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時下暴力》:年輕殘酷新世代

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文 / Ju Chung    
2014-12-01
瀏覽數 19,650+
《時下暴力》:年輕殘酷新世代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圖:《時下》中的攝影風格和色調都透露出「小清新」特質,然而電影本身卻絕非如此,圖為女主角李劭婕。

台灣電影不知從何時開始,就時常和「小清新」綁在一塊。而提到「年輕、偶像、創作力」,也不自覺地想起在台持續蓬勃發展的影視文化。近年來,台片在金馬影展上,也以新導演、新演員項目見長,雖然也有新生代和過去台灣新電影一代「產生斷層」說法,不過創作力、人才源源不絕,倒也是台灣影人的本錢。

舞台劇演員出身的「壹玖八七」,由一群平均年齡約25歲的年輕人草創,幾乎說是「全(電影)素人」團隊。今年浩浩蕩蕩推出首部電影《時下暴力》,讓期待他們的粉絲(好友)相當看好。筆者過去曾在「台大暑期劇展」看過導演廖哲毅的舞台劇,當時覺得該團隊創作力豐沛,且對於故事、節奏和氛圍的拿捏相當拿手。

舞台劇導演(或演員)來到電影,究竟會成了什麼樣的面貌?大家都很好奇。《時下暴力》大膽結合舞台劇和現實穿插的手法,這在一般國片中相當少見,也少有人如此嘗試。雖然面臨的風險很大,好比說會面臨青黃不接的尷尬,或衍生出到底要觀眾看舞台劇還是電影的想法。

有看過日片《告白》的觀眾,對於校園霸凌並不陌生。《時下》剛開始也有這麼點點味道,隨著男主角開始捲入班上女同學的風波,老師們逐漸「現形」,故事開始進入糾結狀態,學生是否始終是對的?老師高高在上的角色是否也隨之崩塌?

《時下暴力》:年輕殘酷新世代_img_1

圖:青春就是可以恣意妄為,號召群眾參與似乎也成為了一件容易的事,圖為男主角呂名堯。

至於不斷穿插的舞台劇,則是結合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的經典劇作《鎔爐》,可說透過一群巫女的故事,來點出電影題旨。而現實中的演員,某些也參與舞台劇的演出,形成有趣的互文。

電影也在今年金馬影展上受邀放映,當時有觀眾認為,舞台劇的穿插有干擾整部片的節奏。當然,也有人認為這是導演決定後的想法,並給予認同。無論是何種方式,都對電影產生極大的作用,或干擾,或是增強戲劇張力也是。

提到「戲劇張力」,男女主角呂名堯、李劭婕都是「台南人劇團」的班底,兩人在其他劇場上也有很好的表現。不過,舞台劇的「戲劇張力」是否能夠用在電影上,卻很值得討論。

《時下暴力》:年輕殘酷新世代_img_2

圖:青春電影中少不了的制服、竊竊私語,以及永不褪色的年輕身影。

有評論提到,演員在舞台劇背景下,表演用力過猛,放到電影來也是相形失色,顯得太過刻意又造作。雖然電影中這部分用得過多,讓電影看起來更加「生猛有力」,但是卻明顯凸顯出缺點,造成觀眾在欣賞電影時情緒斷裂,感到相當出戲。

整體來看,導演替「年輕人發聲」的意圖也相當明顯,不過年輕人寫年輕人的故事,本就應該,也沒有太大的問題,畢竟那是書寫者熟悉的環境,書寫起來也比較有說服力。

《時下》並不是一部小清新電影,相對的,它有更多黑暗、殘酷的一面。至於導演處女作評價如何?還有待觀眾進戲院自行定奪。不過當成品出爐後,有多少人會去在意背後團隊,也值得另一番思考。畢竟,許多觀眾大多管的是結果,而非背後努力的過程。

電影預告:

更多文章請至【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延伸閱讀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