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緊閉的門後,你不知道的殘酷心酸

女傭之殤
文 /    
2014-10-17
瀏覽數 350+
緊閉的門後,你不知道的殘酷心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攝影師史提夫麥柯里在《紐約時報》以一系列照片紀錄東南亞外籍女傭的苦難。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網站截圖)

 

1985年6月,一張「阿富汗少女」照片震驚了全世界的人,那雙澄澈的綠色眼睛深處,映照出對無情戰火的驚懼與控訴。

2014年10月,同一位攝影師史提夫麥柯里(Steve McCurry)在《紐約時報》發布了一系列新照片。同樣捕捉了被拍者眼中的情感,這些來自於東南亞的外籍女傭眼中透露的不是對戰爭的恐懼,而是她們長期在雇主虐待下極欲逃離的悲傷與無助。

照片中的軀體上有著令人不安的傷疤,一名印度尼西亞婦女赤裸的背上有著一對紫色翅膀,但這不是天使之翼,而是她在馬來西亞被男主人用沸水澆淋留下的傷疤。

另一名尼泊爾女子則是捧著懷孕的肚子,但少了為人母的喜悅,因為肚中胎兒是她在中東工作時被強暴的證明,但就算她是被強暴,仍要因通姦罪被監禁。

如果你以為這些都發生在落後國家,那你就錯了。其中一位在台灣工作的Sriatik Anggraeni,身上有超過20條被男雇主傷害所留下的疤痕,有一條甚至直接將她的臉一分為二,更別說是身上那些凹凸畸零的不堪傷疤。

在亞洲待了約35年的麥柯里,透過駐曼谷記者凱倫‧埃蒙斯(Karen Emmons)開始這項拍攝計畫。約7年前,凱倫在印尼為國際勞工組織進行一項研究報告,從而開始注意外傭受虐的問題。而也是因為得到了國際勞工組織的經費協助,讓她能邀請麥柯里,藉由他的照片和名聲將這些門後隱藏的罪惡揭櫫於世。

外傭=奴隸?結構下無法逃脫的悲劇

2014年1月,在香港有起虐傭事件引發當地社會極大的關注,當時受害人於香港國際機場準備登機返回印尼時,被另外一名同樣返回印尼的印尼女傭發現其傷勢而揭發事件。

離開家鄉時年輕活力的面孔,歸鄉時卻已面目全非,更令人悲哀的是,他們原以為可以在異鄉賺到足以衣錦還鄉的錢,但通常天不從人願,而成為仲介利益結構下的陪葬者。

四方報曾出版《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一書,當中收錄26封「逃跑中」的越南外籍勞工投書。他們筆下記錄了在台灣工作的困境,那些艱惡的環境令你我無法想像──薪水低廉、工作超時、難得溫飽、孤單無依;責罵羞辱家常便飯、拳腳暴力無處可申訴,證件被扣押、行動被禁錮,動輒還被威脅遺送回國。

外勞不是奴隸,這些國際移工的人權問題需要更多人的關注。正如麥柯里這些血淋淋的照片一樣,我們需要直視這些罪惡背後的眼睛,而非只聽見假日時台北車站大廳裡外勞們喧嘩的聲音。(文/劉子寧)

延伸閱讀:Behind Closed Doors, Abuse of Domestic Worker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