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淚天倫

文 / 許彩雪    
1994-07-15
瀏覽數 12,600+
淚天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統家庭倫理關係在二十世紀末的台灣,正遭逢空前劇烈試煉。

依據聯合國一九八四年全世界普查,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人每十萬人有四七.三人自殺的比率,比新加坡的二九.二人、美國的一九.三人,高出許多。即連面臨高齡化社會高壓的日本,老人自殺率(四五.七人)也排在台灣後面。

內政部新近完成的一份調查更指出:全國一四八萬個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中,有一四%處於獨居生活,換言之,全台灣共有二十萬個老人缺乏親人陪伴照顧。

去年,全台灣有三萬對夫妻在地毯的另一端分道揚鑣。台灣離婚率(一.四一%)居亞洲四小龍之首,也比二十年前成長四倍。台北市的離婚率更直追東京、新加坡、巴黎之後。與此相關的,單親家庭從五年前的八%上升到一0%,也就是說,台灣每十個家庭就有一家小孩只有一位家長。

台灣受虐兒童數字每年扶搖而上,這幾年更成熱門話題。根據中華兒童福利基金會統計,民國七十八年七月到七十九年六月一年,有四二五個兒童遭受虐待而被舉發;去年七月到今年三月不到一年間,更又新增到七九七件,比當年成長了八七.五%。四年多來,共有三0五三個兒童列入受虐記錄。基金會進一步分析,「父親」居施虐者中的罪魁,去年度,有超過一半的受虐兒童是遭受來自父親的虐待。

現實生活裡,一齣齣「家庭倫理大悲劇」正活生生地在社會各角落上演。

鄧如雯殺夫的公論還未有個了結,殘暴父親將兒子雙腿打斷的寫實劇又喧騰擾嚷。「報章上這個媽媽捐肝臟給兒子,那個媽媽用棉被悶死女兒,有時候真覺得很錯亂。」中華兒童福利基金會主任洪健胤形容目前家庭倫常呈兩極化發展。

「吶喊文化」

「百善孝為先」、「父子有親」、「家和萬事興」等家庭倫理傳統雖仍在台灣的中國人心中梵唱,數據背後透露的事實卻充滿了諷刺。

當家失去了傳統倫理依恃,在現實裡迷失,政府為響應今年聯合國國際家庭年而舉辦歌舞嘉年華會,行政院長連戰夸夸其言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重視家庭倫理的民族,要國人認知家庭的重要、順應國際潮流珍惜自已的家庭,孫叔叔苦口婆心在螢光幕前勸告青少年別在街頭流連……,都成了社會學者陳秉璋形容的「吶喊文化」;「創意者……在痛陳現實文化或道德的衰退或墮落,又慷慨地歌頌理想文化或道德後,提出的三字經式的口號文化與道德。」

面對扭曲的家庭內涵,許多人不禁開始質疑:「回家,就有家庭倫理了嗎?」

在同一屋簷下,有多少倫常之變正在震盪屋宇?又有多少種倫理是因為不變而腐蝕了屋脊、梁柱?

台灣經濟朝現代化急速變遷,加快了倫常觀念溶解的秒數。

傳統家中權釁徵的老人,在這個變動過程裡是直接的受衝擊者。

住在苗栗的莊贊今年年高九十,年輕時戮力耕作存積的數分地,早就畫給三個兒子名下。前兩年都市計畫馬路開到家附近,還種著花草、竹林的土地馬上值錢起來,幾十年前一坪不到五十元,今年建商卻願用一坪五十萬向他們購買。莊老先生不願還築在土地上、也是他和老伴唯一棲身之所的舊厝被連根拆毀。三個兒子中住在台北的老大、老三對這筆發財買賣不置可否;但賺錢動機卻戰勝了在銀行任職的二兒子,他終究瞞著莊老先生賣了名下土地。

怪手來了,把莊家數十年來做為年年家族團聚的大廳拆了一大半。「我求他(老二)等我們「老」了以後再作打算,他為什麼等不及?暮色昏黃裡,八十幾歲的莊老太太想起以後再沒有一處地方可以讓孫、曾孫子女滿場繞,頓時哽咽起來。

在旁兀自生氣的莊老先生一聽旁人問起以後要住哪兒,重燃起怒火:「他到處跟別人講要接我們去住,但是怎麼從來沒有對我提起?」坐在灶腳旁懊熱的房間裡,兩老不敢想像工地開工後,原本寧靜整潔的這一方天地會變成什麼樣?

傳統糾結

處在新舊夾縫中的中生代,對急速社會變遷對家的傳統價值的拉扯,也感到無所遁逃。即使可能只是細細的撕裂,隱隱的痛。

查太太是一個四十歲的客家婦女,與河南籍的丈夫帶著三個女兒,胼手胝足在台北木柵建立了一個小家庭。年高八十的雙親每個月由查太太各自立業的三個哥哥輪流奉養,其中二哥就住在她斜對門,她更可就近常與父母見面。她的公公是退伍榮民,每個月可領上數千元補貼。往上看,夫婦倆的雙親奉養責任不構成問題。

往下一代看,「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傳統觀念讓查太太至今仍有缺子的遺憾,但卻也不願意為了得子無限制地生下去,夫婦倆早動了手術。「老了以後誰來養?」查太太想過這個問題:「看她們姊妹那一個比較孝順吧?……」將來如何安老的疑慮,似乎仍然是她的隱憂。

教育部麾下的新竹市家庭教育服務中心,曾經接過一個婆媳不合、媳婦求助的案例。三十多歲的陳太太,和先生結婚後,婆婆固定三更半夜直闖他們房間,說是要檢查兒子有沒有蓋被。孝順的兒子在婆媳的齟齬過程始終與母親站在同陣線,不肯跟太太搬出去,最後甚且鬧到要跟太太離婚。

「你能想像二十世紀末還有這種古早連續劇情節嗎?」盤坐在諮商室地毯上,家服中心年輕的義工媽媽張秀珠感歎現代「休妻」案中母子、婆媳。夫妻關係糾結的荒謬。

坊間因為家庭問題而開設的成長團體、輔導班日益興盛。新竹家服中心切進科學園區的過程,才發現原本只在上人際溝通、壓力疏解課程的園區員工,對「家庭溝通」課程的需求量其實非常大。

教育部社教司專員陳螢郁統計各縣市家服中心個案種類發現,夫妻關係困擾、親子關係困擾、家庭氣氛及家庭關係三項,是所有家庭問題中最嚴重的。

以今年四月的全省輔導個案分析,婚姻問題中又以夫妻溝通與調適(八十九件)、外遇(六十四件)、夫妻暴力(二十四件)問題最頻繁。

親子關係中的前三項惱人問題則是:子女學業及學習困擾、管教方式、溝通技巧。另外,公婆媳、岳父母女婿關係及手足關係問題,更不時煩亂現代人的心。

諸多問題或現象的背後,顯示中國家庭的本質正在接受挑戰。

不少人認為,台灣家庭倫理的大翻轉,是向資本主義更靠近的過程。不獨台灣如此,五月二十八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就指出,包括台灣等亞洲新富國家的傳統家庭,正在經歷長期困擾西方家庭的問題。它還以此暗諷李光耀倡言儒家倫理為亞洲獨特資產的說法是自縛手腳,向過去看齊。

在是非間摸索

「傳統大中華文化的基礎是家庭,沒有個人。」台灣不少女性主義者、人權主義者早就對此大加撻伐。以往家庭關係就是權力關係;上對下、尊與卑。為了打破這種權威關係,他們喊出:「先做人,再做女人。」「孩子是國家的財產。」

「剪斷情緒臍帶和我們的父母分離,才能治癒自已的「受害童心理和精神。否則,只能僵死在千年來的大中華文化的強迫性上下關係中,於「施暴者」和「受害者」一個位子上相互挪動,而耗掉一生的大半精力。」聽來驚世駭俗,但婦女研究者賴玉枝說得誠懇。

傳統解體、加上外來思想引進,可以肯定的是,傳統是保不住了。

一些社會學者更觀察,媒體在解構家庭倫理過程扮演著關鍵角色。「媒體和誰串聯,誰就有力量。」三年前回國就自我設定走小眾路線的賴玉枝也觀察到。事實上,這幾年未婚生子、同性戀家庭等新議題都有賴媒體推助。

從護衛傳統到提倡現代觀念的光譜攤開來了,台灣多數的平常人家卻是在摸索中前進,有人先行,有人居後。而在新舊之間的灰色地帶,倫理風氣的互相感染有時卻讓人無所適從。

倡導單身生活的聲音分貝拔尖,經常帶女性成長團體的賴玉枝卻感覺到,「很多單身「貴族」很不快樂,因為缺乏角色認同的對象。」

「大家都愈來愈沒有耐心調適,動不動就說要離婚。」一位家服中心的義工媽媽擔心一些女性主義者在媒體上太強調個人主義,一些人沒有思考能力,只是盲目接受。

很多家庭倫理直接受到杜會倫理的劇烈波動。

「社會價值觀混淆了小孩,我們怎麼教都不是。」一位家庭主婦無奈地感歎。平時她教導小孩練習做家事,也少給他們零用錢。她讀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後來卻常常質問她:「同學都可以有零用錢,而且都不用做家事,為什麼我要作?」

另一個國中女生上、下學直接回家、念書用功,卻被同學訕笑「幼稚」、「乖乖牌」。在報關行上班,平日很熱中於自我進修的簡良男,聽到兒子「你怎麼不多賺一點錢,別人的爸爸都好有錢」的不滿,常常無言以對。

一位愛孫心切的祖母告誡兒子不要太逼孩子念書,怕他學報上新聞而跳樓輕生。當這位父親把祖母的關懷轉告兒子時,兒子卻回答他:「還有殺父耶……」

「社會方向不對了,」回國專職推廣家庭生活教育的國際家庭生活教育中心主任呂麗絲急速地指陳:「一個沒有家庭生活的政客回家後,會把家庭搞成什麼樣?」

問題出在中國封建餘毒或者是西方文化侵略?

「我們沒有一套家庭政策。」呂麗絲認為錯在缺乏家庭生活倫理教育:「真正扎根在生活上的。」一位教育界人士眼看內政部一個「國際家庭年」就把一億元經費草率花完,而許多家庭問題輔助工作單位經費卻捉襟見肘,覺得很心疼。

新互動關係

轉變中的家庭倫理,該停在哪一個定點?

部分學者認為,在向個人主義靠攏的大潮流之下,仍有一些小範圍的家庭人際倫理,如孝慈的父子關係,是值得留存的。

「新的家庭形式是多元的,」被歸類為激進派的中央大學教授何春蕤則明白指出:「倫理也是多元的。」她甚至認為,「倫理」二字已死,應該是發展新的互動關係,而原則是平等。重要的是在互動過程中,知道、建立彼此的疆界。

何春蕤更進一步指出個人從家庭「解放」的社會意義。台灣要工業升級,必須要有創意的新工作者。這群人要從哪裡來?「還是要從家庭裡培養出來。」只有家庭孕育出平等的互動空間,工廠才可能有自主、創意的工人。從這個角度看,「原有的家庭倫理還要更鬆動,對杜會力開發來講是好處。」

「犧牲與奉獻、權利與義務,都是dirty words(骯髒的字眼)?」賴玉枝卻不以為然。她自認是自由派裡的傳統派:「家的基本精神就是分工合作。」她強調,回到生活實踐、調整自己。多一點人在生活中經營,才是實質的。

許多人相信,透過其實互動,每一個家庭在變動中即使惶惑,也會有一套模式。也許對某些事情很進步、某些事情很保守。固著而不能突破的一點,自然會留下來。

家庭的每一個成員都不再呼喊救命,也許才是家的價值重新浮現的時候。

本文出自 1994 / 08 月號

第09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