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點石成金,打造名牌化妝品的形象

文 / 30雜誌    
2015-06-26
瀏覽數 2,450+
點石成金,打造名牌化妝品的形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la prairie 的高級藝術總監

一輛黃色的計程車停在位於第五大道的la prairie 大樓前。穿著粉紅色洋裝、抱著沉重作品集的她燦爛地笑著,遞給我印著晉升後新職位的名片。小小的紙片上印著她的成就─「la prairie 高級藝術總監金藝珍」。金藝珍先後在倫敦、巴黎和洛杉磯幾個國際大城市學習藝術和設計。二○○○年她從美國設計名校藝術中心設計學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畢業後,從加州來到紐約,敲響了廣告公司的大門。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日本化妝品品牌「資生堂」的平面設計師,二○○四年跳槽到瑞士奢侈化妝品公司「la prairie」當藝術總監。現在她正在la prairie 度過忙碌的每一天。

化妝品公司的藝術總監主要做什麼工作?

從廣告設計到周邊商品等與「la prairie」的品牌和形象相關的所有工作。la prairie 雖然是瑞士化妝品品牌,但總部設在紐約。紐約總部負責產品照片拍攝,且比其他城市早六個月上市。在這個過程中,藝術總監需要擁有一雙「彌達斯之手」(希臘神話中,彌達斯有點石成金的本領)。藝術總監要參與設計、布局、商標、照片等與產品相關的整個過程,有時候公司內部業務繁忙的情況下,還要負責代理商的選擇和調整等。最近的我就像容量被塞得滿滿的電腦。我現在的願望反而是去有趣的廣告公司實習。沒有業務上的繁重壓力,開心地工作後回家,我很嚮往這樣的實習生活。雖然朋友們都說我這是「幸福的抱怨」,但現在的我真的忙得擠不出一點時間。所以我最近為了健康也開始運動,鍛鍊肌肉。想在紐約生活,體力是最重要的資產。

經過倫敦、巴黎來到紐約

金藝珍念首爾藝術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就去倫敦留學,當時她去的是天主教私立學校瑪麗蒙特國際學校。畢業後她為了學習美術而前往巴黎。在帕森設計學院巴黎分校學習基礎課程的一年裡,她被平面設計的魅力深深吸引。後來為了正式學習,她來到美國,進入了平面設計系很有名的藝術中心設計學院。

藝術中心設計學院的生活怎麼樣?

很多已經有學士學位但想成為專業藝術家的人和已經是藝術家的人來藝術中心設計學院學習。因此,學院的授課內容自然比普通美術學院的強度要高很多。教授們大多是專業領域的在職設計師、藝術家和講師,所以有時授課時間是從晚上七點到十點,這也是它的一大特點。

當時我年紀最小,而且課程專業性太強,我完全沒有休息的時間,每天一個人默默地拚命完成作業。一切都必須很完美。

不論是作品集的製作,還是每天的簡報都讓我飽受折磨。有一門課的教授讓我們交一百張畫的作業,第二天貼到教室的牆上,但教授在評價的時候卻把畫全撕掉了。當時敏感的我神經性厭食,甚至到了營養失調的地步,你可以想像我當時的壓力有多大。

結束了藝術中心設計學院的高強度教育和漫長的留學生活後,為了實現夢想,金藝珍最後來到了紐約。

找到工作之前,妳在紐約一定很辛苦吧。

我自信滿滿地去嚮往的廣告公司應徵,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答覆,就這樣開始了紐約生活。然而,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公司也沒有聯絡我,紐約的大門沒有輕易向我打開。經濟是不景氣沒錯,但我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找不到工作。我的心情開始變得沉重、焦躁,就像一直順利的生活突然走上了岔路一樣。我再也受不了這種不安的感覺,從那時起我便開始抱著作品集在整個曼哈頓奔走。我曾經打開藝術中心的同學聯絡簿打電話給不認識的人,懇求對方見見我;也曾把履歷和作品集拿給別人看,徵求建議。然而,情況完全沒有好轉。更絕望的是,因為我是外國人,如果不解決簽證問題就必須離開美國。

經過萬般努力卻依然毫無進展,我終於決定放棄了。正當我迷茫地考慮回韓國的時候,資生堂美國分公司突然來電話說想錄用我。當時我每天的生活就像地獄一樣,但這一通電話就戲劇般地解決了工作和簽證的問題。掛了電話,我呆呆地坐著,過去幾個月的痛苦像電影一樣從我腦海裡閃過。我不知不覺流下眼淚,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我的紐約生活現在即將正式開始。」

資生堂,培養準確識別色彩的眼光

123

妳在資生堂經歷了什麼過程?

資生堂是日本著名的生產美髮產品和化妝品的公司。它是全世界最早,也是世界第四大的化妝品公司。在資生堂工作,對日本人來說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雖然對我來說它單純只是有名氣的化妝品公司,但公司的日本人工作時都帶著超越職場的驕傲。而且,公司的期待值很高,工作的時候我的壓力也很大。

當我成為正職員工第三個月的某一天,創意總監山本尚美把我叫到一邊開始訓斥我。甚至連我準時下班,她都看不順眼。有一天,她又讓我比較化妝品的色調和廣告海報,但這份工作明明不需要我去做。雖然那個時候並不明白,但現在我很清楚在化妝品中能準確分辨顏色有多麼重要。現在回顧那個時候,當時她對我那麼嚴厲其實是想鍛鍊我。託她的福,我現在已經很熟練,目測的東西能毫無誤差地做出來。但當時我真的很辛苦。尚美總監讓我明白了什麼是準確。她既是我的老師,也是神一樣的存在。毫不誇張地說,除了化妝品之外,她還教會了我關於處理工作的一切事情。現在的我之所以能毫無障礙地同時處理多種業務,都要歸功於學校繁重的功課和她的教導。

想做出「令人難忘的設計」

作為高級藝術總監,金藝珍又多了一項重要任務,那就是在上司和下屬設計師之間當一個賢明的協調者。在職場闖蕩十年的她也贊同,在職場生活中人際關係比工作更複雜。隨著職位升等,設計能力固然重要,但維持良好的人際關係更加重要。而且,與同職級的其他人相比,她年紀偏小,這也是她必須克服的部分。

美國公司裡也存在嚴格的上下級關係嗎?

不同的職業可能有些區別,但大部分公司裡有看不見的「規則」,這在美國也是一樣的。開會的時候,如果社長說一句「咖啡」,年長二十歲的白髮總監也要跑向星巴克。雖說美國公司的工作氛圍更自由,但下屬一樣必須遵從上司的指示,也有幫忙買咖啡等問題。

與同職級的其他人相比我的年紀偏小,再加上我是東方人,而且還是女人,我無意識中有一種「絕不能輸!一定要好好表現!」的強迫症。以前的我神經總是繃得很緊,甚至同事用首字母簡稱叫我的名字的時候,我都會要求對方正確地叫我。現在我希望更自然地顯露出我的原則。那個時候的行為,其實是我內心緊張的表現。現在心房打開了,我也更喜歡紐約了。

妳有什麼獲取靈感和啟發的方法嗎?

我很喜歡日本雜誌《PLUS81》,每次看的時候都有驚喜。日本的設計歷史悠久,對設計的想法很前衛,有很多地方值得學習。對於以後想創辦設計雜誌的我來說,它給了我很多啟發。

我從高中起就一直在國外生活,對韓國有很多地方不太了解。不久之前,公司同事突然問我「大韓民國是什麼意思」。

我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好奇過這個問題,在提問的同事面前,我的臉都紅了。作為韓國人,作為搞藝術和文化的人,我的夢想是創辦設計雜誌,因此我也要對韓國有更多了解和學習才行。

作為設計師,妳認為什麼樣的設計是好設計?

好的設計應該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不同國家、不同人的設計傾向不同,歐洲和美國也有明顯的區別。我偶爾會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我出生在倫敦的話,我會成為什麼樣的設計師、做什麼樣的設計。但是,如果你問我什麼是好設計的話,我想說,好的設計就是令人難忘的設計。不管是哪個國家、哪個人的風格,只要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就是好的設計。

金藝珍熱愛伊夫.聖羅蘭和馬修.威廉姆森(Matthew Williamson) ✽ 的粉色,愛穿色彩濃烈的衣服。她喜歡的時裝風格與追求簡約現代設計的公司走相反的路線。普通人不敢嘗試鮮豔的粉色洋裝她穿起來很好看,她笑著說自己喜歡的衣服都沒人買,一直到打折結束都買得到。

她主導著紐約最高級奢侈品牌的形象,稍微離開一下,等待她指示的案件就堆滿了辦公桌。在成為公司的核心骨幹之前,她在國外的生活中經歷了漫長的內心矛盾和成長的痛苦。但是,正是因為經歷了這段艱難時光,她的生活和工作都得到了鍛鍊,她也變得更堅強了。

對日常生活感到疲憊時,她也幻想著逃離這一切。她愉快地想像自己去一個沒有任何束縛、能和有趣的人一起做夢的廣告公司實習,穿著馬修.威廉姆森的衣服自由奔跑。

本文摘自《像他們一樣工作:紐約人的生存白皮書,向他們學習熱情、創意、成長》

123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