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假如我是銀行總經理

卡神楊蕙如
文 / 李康莉    攝影 / 吳毅平
2006-05-01
瀏覽數 600+
假如我是銀行總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卡債風暴中,有人把楊蕙如英雄化,當理財高手膜拜,稱讚她是卡奴救星,或賦予她廖添丁般劫富濟貧的光環,給予她高度的道德期待。卻也有人說她根本就是反社會、不務正業、鑽法律漏洞……這些正反都有的爭議,隨著卡神出書,在電視上扮演蘇貞昌衝衝衝,又掀起了另一波話題。

其實,28歲的楊蕙如不但是一個很有創意的人,而且是一個很坦誠、很有幽默感的人。她面對壓力時所展現的機智、幽默,還有Kuso精神,都是很30世代的特質;現代職場所要求的領導魅力、EQ能力,她一樣也不缺。

如果,有一天楊蕙如成為「陳敏薰」型的職場女性,那會是怎樣的面貌?第一次被媒體要求要正襟危坐的她,不禁有一點扭捏,且不改搞笑本性地讓現場充滿歡樂。但是,我們也意外發現,除了真的很好笑之外,楊蕙如真的是很帥、很有型的人,一個很可愛的人。

Q:這應該是妳生平第一次穿得這麼正式吧?

我還在想,這種飄飄袖真的有人這樣穿嗎?老實說我最不會的事就是逛街,尤其對名牌沒概念,常覺得看來看去不都是一塊布。不過,我的頭髮倒是昨天才去剪的。

Q:在「卡神」一戰,妳這麼勇猛搶錢的目的是什麼?妳怎麼看待金錢?

我並不是廖添丁。其實動機很簡單,就是我喜歡挑戰常規。我喜歡挑戰、挑釁的感覺。其實我並沒有觸犯任何法律,違背任何人的利益,純粹就是想稍微越一下界,看看世界會怎樣。這個過程,有一點像是一個大型的電玩,得分之後再把獎金,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是幫助一些人。

Q :到底做這些事情的動機是什麼?妳預期到會引發這麼大的效應嗎?

其實我真的不太在乎。因為人的定位不是一分鐘兩分鐘、一天兩天造成的。他們並不知道我的人生、我的目標。

比如原本使用中國信託的信用卡,就是要存我的創業基金。我想要組一個台灣加油隊,為台灣代表隊加油,因為在國際性比賽中,如果有同胞去加油,戰力會提升5%。這個體委會要花10億元才做到的事情,我一樣可以運用組織化方式做到。沒想到中國信託的信用卡事件被報導,所以就演變成現在的樣子。不過,整個過程我也有錯,應該處理得更成熟一些,不該去講一些五四三的話。

Q:過程雖然有些爭議,但妳展現的機智、幽默,還有接近龐克與Kuso的精神,都是很30世代的,這些特質是怎樣培養的?

其實我從小就是吵架吵好玩的。我弟弟還在世的時候是一個很幽默很機智的人,我每天與弟弟吵架、鬥嘴,但是隔天就好了,完全不受影響。從吵架你會學到很多事情,你會把對方的優點都記起來,下次來應對,你也會把自己的氣勢練起來,更重要的是你不會真的受到情緒的影響。

後來影響我最大的就是網路,我之前有許多管理網站的經驗。每次論戰開始,許多情緒失控的網友會罵到祖宗八代,我也不為所動。以前有一個網友每天一封信來罵我,罵了一年,後來沒力氣了終於自己停火。我問他:「沒人吵架很寂寞喔?」與之前身經百戰的經驗相比,現在這一點小事算不了什麼。

Q:如果角色對調,妳是銀行的總經理,遇到一個像卡神這樣的人,會怎樣處理?

開玩笑地回答,我會說我要把他挖角過來,之後再挑一些毛病把他趕走、開除。如果正經地說,我會好好地栽培他,與他討論一些適合他的職務,至少可以讓他接手像是減少銀行的漏洞之類的任務,其實這不難做到的啊。

Q:之前各大銀行與基金公司有對妳高薪挖角的消息,當時真的完全不考慮?

之前有媒體報導說我以100萬元的高薪拒絕人家,其實那不是我的意思,我當時說的是,如果是自己想要做的工作,一個月2萬元我都會去做。但是不想要的工作,可能給我100萬都不會願意。另外,要找我去做財務其實我完全不適合,我應該去做行銷,因為我不喜歡死板的工作,我喜歡創新。

Q:從事件發生到現在媒體爭相追逐的階段,妳現在的狀態如何?這個過程中,妳曾經感受到任何的壓力、焦慮、或挫折嗎?

可能我真的不太在意別人的想法吧!其實真的都不覺得有什麼壓力。我覺得台灣的社會太枯燥了、太正經了,可能就是需要像我這樣的人調皮一下、去鬆動一下這樣嚴肅緊張的氣氛,像是在汽球底下放個洞之類的。倒是我的家人受到很大的影響,幾天都睡不著覺,讓我覺得很虧欠。這是我唯一的壓力,我會因為這個理由而收斂我這種「網路暴動」的行為。

Q:家裡對妳有什麼期望嗎?

我媽媽給我的期望就是「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人,就算是去挑糞也okay。前陣子我跟她開玩笑說,現在挑糞都不用人工,因此你女兒注定失業了,呵呵!

其實我從小就非常喜歡搞暴動,在學校的時候,特別喜歡帶頭作亂,故意穿便服啦、翹課去睡覺等,曾被記一大過、五小過。雖然我也是班長、參加樂隊,也記了不少嘉獎,功過相抵後我還是一個麻煩人物。到了大學的時候,看到韓國的抗議、示威,深感大學生就是應該要這樣,雖然台灣的風氣已經變了,不適合用這樣的方式進行改革,大體我還是一個反叛體制的人物。還好有家人的管束,嚴格要求我有道德操守,我才一直走在正途。

Q:聽說妳也有宗教信仰?

我從小就是主日學寶寶。當時去教會是因為想要獎品。不過在往後的日子我真的很愛神,發現還好有神,安排了這麼多奇妙的事情管教我,讓我不能做壞事。不然以我的腦袋與喜歡越界的個性,可能早就去職棒簽賭或經濟犯罪。

Q:在妳的成長過程中,誰是妳的role model呢?

德國的網球選手葛拉芙。她有我所最缺乏的紀律,因此我羨慕她。

Q:妳怎麼形容自己的風格?專業又是什麼?

我的風格是擺爛(無厘頭),我的專業卻是創意。

Q:對妳而言,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成功並不是看金錢與地位,我認為問心無愧就是成功,因此成功對我來說並不難。但是現在的我不算成功,因為我對家人有所虧欠,以後我希望自己能更成熟一點。

Q:妳曾經透露過,從大學時代就想要創業,這一路上妳如何進行生涯規畫?

我從小就知道自己是個很有創意的人,很難被限制在特定的框框。我大學選擇念歷史系的原因,就是因為功課輕鬆,可以隨時打工、賺錢。大學我就結識很多人,有一起準備創業的想法。畢業後也從沒打算去職場上班,因為創業的創新與自主精神,是我所追求的。追求財富的過程,不是結果,帶給我挑戰的快樂與滿足。

Q:妳可以想像自己五年後的樣貌嗎?

如果不是創業很成功,就是很失敗吧,其他的沒有想太多。我從小就不是一個很有物質欲望的人,從小我媽的教育是要我們把自己當作人才來培養,不見得是賺多少錢,或有什麼身分地位,而是成為一個很努力的人,對社會很有影響力的人。因此我希望未來的創業模式也是能成為像Yahoo、Google這種國際級的大企業,讓許多人都受惠,覺得活著都是很有希望的。之後我希望能在40、50歲的時候,靠著我賺到的錢去非洲做社會公益。這是很嚴肅的目標,但是我的生活態度是很自在的。

楊蕙如

1978年次,魔羯座

成功大學歷史系,澳洲昆士蘭企管碩士

曾出版《卡神楊蕙如:你想不到的賺錢術》(英特發,2006.3)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