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巨人整隊上陣

文 / 許彩雪    
1996-08-15
瀏覽數 14,300+
科技巨人整隊上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行政院長連戰內閣更替名單中,最被看好的,是一批推動科技的新組合。

新任國科會主委劉兆玄、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科技顧問組召集人楊世緘,加上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最近被部分學術界人士喻為「三巨頭」。

劉兆玄九年前回國,由國科會而大學、交通部,再回國科會,決策民主、果決、迅速抓到重點的風格,已為他自己建立特殊的行政資歷評價。從科學園區起家,經歷工業局長、經濟部次長,而到政務委員的楊世緘,累積了科技產業管理經驗。兩年前回國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的李遠哲,則無疑被認為是發言最具分量的科技人。

把人找出來

「劉、李都是中心型人物,楊則是幕後折衝。」一位大學校長觀察。而他們的動靜舉止,將影響台灣每年四百餘億台幣科技預算走向。

楊世緘在科技顧問組負責科技預算最後把關位置、推動國家資訊通信基礎建設(NII)、產業自動化等提升國家競爭力有關的項目,以及高科技產業如生物科技、多媒體、精密機械、特殊材料、國民電動車。

劉兆玄推動科技資源重新調整。每四年舉行一次的全國科技會議,將在年底召開,他將端出國內第一本科技白皮書,勾勒跨世紀的科技發展藍圖。

李遠哲就任後致力為中研院爭取穩定的科技研究環境,更在最近的院士會議痛批國內亂象,鼓舞中研院同仁應走人社會,負起社會改造的責任。

這幾個人的搭檔,會呈現什麼樣的科技新風貌?擺在他們面前的首要考驗,是如何解開科技發展體系長久以來,上、中、下游資源運用無法有效加成,行政單位各自為政,調子不一的困局。

科技教父李國鼎不在其位已近八年了,這八年卻是科技行政體系最受詬病的時期。許多科技界人士對照這幾年政策窒礙難行亂象,與其說懷念強人時代李國鼎肆意揮灑政策所形成的影響力,不如說是期待強人之後,能有一套科技政策運作的新模式出現。

「如有個組織,能理出將來幾年往哪個方向走、會碰到哪些問題、如何解決,能事先收集情報,整個安頓下來,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好像大家都很漂浮,今天做,明天好像不對了。」工研院一位研究員深有感觸地說。

「把人找出來,政府給予承諾,賦予組織權力,立法院不用每年推翻它。」這位科技人強調。

無法繼承的影響力

事實上,國內政治形態不成熟,不僅影響高科技投資興趣缺缺,連這批強調科技精神的科技領袖,也被困在漩渦裡。

當初憑著李登輝總統一句「台灣可以做衛星」,不顧各界爭議未息就匆促成軍的太空計畫,早已成為國科會的燙手山芋,計畫內容一再修正。

從五年前成立太空計畫室籌備處,前後不同梯次回國的太空科學家,彼此指責對方「外行」、內部失和的情形,就時有所聞,幾年來更演變成派系鬥爭。

內部問題重重,導致許多工作進度落後,上一任國科會主委郭南宏上台後,曾採取緊迫盯人方式,大幅改組人事,每週親自主持業務會報,仍然無法根治人事問題,一些「太空人」陸續離職返美。而外界覺得,沒有一位主事者會敢真正面對太空計畫室的問題。

直到最近,上任不久的劉兆玄,才明快地提出將全面檢討衛星計畫,聘請公正第三者組成專案小組,針對太空計畫室組織與衛星實驗功能,提出長程、有效益的太空政策調整做法。太空計畫室積壓多年的內部管理問題,終於被搬到檯面上來。

李遠哲則是為時豐時枯的研究預算和缺乏研究人力煩惱。民國八十一年以前,中研院預算每年多是雙位數成長,民國八十二年以後卻只落到五%以下,今年更僅有一.七四%成長率。為了今年所編購買垃圾車的預算遭行政院刪除,李遠哲還自掏腰包買了一輛載卡多送給院方。

一位科技界人士指出,李國鼎過去對政府各部會、國營事業、銀行體系到民間企業、創投,都可以動員,交錯運用體制內和體制外資源,為科技產業奠基。那時,政治是一股支持力量,如今政治卻是干預力。

交通大學校長鄧啟福曾觀察到,李國鼎是因個人條件使他具影響力。「他不停吸收別人長處,品德使人敬佩。常有國外回來的人找他,他若覺得此人好,就會推薦他去見一些人。」他說。當時他有蔣經國、孫運璿全力支持,這樣的位置也是後任者沒能發揮像他一樣影響力的原因。「影響力是執行法定權力的來源,不是可以繼承的。」鄧啟福說。

民國六十五年,孫運璿在財政困難的情況下,仍然砸下數百萬元研發半導體。當時冒了風險,立法院配合,國內也無此產業,所以成果突出。環境變了,民間業者已逐漸站起來,「今天一個次微米計畫,政府投了將近六十億元,結果衍生出世界先進公司,並沒有鶴立雞群的效果。」工業局長尹啟明說。

何不相信民間?

許多業者批評,一些大型計畫卻仍握在政府手裡。一位電腦公司總經理就舉例,政府要做戶政系統,單獨議價給資策會,結果它賺了大錢,民間業者卻仍苦哈哈。「為什麼不相信民間可以做?我們留了這麼多人,根本沒有生意,輪不到我嘛。」他指出,美國一個系統整合公司可以做到一百多億元的規模,台灣軟體業卻仍然在中小企業規模打滾。

新科技行政體系,面對的是不同的科技環境,政府必須角色轉變。「今後需要的是強調共識、觀念保持彈性、接受新資訊能力強的人。」曾在國科會企畫處任職的鄧啟福說。

許多人看出,李遠哲、劉兆玄、楊世緘,若再加上受李遠哲邀回國的教育部長吳京、工研院董事長孫震,協調性十足。能否因此結成穩紮穩打的領導團隊,從教育人才到產業技術開發,對國內科技發展土壤再施肥精耕,則更是各界期待。

劉兆玄和楊世緘受訪時,就不約而同表示,他兩人經常接觸,較易形成政策上的共識。「我們會一起建議院長,對科技投入的分量,希望反映在政府預算、施政上。」劉兆玄說。

對劉兆玄準備恢復國科會委員會功能,楊世緘也表示支持。在科技預算審核多所爭議的預算審核主導權方面,楊世緘也說,理論上主計處請國科會審查,而科技顧問組做最後把關。但在政務委員角色上,他會請劉兆玄一起做最後審核。

國科會與科技顧問組的合作,可預期在處理中科院轉型等重點計畫上顯現。譬如龍潭中山科學園區,楊世緘和劉兆玄正共同籌謀,在資源不損傷之下,像新竹科學園區模式,串連研究院、產業,把國防科技工業和商用高科技產業結合,甚至做好的話,也可以衍生出一家新公司。

「至少我們三個人(李、劉、楊)會有共識。也希望據此形成更多人的共識。」楊世緘樂觀表示。一些人也觀察,集體領導、民主作風,可能會是未來新科技隊伍的最大特色。

需要登高一呼的人

總統大選前,李遠哲就曾公開主張,選後政府的科技組織體制應考慮適當調整。他認為科技行政單位之間,彼此必須協調出一個主導權,以扮演資源協調整合的角色,使科技政策得到穩定支持。而立委柯建銘也建議,應將國科會提升為科技部,統籌政策及資源分配。敏感人士因此認為,科技體制真的要了。

曾任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召集人、國科會主委的現任總統府資政夏漢民,卻以過去經驗指出,部會整合遠比想像困難。

他分析,由國科會主導,國科會的優勢,是有一百餘億的預算資源。問題在於缺乏應用技術人才,無法提出好的計畫。而國科會以一政策單位而有基金、國家實驗室,造成球員兼裁判的缺陷。

若以掌握科技預算多寡來決定領導權,今年已爭取各部會最多科技預算的經濟部技術處,雖然接近應用技術,夏漢民認為,由它來作整合各部會,因為應用目標未盡相同(如環保署和經濟部),整合不易。此外,對和基礎科學介面整合也有困難。

至於行政院科技顧問組,人力、物力都有限,預算只有七千多萬元。「但立場較客觀,對應用技術比國科會強。」夏漢民認為。

政大科技管理研究所所長吳思華則指出另一途徑。他分析,靠資訊或專業整合,也許是較佳的方式。「需要一個稍有權威的科技研究中心,用軟性方式整合。告訴大家一起來做,會有好處。」吳思華說,美國白宮的科技事務委員會正是此種形式。除了官方,他建議學校、立委都可以成立類似的民間智庫。

對新科技隊伍揮舞的空間,不是每個人都樂觀。「現在國科會講話的有效性,還是來自上層的支持。」園區一家半導體公司董事長坦率地指出,對科技環境的問題,「如果李總統講話才有效,就請他出來講吧。」他無奈地嘲諷。

「台灣政務官博士高密度,不缺願景,缺的是將願景融入執行面的人。」新竹科學園區公會理事長孫弘說。

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也表示,此刻台灣需要的是,「一個願意登高一呼,不為自己部門預算打算的人。」

新科技隊伍能否闖出新局,關係著台灣未來科技實力能否進一步茁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