己的推測。

我們常常誤解了親密的本質,給彼此太多的期待和相信。隨著年齡增長、經歷過幾段情傷,我們當然清楚關係的維持不能只仰賴激情,可是有時我們還是無法抵擋寂寞的侵襲與孤單的降臨。

於是,我們太快落入熱戀的風暴,卻忘了一時的相互依靠可能只是一種暫時解藥。當傷口痊癒得差不多以後,我們還是得靠自己找尋勇氣,找尋那種願意為一段關係、為一個人付出承諾的堅定勇氣。

在那之前,所有的人都有消失的權利和可能。

最後的海岸線

遺憾的是,理解感情的轉變並無法化解憂傷。我們還是需要一些方法來讓自己走出失落、離開難過、回到往常的生活。近年研究「人際失落」心理學家們常建議的方法是改變「心理距離」:轉換回憶的觀點,就可以對自己好一點。

你可以想像10 年後的自己,站在那個遙遠的將來回過頭來看看這一段短暫的露水姻緣,或是想像這段經歷有如一片樹葉輕拂水流,雖然曾激起漣漪,但終究會被水流帶走。讓自己像攝影機的鏡頭逐漸拉遠一般,面向那段回憶,一步一步退離這個失落經驗,你會發現,有愈來愈多的景色可以進入你的視線裡面。

有一天,當記憶裡他的模樣從耳畔的陽光、乘風的髮線,退後到只剩點點波光,最後兩個漆黑剪影點綴於一條海岸線,或許終於可以開始感謝他帶給自己,一段如畫般的浪漫曾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