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由不惑到堅定

祝福九歌四十歲誕辰
文 / 一流人    
2018-03-02
瀏覽數 4,850+
由不惑到堅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余光中)

一九八七年梁實秋先生病逝於台北。蔡文甫先生和我悵然若失,兩人商量,應該舉辦某種活動,以彰梁公對現代中國文學的貢獻。梁公在散文和翻譯兩方面均有重大的成就,所以我們創辦的「梁實秋文學獎」就分成兩項:散文獎和翻譯獎。我就負責主持翻譯獎項的譯詩組:梁公是我一生志業的恩師,當仁不讓,我不能不接下這一肩任務,並且邀請了彭鏡禧和高天恩兩位名家,組成歷久不衰的「聖三位一體」。三位合作十分愉快,我也主持了二十多屆,並無人前來「踢館」。

九歌出版社已出書四十年。這些年來,我的書先是由洪範出版,後來就轉交九歌印行。洪範的葉步榮先生帳目清楚,按期報告銷售數字。九歌核算版稅也很認真。蔡文甫先生在這正規書籍慘淡經營的廿一世紀,竟然對我的信心不減,一本接一本面不改色地出我的書。坊間將這些正經書美其名為「常銷書」。時至今日,還一口氣推出了我的詩集《太陽點名》、《守夜人》;文集《粉絲與知音》、《從杜甫到達利》。

孔子回顧一生,自謂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他閱世只有七十二年,還不足以論「古稀」之得失。九歌在文甫兄低姿態、陳素芳高效率的經營之下,今年也已臻不惑之境,在今日大力支撐文運的好出版社之中,值得我們慶賀。

我認識文甫兄,前後共歷六十年,最初是由王敬羲介紹。敬羲兄才氣很高,潛力很富,結果卻是歉收,太可惜了。比起他來,文甫兄似乎有欠新銳,但行百里者半九十,沉得住氣,終於豐收。文甫兄比我更長壽,也和我一樣重聽,現已退休,九歌大業的重任,落在後一代的肩頭。

我認識素芳,當然較晚。其初她竟是溫瑞安寨主的部下,與吾女幼珊是同僚。但是她成熟得很快:加入九歌之後,她在文甫兄的信任之下,不但帶大了九歌,也因九歌的磨練而指揮若定。我在九歌出書,從封面設計到封底介紹,她處理得都很得體。這說明了她真是將吾詩讀通透了。

九歌慶四十歲,另有一解,來自英文。Forty意為四十,但其引申語fortitude則意為「堅強不屈」。謹以此語為九歌祝福。

作者簡介:余光中

一生從事詩、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寫作的四度空間,詩風與文風的多變、多產、多樣,盱衡同輩晚輩,幾乎少有匹敵者。從舊世紀到新世紀,對現代文學影響既深且遠,遍及兩岸三地的華人世界。曾在美國教書四年,並在台、港各大學擔任外文系或中文系教授暨文學院院長,曾獲香港中文大學及臺灣政治大學之榮譽博士。先後榮獲「南京十大文化名人之首」、國立中山大學榮譽文學博士、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之貢獻獎、第三十四屆行政院文化獎等。現為國立中山大學榮休教授。

著有詩集《白玉苦瓜》、《藕神》、《太陽點名》等;散文集《逍遙遊》、《聽聽那冷雨》、《青銅一夢》、《粉絲與知音》等;評論集《藍墨水的下游》、《舉杯向天笑》等;翻譯《理想丈夫》、《溫夫人的扇子》、《不要緊的女人》、《不可兒戲》、《老人和大海》、《梵谷傳》、《濟慈名著譯述》等,主編《中國現代文學大系》(一)、(二)、《秋之頌》等,合計七十種以上。

(圖片:蘇義傑攝)

由不惑到堅定

本文節錄自:《九歌四十: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一書,李瑞騰、陳素芳著,九歌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