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別以為我只靠才氣

「康熙來了」製作人詹仁雄
文 / 王念綺    攝影 / 李芸霈
2005-09-01
瀏覽數 1,600+
別以為我只靠才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康熙來了」製作人詹仁雄

深夜12點,才從電視台工作十二個小時回到家中的我,仍要為隔天自願編寫的腳本絞盡腦汁。凌晨3、4點,當室友拖著疲累身軀,由麻將桌上撤回宿舍準備倒頭大睡時,我還在暗夜中埋首撰寫喜劇腳本。每天工作不到八小時的室友笑我說:「幹麼做這一行啊!薪水又不高。」雖然每天工作由十二小時,到全天無休,但這是我想做的事,我就會堅持走下去。

這是十四年前詹仁雄在華視擔任小助理時的心路歷程。而那個努力奮發的畫面,似乎難與現在人稱電視才子、給人感覺有點痞的詹仁雄聯想在一起。

天分從小展現

詹仁雄就是個在人生早期,即確定自己的目標與方向的人。最近他製作的節目「康熙來了」「國光幫幫忙」創下佳績,出版旅遊書不久的他,9月中旬又有一本兩性觀察的新書《熟男熱》即將上市。不僅如此,之前他還畫了多本漫畫集,媒體報導說他多才多藝實不為過。

早在童年時,他的繪畫與表演天分即展現無遺。小學三年級,所畫的四格漫畫就已獲得周遭親友的掌聲。國、高中時代的才藝競賽,當其他同學都還在詩歌朗誦時,他已經策畫表演模仿秀,從編舞、衣服、道具等他都一手包辦,模仿當時正紅的李恕權、劉文正等明星,從當時綜藝節目尚未出現模仿秀的風氣,不難看出他的創意。

「我就是不喜歡用同樣速度和人競爭!」詹仁雄自豪地說。當一般人只在同一個池塘裡釣魚時,詹仁雄卻懂得動腦筋,發揮專長另闢舞台。大學時代,當同學還在麥當勞打工時,他就已經在幼稚園教小朋友畫圖,時薪800元,1980年代末期,就已月入3、4萬元。

個性才是成功關鍵

成功,除了有才氣外,更要獨特的「個性」。而這個性展現在詹仁雄身上,就是他的執行力和柔軟的身段。「電視圈中聰明的人不少,但他除了聰明外,更可取的是他肯用心做事。」他初入電視圈時的製作人、同時也是要求他最多的恩師侯文燕說。在他當小助理時,有太多助理向侯文燕要求寫劇本,但大部分只是嘴上說說,之後卻無下文,然而詹仁雄卻從那時起,每隔一、兩天就交出劇本給侯文燕。

「我認為我可以做,就積極主動爭取,而不是等待上面的人指派工作給我,或在原本的工作中打混、抱怨。」詹仁雄主動為自己創造機會,背後是強大的追尋夢想的動機。雖然當時的成績並非一鳴驚人,但自稱有傻勁的詹仁雄卻未曾想過放棄,一次次地交作業;再加上侯文燕不時給予一針見血的誠懇建議,不知不覺中,他就比別人幾乎快上一倍的時間升格當製作人。

而他的身段柔軟、頭腦冷靜,和他工作的人皆讚譽有佳。「詹仁雄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厚道,並且願意委屈求全。」侯文燕肯定地說。當年,詹仁雄已經擔任企編,工作職責只需要想點子、控制預算和主持人溝通。然而,當侯文燕不滿意助理與執行製作所準備的道具、服裝時,詹仁雄不管職階二話不說,就跳下來帶著助理、執行製作四處張羅。

在家中排行老么的他,自小就被眾多兄姐疼愛有佳。即便如此,他並非被寵壞的小孩,印象中從未看過家人吵架的他,雖然調皮,但卻教養甚佳、注重倫理,也難怪侯文燕用「貼心」來形容他。詹仁雄現在的秘書Clarie也說:「我從來沒看過詹哥罵人,他對我們就像朋友,如果我們有做錯的地方,他也會用開玩笑的方式來說。」就連主持他製作的節目的謝震武也稱讚他「才氣洋溢、沉穩且內歛」。

讓自己貼近市場

今年36歲的詹仁雄深知現在六、七年級生的價值觀。當他初進電視圈,前輩對他諄諄教誨說,以前的日子更苦,他的處境已算是幸運的。當時他聽了之後就更加努力向前進,然而,詹仁雄深知若以同樣的話告誡六、七年級生,他們的反應只會是「那是你的事,與我的人生有何關係!」

他認為不論辦什麼媒體,最重要的還是人。「當你感嘆還是我們那個年代的歌好聽,電視、雜誌好看時,你就無法做這個年代的東西。」詹仁雄對於大眾的品味有著看似簡單卻又實在的見解。Claire也說:「詹哥總是可以用觀眾的眼光來看節目,只要他今天有盯的節目,很神奇地隔兩天收視率就起來了。」

身為電視製作人,他失敗的例子也多不勝數,自出道至今,手中約莫製作了上百個節目,雖然陣亡的居多,然而他卻可以由每次失敗中學習。當他第一次到民視製作綜藝節目時,由於不了解民視的觀眾喜好,即便請了許多明星、做了許多高難度的冒險,收視率仍舊慘不忍睹,他形容那是在「沙漠中賣棉襖」。

當他第二次再到民視製作「綜藝有樂町」時,他投觀眾所好,請胡瓜當主持人,自己也不顧形象地到大甲鎮瀾宮前拉單槓。終於,首集收視率7.92%,突破電視史上綜藝節目第一集收視率。他也學習到當製作人無法貼近真正的目標觀眾,而全以自己的思維模式來製作這個時代的節目時,終究會被市場淘汰。

好奇是創意源頭

愛好旅行的他,之後想去南美洲、南極與莫斯科,言下之意足跡早已遍布全世界。旅行對他而言,不但是跳脫日常生活軌道的媒介,更如同余秋雨所說,藉由旅行來閱讀各地。再加上他本身的閱讀領域廣泛,造就了他的包容性,也反映到他製作節目的思考方式。

也因為他一直保持著赤子之心,用心去觀察周遭的人、事、物與細節,因此他才能夠在這個頻道眾多的戰國時代,在節目收視率與質感中找尋一個平衡點。幾年前許多綜藝節目大行整人、甚至是吃穢物等低俗內容時,他也語重心長地跟陶晶瑩說:「如果電視環境五年後還是這麼糟,我們要負很大的責任。」

愛思考的詹仁雄也不斷地在生活中累積創意的點子。他閱讀的不只是書,甚至是廣告、環境、電影等。這個好奇心很強的人,從不放棄心中的任何疑問。例如去商店消費,店家標示著免用發票,他都會問為什麼;到了裝潢特別、但門可羅雀的店時,他也敢上前問道「你們的生意好嗎?」

他更對一些可刺激他別的想法的產品充滿好奇心,如車子、煙斗、甚至是房子。他不害怕去接觸任何他想知道的事。二十多歲時就跟朋友去看保時捷的車,原因是他想了解擁有那樣經濟能力的人會怎麼花錢。當他還住在200、300萬的套房時,他就去看4000萬的房子,而創意也在無形中累積增長。

品質來自要求細節

注意細節,也是詹仁雄在工作方面給人的印象。「詹哥連節目的側標要怎麼上都很關心。」Claire說。他自承過去在念實踐美術(現今實踐大學設計學院的前身)時,老師對於細節的要求,使得自認創意十足的他,開始學習精細且嚴謹地執行創意。為保持畫面的美感,他的節目在螢幕上出現的字體不會超過三種;當別的綜藝節目都用美工的POP字體時,為了節目的質感,他堅持使用電腦割字。

自認為不愛挑戰權威的他,卻是個喜愛與產品作對的人。每當看到一個產品時,他總會逆向思考,「如果我要做,我到底與別人不同之處在哪裡?我一定要有市場上第一名所缺乏的東西,如果我跟第一名相同,我憑什麼打敗別人?」詹仁雄展露出他在工作上的幹練與沈穩。

愛看日本台的他,認為日本綜藝節目不管再偶像、荒謬都有著共同的特質,那就是強調「熱血」與「達人」精神,例如「料理東西軍」「幸福家庭計畫」等。下個人生階段,他的目標是在製作經費短缺的台灣電視圈,做出在歡樂之餘,能帶給觀眾一些啟發和感動的節目,至於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