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皮克斯看相互制衡

文 / 一流人    
2018-01-08
瀏覽數 4,050+
從皮克斯看相互制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羅伯.庫克(Rob Cook)在新創公司和皮克斯時,都以軟體商品獲獎無數,其中包括頒給軟體的第一座奧斯卡獎。庫克擔任皮克斯軟體開發副總裁時,他和同事開發3D動畫軟體RenderMan,這是一款用於所有皮克斯製作影片的商品。皮克斯最近推出的二十六部電影中,就有二十四部影片贏得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如你所想,多年來庫克已經蒐集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見解,其中包括與電影製作人緊密合作,以及看到他們如何表現創意並符合最後的期限。他領悟到皮克斯做的許多事,與新創公司甚至老字號公司開發創意商品的方式很類似。

皮克斯的每部電影都有導演和製片。導演負責故事的所有創意層面,製片負責預算、時程表、符合最後期限和成本管理。導演「負責」電影,但不包含預算,製片「負責」預算,但不包括電影,兩人地位相當。導演不能說:「太糟糕了,不管怎樣,我都打算花更多錢。」製片不能說:「太糟糕了,你必須刪掉這個場景。」這種關係有用,是因為他們彼此相互制衡。

布萊德.博德(Brad Bird)執導電影《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時,約翰.沃克(John Walker)為製片人。《超人特攻隊》是皮克斯製作第一部挑戰人類皮膚與髮絲擬真的電影。這部影片需要技術來模擬真人動作、實際的皮膚、衣服和頭髮。博德承認,由於技術的關係,「這部電影造成的壓力讓工作室全體人員都不寒而慄」。比方說,片中一個主角小倩(Violet)是常用頭髮遮住臉的害羞女孩。問題是:沒有人曾經設法弄清楚如何模擬真人的長頭髮。

沃克指出:「這個問題讓整部影片的進度停擺,我們一直在努力,不斷地嘗試再嘗試......就是沒辦法做到。最後,我們召開一個首腦會議,請那些負責處理模擬器(讓髮絲飄動)的大人物一起與會,他們跟我說:『約翰,你知道嗎?我得告訴你,模擬真人長髮在目前還只是理論。』哇!已經快到最後期限了!還說只是理論?電影不到一年就要上映了。這是什麼意思,只是理論?」

所以沃克告訴博德,為了完成這部電影,小倩這個角色必須改成短髮。但對博德來說,小倩的頭髮對她的性格至關重要,不能讓步,他態度轉為強硬。後來壓力落到了模擬工程師身上,但他們接受這個艱難的挑戰,最後小倩的頭髮看起來就像真髮一樣美麗極了。

但是博德跟沃克的爭論並非每次都贏。例如,他真的希望超人家庭裡的嬰兒小傑(Jack-Jack)在電影結尾時能變形為某種黏性物,但是要開發出正確的外觀和質感,需要兩個月時間。博德和沃克為此爭論不休,但在兩個月後,博德退讓並同意刪掉黏性物的想法。

藉由賦予導演和製片同等權力,皮克斯避免創意和效率之間的緊張關係,讓兩者取得平衡並時常出現新的解決方案。庫克明白這種做法不只與電影相關,他在自己創辦的軟體新創公司和皮克斯的軟體小組裡,都看到了功效。基本原則都一樣,也是想嘗試建構創意新商品團隊都必須遵守的重要原則。

當聽到庫克的見解時,我明白導演比較偏向「為什麼/有潛力」的心態,而製片比較偏向「如何/最好」的心態。在開發創意商品時,這兩種考量不斷競爭。但是,你可以設計兩個權力相當的角色來互相平衡,而不是建構任務來讓「如何/最好」或「為什麼/有潛力」一方勝出。

從皮克斯看相互制衡

本文節錄自:《創意的偏見:為什麼領導者總是渴求創意,最後卻拒絕創意?》一書,珍妮佛.穆勒(Jennifer Mueller)著,陳琇玲譯,寶鼎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傳產國際財經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