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特寫」「戲劇化」「未審先判」……無尺度的災難新聞

高雄氣爆一週年 採訪後記
文 / 高宜凡    攝影 / 賴永祥
2015-08-06
瀏覽數 16,450+
「特寫」「戲劇化」「未審先判」……無尺度的災難新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個月因採訪高雄氣爆週年議題,相隔一年後多次重返災區,腦海中不時湧現去年殘破畫面與如今整建大致完工的景象對照。

跟民眾交談時不少人透露,最近有許多媒體大舉南下,準備製作氣爆週年相關報導,大家問的焦點不外乎:現在生活過得如何?還有哪些地方沒修復?賠償金拿到多少?有什麼對政府的不滿?許多媒體更不約而同地問:看到八仙塵爆新聞有何感觸?

無止盡傳遞災難,勾人痛苦回憶

六月底發生八仙塵爆意外,各家媒體不斷轟炸的火海與燒燙傷畫面,或許滿足了收視率的追求,卻讓許多氣爆災民難以入眠。

「最近很多人都開始睡不好,不敢看電視了,」高雄81氣爆自救會總幹事王奇鴻不諱言,前陣子看到電視台不斷放送的八仙新聞,去年那些跟氣爆有關的回憶又開始湧現,已失眠好一陣子的他,現在必須定期回診。

高雄81氣爆自救會會長陳冠榮坦承,至今不敢收看任何塵暴有關的新聞,但想到遭遇莫拉克風災的小林村自救會,去年曾義務來和他們交流經驗,心想如果以後要跟八仙受害家屬溝通,好歹得了解一下細節。於是他上網找到一段塵爆影片,但「手放在滑鼠左鍵很久,就是點不下去,」最後依舊作罷。

同樣狀況也發生在陳冠榮母親、竹東里里長李春桂身上,去年因氣爆遭遇喪夫之痛的她,一年來整整瘦了10公斤,最近才補回5公斤。「現在我都不太看新聞了,看連續劇就好,」坐在自家中藥行後方的李春桂苦笑。

跟氣爆災民詢問對於氣爆一年來的種種,讓我非常自責,「為什麼我們的工作,要一直勾起人家痛苦回憶?」

電視台記者出身的政治大學廣電系主任許瓊文,近年常到媒體授課,呼籲停止過度的災難新聞傳播與負面影響。許瓊文觀察,「現在有稍微好點,媒體起碼不會一看到屍體或血,就馬上報出來,」可是,如今卻流行另一種「可歌可泣」的造神路線,消費傷亡者的人生故事與悲情橋段,甚至有誇大之嫌。

以媒體最愛搶的罹難者告別式為例,多數媒體手法都非常直接,看到哭泣畫面立刻把鏡頭zoom in(拉近),無限傳遞家屬的悲憤情緒。許瓊文到電視台講課時,就曾被攝影記者嗆聲:「你知道什麼叫『戲劇張力』嗎?」認為如此情緒滿溢的激動場景,當然是最好的新聞素材。她當下回應,「我當然知道,可是為什麼要把你的戲劇張力,建立在死亡和人家的痛苦上?」

媒體亂辦案,是否也該負責?

除了誇大效果,不少媒體更愛扮演「裁判」角色,透過版面與頻道直接辦起案來,把不具相關專業與權責的名嘴當成包青天,大膽斷定當事人的罪行或責任,甚至直接告訴觀眾: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又該下台?

這類新聞雖然看起來「爽度」很高,卻忽略了法治程序與主管機關的存在。更妙的是,假使事後結果不如預測,如搞錯了對象、誤把惡人當天使、或卸漏重要的辦案情資,這時候,媒體該不該負起連帶責任?

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這次採訪我們聽到許多氣爆現場一年來的赤裸裸人性,有惡房東趁火打劫,逼承租戶分享氣爆賠償金,否則就要大漲房租,也有住家輕微受損的災民藉故敲詐公益團體,想用免費資源搞居家裝潢、隨意添購昂貴家具,更有不努力復健的傷者,每天躺在床上罵老婆,急著找不同單位的有力人士,到處幫自己爭取補助款。「這種災民的醜惡面,媒體為什麼不報?」一位災區服務工作者如此反問。

這個大哉問,不禁令我難以回答,更想直接請教所有同業:「請問台灣媒體,你們何時能停止既無尺(恥)度、又缺乏專業素養的災難新聞呢?」常面臨天災人禍的台灣,如何從每次慘痛經驗學到教訓?媒體,請先負起你們的責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