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攪擾宇宙興波瀾-成功湖邊散記

文 / 陳之藩    
1993-11-15
瀏覽數 8,300+
攪擾宇宙興波瀾-成功湖邊散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幾乎有三十年了。有一天,我翻閱「現代物理學報」。那一期好像是專為歐本海默過生日,賀他六十整壽。賀詞是由四個人簽名。最後一名是楊振寧,而領銜的則是戴森(Freeman Dyson)。

那一年是一九六四年,距離李楊領獎的一九五七年雖已過了七年,但楊振寧的「楊-密耳定律」盛名,正如日中天;距離一九五六年雖也過了八年,戴森的大作「自旋波」仍是山鳴谷應的時候。我看了他們賀歐本海默的祝壽詞後,向一位朋友開玩笑說:世界上最沒有道理的事就是按照姓氏的頭一個字母來排名。楊振寧的「Y」鐵定是排名最後一個了。好在是賀詞,名次前後無關宏旨;但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戴森這個名字。他之領銜,是因為姓氏的「D」呢?還是他發起的或他起草的?

舊友重逢

韶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轉眼間,歐本海默早就死了。去年楊振寧也七十歲了,台灣好多人為楊過生日。在新竹,當我讀了楊的「飯後自傳漫談」後,忽然想起他與戴森所寫的賀歐本海默的祝壽詞來。他與戴森在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同事,算來有十幾年罷。在去新竹的路上,我還想問一問楊振寧對戴森的看法。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3 / 12 月號

第09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