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愈艱險 靈魂愈接近自己

最接近靈魂的旅行》陳維滄
2011-02-11
瀏覽數 400+
愈艱險 靈魂愈接近自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愈美麗的地方,愈充滿危險;愈艱辛的旅程,愈靠近內心的自己。這是一趟世界盡頭之旅,人在盡頭中,欲望愈簡單,愈可以看到自己的靈魂。

南極對我來說,是一本活生生的地理書,有一種美到心靈深處的體悟,猶如一本接近靈魂的大書,讓人一再想閱讀,以期達到心域無疆的境界。

衝擊1》愈美麗 愈關乎安危

南極,平均溫度攝氏零下20 ∼ 30 度,地球上氣溫最低的地方,卻有著宛如天堂的美景。

很多人以為,冰的顏色不是白色,就是半透明。其實,白色的冰主要是冰裡滲進空氣;而半透明的情況則只會出現在比較細小的冰塊中。

在南極,有著純淨的冰,加上冰蓋與冰川的重量擠壓,連空氣都會滲出,變成如夢似幻的淡藍色,與同樣蔚藍的海天,形成南極的基本色調。

這種美隱藏著震攝心靈的力量,偶爾天上傳來一群群海鳥翱翔歡唱聲,地上則有企鵝家族的輕聲低語,純淨的自然之美,深深撼動來自人間的心靈,如果真有天堂,大約就是眼前這般無瑕的美景吧!

但是,在看到美景前,必須付出代價。為避免打擾企鵝生態,從船上搭乘直升機登陸時,還需走上一個小時才能抵達目的地,沿途冰層鬆滑、狂風吹襲,每一步都在跟極冷與疲憊對抗,此時,心靈也不斷跟身體交涉,任何一個念頭的改變,都會牽涉下一步的安危。在這裡,你最能跟自己的靈魂對話。

衝擊2 》愈獨處 愈到內心深處

從阿根廷前往南極大陸,會經過最讓人膽戰心驚的德瑞克海峽,這是地球上最寬、最深,也是風暴最大、海浪最洶湧的險惡之峽,強烈的海流總在船頭激起十數公尺高的海浪。

為了度過整天整夜的搖晃,大夥只得待在船艙裡,加上前往南極旅行的過程,除了乘船、登陸、攝影、返船休憩,都是再簡單不過的日子,除非你要收發電郵與傳真,否則,就等同於與世隔絕。

在船上,沒有吸引人的聲光,因為風浪也沒有食欲,人的欲望在這時候減到最低,如果你願意,就像進入閉關的狀態,安靜體驗孤獨,深層感受、思考、淨化,我很享受這種獨處的滋味,離群索居,探索自己的內心深處。

衝擊3 》愈驚險 愈感受生命渺小

愈是驚險,愈能感受生命渺小!說來就來的暴風,能輕易吞噬一艘小船,看似平靜的航程,也隱藏撞冰山的危機,任何一次挑戰,都是沒有求救的可能,若不幸落水,酷寒就會讓人瞬間失溫,根本等不到救難船抵達,生命就會結束。

驚險,並不止於前往目的地的過程。有一次在南極浩瀚的冰雪荒野,我被一對正在嬉鬧打鬥的海鳥吸引,全神投入忘情拍攝。待回過神來抬頭四望,草坡與大海之間已經失去隊友的蹤影,「糟糕,落單了!」

遍尋不著來時路,胡亂找路卻誤闖了海豹的棲息地。

不知不覺中,一對海豹正一步步逼近,呲牙咧嘴向我怒吼,低沉的吼聲讓我猛然一驚,拿起腳架就往後退。

情急之下,想放開嗓門大聲嘶吼,竟失聲叫不出來。

我一面拉長三腳架嚇阻海豹,一面往後倒退,卻不慎一腳陷入泥漿裡!

我名副其實「拔腳」狂奔一段路,見海豹沒再追來,才步履踉蹌地折返爛泥地,拔出高筒靴,轉往岸邊方向,終於遠遠望見登陸點,看見船員人影,才把心安定下來。

雖然時過境遷,偶爾還會在夢裡看見被海豹一咬一甩將我撕裂而驚醒!在幾十趟探險旅行中,就屬這次經驗最為震撼,讓我深深體悟到,面對死亡當下,自己並不如平常想像中豁達。

然而南極的魅力,始終讓我不顧生死,魂牽夢縈,儘管已經四探南極,仍想一去再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