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昨逃難今大啖 十九世紀的極地探險

文 / 一流人    
2018-01-08
瀏覽數 4,150+
昨逃難今大啖 十九世紀的極地探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月五日,星期六。今晚,每個人都全副武裝,不但穿戴整齊,而且所有的必需品不是放在身邊,就是掛在身上,隨時準備一聽到警報聲,便往冰上跳。早上五點半,斯維德魯普叫醒我,說冰丘剛剛觸到法蘭姆號,並大力朝我們壓下,這會兒已經到了欄杆的位置。我還來不及猶疑,就聽見冰塊在外面發出如雷的崩垮聲,彷彿世界末日。我跳了起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叫大家立刻將所有的糧食都搬到冰上,然後把所有的毛皮和其他裝備搬到甲板上,萬一必要時,可以往船下丟。一整天過去了,但冰塊一直沒有動靜。我們做的最後一件事,是把吊在左舷下方的汽油小艇放到冰上,拖往大冰丘。到了晚上八點,我們正在慶幸冰壓總算過去了,沒想到就聽到下方再度傳來雷鳴般的撞擊聲,情況比先前有過之而無不及。我飛奔上去,看見大塊的冰雪朝我們撲來,然後懸倒在船中央的欄杆和遮棚上。與我一起衝上來的彼得,抓起一隻鏟子,二話不說地衝過遮棚,跑到半甲板前方,站在冰的中間,開始挖掘,我也隨即跟了過去,看看情況到底有多嚴重。結果我看到的景象比我擔心的還糟,想要用鏟子對抗這個敵人根本是螳臂擋車。我叫彼得回來,並說︰『我們最好先把所有東西都搬到冰上再說。』我還來不及說什麼,冰脊又再度聚集了力量,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朝我們襲來,彼得在又一次的震盪之後笑著對我說︰『差點把我和鏟子的老命都給丟了!』我火速衝回主甲板,在路上碰到摩格斯塔,他正拿著鏟子往前跑,我立刻叫他回頭。我在遮棚的掩護下朝艙口梯跑去,我看見棚頂已經在冰塊的重壓下出現彎曲現象,冰塊不斷衝越遮棚,然後撞碎在欄杆和舷牆上,情勢危急萬分,我想冰塊隨時都會把這條通道堵住。好不容易抵達下艙,我命令全員到甲板集合,但不要經過左舷門,而要穿過海圖室從右舷方向上去。我要大家先把擺在大廳裡的袋子搬上去,然後再處理已經放在甲板上的那些東西。我很擔心,如果左舷方向的艙門無法一直保持緊閉,冰塊很可能會突然從舷牆或棚頂崩落到甲板,然後一路灌進左舷門、塞滿通道,最後衝下艙口梯,到時,我們就會像陷入捕網中的老鼠,無路可逃。沒錯,引擎室的確有一道樓梯可通往甲板,但是洞口非常狹窄,想要提著行李穿過那裡非常困難。再說,如果冰雪真的大量落下,誰也無法保證它能暢通多久。我再度跑上甲板,將關在『城堡花園』(靠近左舷的一塊封閉甲板)中的狗兒放了出來。牠們眼看遮棚上堆滿冰雪,隨時都可能塌下來將牠們活埋,不禁嚇得頻頻哀鳴。我用小刀將綁住牠們的繩子切開,牠們立刻飛也似地跑下右舷舷梯。」

「與此同時,大家紛紛將行李從下艙搬了上來。在這個節骨眼上,根本不需開口催促他們,震耳欲聾的冰塊撞船聲已經替我這麼做了。在黑暗與恐懼中,船上一片混亂,雪上加霜的是,大副在慌忙中把燈弄熄了。我必須再次下去拿東西,我的芬蘭鞋還掛在廚房烘乾。當我抵達時,冰塊的情況已壞至頂點,半甲板的橫梁在頭上唧唧作響,我真的相信它們隨時都可能掉下來。」

「大廳和床鋪上的行李迅速搬運一空,甲板上的東西也一樣,然後,我們開始在冰上搬運物品。冰塊的咆哮聲和撞船聲十分巨大,我們幾乎聽不見自己講話的聲音;不過所有事情都發生得很快,過程也還算順利,過沒不久,我們已抵達安全之地。」

「我們還在冰上拖拉行李之際,冰塊的推擠運動總算停了下來,一切又回復到先前的寂靜狀態。」

「天啊,這是什麼景象!法蘭姆號的左舷幾乎完全埋在雪中,唯一能夠看到的,是遮棚突出的頂端。如果當時我們任由汽油小艇掛在吊艇架上,而沒將它卸下,現在想必是難逃毀滅的命運。吊艇架整個被冰雪掩覆。奇怪的是,不管是火還是水,對這艘船艦都莫可奈何;如今它又絲毫無損地熬過冰的襲擊,依然挺立於浮冰之上。在這一連串的災難之後,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命運在等待著她?」

「晚上,隊友們痛快地享受著蛋糕、甜點,並極度瘋狂地抽菸、慶祝。他們顯然是體會到人生得意須盡歡,下回想要在法蘭姆號上這樣慶祝,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呢。」

「左舷外的確是一條大冰脊,冰塊之大令人震驚。船艦的傾斜程度前所未有,將近有七度之多,不過從上一次的冰壓之後,船身已恢復了一些,所以我們很確定她已掙脫冰塊的包圍,開始重新浮升,一切的危險都過去了。總而言之,這只是一次『無事瞎忙』的虛驚罷了。」

「一月六日,星期日。安靜的一天,從昨夜開始不再有擠壓。早上,大夥都睡到很晚才起床。下午,眾人忙著將法蘭姆號從冰裡挖掘出來,費了半天工夫,我們總算把從船尾到半甲板的欄杆清理乾淨,不過遮棚還是壓在一大塊巨冰之下。它的位置是在前桅支索的第二段繩梯之上,而且整整高出欄杆有六英尺之多。遮棚沒有被壓垮,真是奇蹟,不過幸好它沒有垮掉,否則很多狗兒的命運可就未卜了。下午,史考特韓森做了一次天象觀測,發現我們的位置在北緯八十三度三十四分。哈哈!我們又朝北跨了一大步,比星期一前進了十三分,再度刷新至今為止的最北紀錄。不用說,晚上自然又是一場慶祝,大家分享了一大盆水果酒、乾果、蛋糕和醫生的雪茄。」

「昨夜,我們才拖著行李逃難,今晚,我們卻在大吃大喝,命運之多變,由此可見。」

昨逃難今大啖 十九世紀的極地探險

本文節錄自:《極北之旅:維京末裔挪威探險家南森極地遠征實錄》一書,弗瑞德約夫.南森(Fridtjof Nansen)著,汪仲譯,馬可孛羅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旅遊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