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嚐蜜於口,滋蜜於心

文 / 葉怡蘭    
2008-03-01
瀏覽數 1,150+
嚐蜜於口,滋蜜於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和我之於巧克力由厭而愛的奇妙情緣有點像,其實最早,我並不那麼愛蜜嗜蜜。從小不愛甜,故而每回吃到蜂蜜,當然也許是並未真正碰到上選好蜜,每每只覺甜得逼人甜得銳利,嚐不出太多滋味,當然也說不上喜歡。一直到走入美食寫作之路,開始漸漸知曉,每一種食物、每一種食材背後,自有其廣闊曼妙的世界,只憑一時浮面印象等閒輕看,只是平白枉然錯過迷人風景。蜂蜜,也是一樣。

而也真的就有那麼一回,大約六年前吧,一趟日本之旅,在其時才剛剛開幕未久的東京話題新商場「丸大樓」地下美食商場內,邂逅了日本知名蜂蜜專門店「L’abeille」的丸之內分店。

真是好個壯盛排場!設計得明亮時髦雪白櫃位上,一排一排整齊羅列著,是堂堂足有數十種以上的各類蜂蜜。且最驚奇的是,大多數都可以試吃!

原來蜂蜜,竟能有這麼多種!我一面咋舌,一面渾然忘卻我其實根本不嗜甜也不愛蜜,索了小匙,厚著臉皮貪婪著,一種一種一路試嚐了十數種蜂蜜。

這裡頭,有的清雅芬芳如春花初綻、有的黏稠豐厚香濃襲人、有的奔放佻達活潑婉轉、有的粗獷濃烈如一記重拳...

真箇變化多端多面多樣好蜂蜜!我深深驚嘆讚嘆著,從此一腳跌入這甜絲絲香馥馥蜜池裡,再無能自拔。

多彩繽紛 花樣蜜色

後來,開始四處蒐羅資料,這才知曉,全世界蜂蜜品項繁多,至少上千之譜。在分類上,最主要有蜂蜜與甘露蜜(Honeydew)兩大類。兩者皆為蜜蜂採集而得,不同之處,前者為採自植物的花所生之花蜜;甘露蜜則來自寄生於樹上的蚜蟲吸取樹幹所分泌的樹液後,將樹液中所含糖份排出體外,再由蜜蜂採集而得。

花之蜂蜜可再分為兩類, 一為蜜蜂遍採季節裡各種不同花朵集合而得的「百花蜜」,另一則為以單一花種為蜜源的「單品花蜜」。近來, 進入飲食顯學年代,眾多食家饕客們對於飲食的講究追求得益發精細,也使單品花蜜蔚為一時風潮。

單品花蜜因植物來源種類不同又可再做區分,比方草花之蜜(如石南花蜜、咸豐草蜜、蒲公英花蜜)、樹花之蜜(如洋槐花蜜、椴樹花蜜、菩提花蜜)、香料香草花之蜜(如薰衣草蜜、迷迭香蜜)、堅果花之蜜(如咖啡蜜、栗子蜜)、水果花之蜜(如荔枝蜜、龍眼蜜、柳橙花蜜)...等。奇妙的是,這幾年一路找蜜嚐蜜下來,也真的發現,花蜜與其來源植物之間,隱隱然在風格上似乎也有所聯繫,草花之蜜輕柔纖細、樹花之蜜優雅中帶著個性、水果之蜜果香悠揚、堅果之蜜堅實微苦、香料之蜜鮮明有力...

而甘露蜜, 則是我愛蜜迷蜜日深之後,愈來愈沉醉傾心的一類。嚐過冷杉蜜、栗樹蜜、松樹蜜,甘露蜜之味雄渾豪壯,常散發出類似龍眼乾、紅棗、丁香、甘草、檀木等深沉迷魅香氣,個性有稜有角,非常特殊;也因此初嚐時雖不免稍稍驚異於其與花蜜風味的南轅北轍,但平心徐徐玩味領略,卻往往愈來愈覺有滋有味。

不同產地 不同蜜意

而也因為世界各地的蜂種與花樹植物類別均相互異,所以,也真的是國度與區域不同,蜜之品類風貌,也跟著變化萬千。幾乎是每一區每一地,都有其各自的特色蜂蜜;也使蜂蜜成為我在每一段旅行中,多半會特別留心留意蒐羅找尋的美味之一。

由於我素來仰慕且相識多年的阿爾薩斯果醬女主廚Christine Ferber本身也是個愛蜜者、還常常嘗試以各種當地蜂蜜入果醬,在他的引介下,我嚐了不少阿爾薩斯地區的蜂蜜,氣候冷寒之地,花蜜滋味柔亮清新,然最令我執迷難捨、家裡定要隨時至少備上一兩罐的,則還是產自於當地森林中的甘露蜜,尤其是冷杉蜜,其味強悍狂野,非常精彩。

而最近一趟紐西蘭旅行更發現,紐西蘭也是一處愛蜜人天堂;很容易便可在各種食品食材賣場甚至蜂蜜專賣店裡,看到種類繁多的蜂蜜。特別在單品蜂蜜上,一般常見的蜜種之外,還特別強調紐西蘭在地原生花種蜂蜜。

這裡頭,最具世界知名度的,當屬Manuka蜜了。據說具有絕佳抗菌、消炎作用的這款蜂蜜,幾乎已成紐西蘭到此一遊必不能錯過的伴手禮。當然我從來只管吃、不懂療效,Manuka蜜散發著木頭、紅糖、橡皮等非常獨特的香氣,帶著微微辛辣感,嚐來宛如甘露蜜般雄壯有力道,馬上就擄獲了我的心。

其餘原生花蜜裡,很喜歡的還有Kamahi花蜜,洋溢著清澈的花香與乳香,既豐富又明亮。其餘,Rewarewa蜜,有著焦糖、太妃糖與煙燻的氣息;Pohutukawa蜜,則整個流露著牛奶、奶油調子,口感帶著一點點的微鹹,很特別;Rata花蜜,則是熱帶水果與柑橘氣味,十分愉悅。

弄得我一路走、一路嚐、一路買,回到台灣打開行李箱一看,怎麼搞的半箱子都是蜂蜜...看來我的蜂蜜癮頭,真是愈來愈大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