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滿月酒》:同志的圓滿

【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文 / Ju Chung    
2015-05-18
瀏覽數 19,300+
《滿月酒》:同志的圓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圖:歸亞蕾在片中飾演憂心忡忡的母親。

《滿月酒》作為一部導演鄭伯昱半自傳作品,先天上彷彿就有引人入勝的條件,加上同志題材,雖然國內外年年屢見不鮮。不過像是《滿》片如此樂觀、又夾雜東西方融合的題材,賣相上似乎佔儘優勢,即便這還是屬於極小眾的影片,但已力求跟大眾對話,進入大眾視野。

筆者因為工作緣故,有幸採訪到導演本人,由他口中得到許多親身故事。包括導演過去曾因失戀,於是毅然決然向自己母親出櫃,當下家庭氣氛雖晴天霹靂,倒也不是完全無法接受。於是在經過幾年後,母親才開始慢慢接受,並在今年,終於勇於向大家談論兒子出櫃的事情。

導演幾次強調,《滿月酒》實際上講的是「母親出櫃」的故事。過去同志片多聚焦在同志本身,如何面對複雜的情感,以及家庭、朋友的眼光等等。不過該片卻將大部分篇幅聚焦在兒子跟母親之間,基本上導演跟同志男友Michael的情感,顯然不是故事要強調的焦點,雖然還是有因為誤會而導致分開,不過比例並不高。

《滿月酒》:同志的圓滿

圖:鄭伯昱(右)作為導演又是演員,首次跟歸亞蕾合作顯得相當合拍。

歸亞蕾基本上是全片的靈魂無誤,從影片宣傳開始,大家看到她留下母親的眼淚,活生生地將一位母親給演活。據導演透露,當初請到她演出時,「亞蕾姐還特地從洛杉磯飛到台灣,只為見我母親一面,學習如何詮釋一位同志母親」,敬業程度讓人相當敬佩。

導演過去曾經在伍迪艾倫的團隊下工作,自己也客串過好萊塢片,知道在導演跟演員的身份之間如何轉換。儘管有網友表示,希望導演能找另外的演員來演出自己可能會更好,不過就實際層面來看,要在華人圈找到英語夠溜,又要能接受全裸、同志情節的演員實在不多,最後受到旁人鼓勵,只好自己跳下去演出。

好萊塢演員Michael雖然在片中演同志,但實際上他有3個小孩和一個疼愛他的妻子。妻子知道他演同志,非但沒有阻止,反而還大肆鼓勵,讓人不禁感嘆胸襟開闊。不過也許是因為國外開放程度,讓電影除了在母親擔憂的部分外,看到一些輕描淡寫的戲碼,彷彿所有問題來了會自動迎刃而解。

《滿月酒》:同志的圓滿

圖:鄭伯昱(左)和男友Michael在片中的感情趨向穩定,少有磨合。

歸亞蕾片中身為一位焦躁的母親,她為兒擔憂,同時又為顧及顏面,不惜要在朋友、親戚中挽回顏面,甚至要有所隱瞞。甚至,在一個父親缺席的家庭中,要肩負起一家之母的責任,內心壓力可想而知。所幸導演在片中實為聰明、不需太多操心的角色,以至於看似全片好像「問題不大」,劇情流暢。

再者,也有網友質疑片中流露一些階級層面的問題。坦白說,我自己並沒有想太多,不過相較於此,「代理孕母」的議題顯然更值得關注。基本上台灣對此並未合法,爭議也很多,而電影在此處理上,自然也比較偏向戲劇層面處理,對於更加現實的問題,也較少著墨了。

更多文章請至【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