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遭海盜截持的沈瑞章終於回家 4度跪謝淚崩

沈妻發表公開信 控訴政府與船東
文 / 聯合新聞網    
2016-10-27
瀏覽數 149,750+
遭海盜截持的沈瑞章終於回家 4度跪謝淚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阿曼籍漁船「NAHAM3號」遭索馬利亞海盜挾持近五年,輪機長沈瑞章昨天下午從大陸廣州搭乘中國南方航空公司班機返抵桃園機場,看到接機的薇閣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李傳洪等人,沈瑞章四度下跪,感謝救命之恩;包括向趕來接機、船長鍾徽德的兒子下跪致歉,遺憾沒能把船長的骨灰一起帶回來。

沈瑞章在妻子楊秀慧及女兒陪同下,於下午一時卅五分抵達桃園機場,上百位記者到場採訪。

沈瑞章一下飛機看到李傳洪,痛哭失聲當場下跪向救命恩人致謝,馬上被李傳洪攙扶起來。走進入境大廳,船長鍾徽德的兒子上前迎接並下跪,沈瑞章再度痛哭失聲,抱著鍾徽德兒子一起跪下,泣訴很遺憾未能和鍾徽德一起回家鄉,也未能把鍾徽德的骨灰帶回來。

情緒稍稍平穩後,沈瑞章向鍾徽德的兒子簡述事發經過。他表示,海盜侵犯漁船時,船長跳出來想保護船員的安全,不料海盜立即開槍打死船長,事發後大家把船長的大體放到船上冷凍庫保存,他已經代替船長把所有的船員帶出來了。鍾徽德的兒子回應說:「我可以理解!」

走到入境大廳,等候的台灣一貫道道親高喊歡迎回家,沈瑞章又兩度下跪,感謝所有的救命恩人幫忙。沈瑞章從下飛機開始,就由妻子楊秀慧攙扶著前進,當沈瑞章講到傷心處潸然淚下,楊秀慧貼心的用紙巾替丈夫拭淚,夫妻之情溢於言表。沈瑞章表示,他出門前妻兒看著他壯碩的身軀有八十八公斤,闊別近五年回家,只剩五十公斤,非常感嘆。

問到回台感覺時,沈瑞章表示內心還是很沉重,因為沒有跟船長一起回來。他也請媒體記者不要再問他被挾持的經過,因為他不想再回想那段痛苦又恐怖的記憶。沈瑞章說,他非常感謝台灣與所有出力拯救他生命的人,讓他感覺到「自己沒有被遺忘」。

至於有記者問到,政府是否有營救不力的情形,沈瑞章激動的說:「不想談這些」,他要感謝所有救他的人。

(本文轉載自2016.10.27「聯合新聞網」,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沈瑞章妻子發表公開信 感謝關鍵幕後者

 

沈妻楊秀慧聲明稿全文:

這一次營救我的老公的過程中有一個關鍵幕後者,因為他的身分很特別,他一直不許我提到他的名字。但是現在我老公回來了,我一定要特別感謝他。正是他在幕後一直默默的指揮與安排營救行動,我老公才能順利回家。

2014年,老公已經被海盜抓去2年,我們家屬在這兩年中一直尋求政府的幫助,但是政府告訴我們,他們不能介入,也不能提供幫助,船公司老闆更可惡,他說他們沒辦法,那是外國船,你去找外國人。可是明明船東就是洪高雄,他在高雄吃香喝辣,卻是這樣對待對我們,正當我們已經陷入絕望的時候,2014年元旦那一天,我們接到一個電話,說與NAHAM3,讓我們馬上去他的辦公室。

我們一進李先生的辦公室,就看到整個辦公室都是NAHAM3的資料,牆上也滿滿的照片,李先生告訴我他是誰,並且說5天前他的北京朋友告訴他這個案子,希望兩岸通過民間合作,拯救船員。他說,他花了3天的時間,看完全部資料,他覺得有希望,就找我們家屬來談。

我問李先生真的有希望嗎,因為我們家屬都覺得沒希望了。他說,取決於兩個條件,第一是耐心,第二是沈瑞章的身體狀況可以等到獲救的那一天。我又問他,可是我們政府不願意幫助,怎麼辦,他說,他會努力說服政府幫忙,尤其蔡正元立法委員非常熱心,已經表示願意提供幫助,這個案子可以通過兩岸合作解決問題。

他告訴我,問題在於,台灣政府看到的是法規法令,看到的是船上掛的國旗,但是大陸方面看到的是9個生還的中國公民,活生生的在索馬利正在遭受海盜虐待。

接下來的兩年李先生會定期告訴我們家屬進展,有好消息也有不好的消息,一直到今年6月份,他突然打電話告訴我,營救工作已經到了關鍵邊緣。從那一天開始,我就一直沒有好好的睡過,一直提心吊膽,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是成功還是不成功,這樣的煎熬的日子,過了好幾個月。

終於10月的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讓我與家人立刻到他的辦公室,他對我說了四個字:準備出發,當時頭腦一片空白,幾乎癱軟在地,大哭的問,什麼是出發,什麼是出發。我很害怕是壞消息,李先生說,營救成功,準備出發接沈瑞章回國。

這一次去廣州,李先生也陪著我們,到了廣州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一次營救行動,海協會王小兵先生是代表大陸方,李先生代表台灣方面,他們到好多國家,好多地方參與談判還有制定拯救計畫。甚至有人還告訴我,如果談判失敗,他們已經做好準備採取很特殊的方式,將人質救回來。

阿曼籍漁船輪機長沈瑞章(右)平安返台,沈妻感謝王小兵(左)的幫助。圖/沈瑞章家屬提供

阿曼籍漁船輪機長沈瑞章(右)平安返台,沈妻感謝王小兵(左)的幫助。圖/沈瑞章家屬提供

所以,我在這裡真的要特別感謝李先生與王小兵先生的幫助。

李先生很早就告訴我,這一次營救工作中,薇閣文教基金會的李傳洪董事長及蔡中信主任,在背後默默提供巨大的幫助,尤其在營救計畫最困難的時候,李董事長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讓整個談判順利進行,所以這幾天我們全家會不斷表達對李董事長的感激之情。

我在這裡也要感謝和展公司徐嘉森董事長他的幫助,還有一貫道與慈濟基金會也發揮慈悲心,始終如一的為我們提供幫助。這一次回來,不是沈瑞章一個人,而是26個人,這些人來自不同國家,但是每個人都是一條條的生命,背後都是一個個的家庭。我在這裡,代為26個活著回來的人以及他們的家屬對台灣善心人士的幫助,再一次表示感謝,感謝、謝謝您們。

另外,由於船公司,船老闆的冷血與無情,是他叫我們去危險海域捕魚,為他賺進大把的金錢,他在高雄過著奢華的生活,我們這些可憐的船工卻在忍受海盜的生不如死的折磨。

洪高雄先生,你好好看看下面這一句話:沈瑞章是民進黨員,但是通過這個事情我也看到,當台灣人有難的時候,就沒有顏色之分,只有骨肉之情。可是你洪高雄到現在不聞不問,我先生回來了,你不但沒有一句慰問的話,甚至連一個電話也沒有,你還在媒體放話,為了逃避責任不斷抹黑罹難與遇害的船員。

洪高雄先生,你的心真的很狠,我們一定要向壞老闆洪高雄,慣老闆洪振能替26個生還者討回公道,也要替3條已經被殺害,與被折磨至死的冤魂,討回公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