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大地震來的時候

文 / 張弘毅    
1992-10-15
瀏覽數 14,500+
當大地震來的時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談起地震,許多人總是聯想到房屋倒塌,都不知地面陷落也是地震主要的直接災害,甚至可以把大台北變成湖泊。根據歷史記載,一六九四年(康熙二十三年)台灣大地震,台北盆地中央一部分陷落、河水入浸,結果竟形成「康熙台北湖」,後來才因河川侵蝕、淤積而乾涸。

來時天搖地動

地震的另一種直接災害是建築物倒塌、人命死傷。一九三五年新竹「關刀山大地震」,傷亡一萬五千多人(三千多人死亡)、房屋毀損五萬多棟(一七九0七棟全毀)。這場規模七.一、震央在陸地、震源深度僅十公里的清晨烈震,以台中屯子腳一帶受害最重,老一輩形容屯子腳遇難村民的屍體「排滿廣場」。

關刀山大地震災情淒慘,主要是當時土磚造房屋耐震力差,使大多數人被房屋倒塌壓死、壓傷。時至今日,科技帶動建築技術進步,理論上一般建築物的耐震力應大幅提高,實際上都不盡然。

台北市基隆路上,被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地震震損建築結構的惠寶大樓,至今仍在使用。面對法令限制及住戶配合問題,大樓重新改建並不容易,一百二十九戶人家每天仍然進出危樓。大樓住戶曹希成無奈地說:「當然擔心大地震再來,但有什麼辦法呢?」

曹希成自己曾經擔任過建築工地監工,據他表示:事後檢視,惠寶大樓震損原因之一,是大樓柱子箍筋數量太少所致。

其實,因建築商人偷工減料而造成地震災害,已經不是新聞。

例如,七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發生的「一一一五地震」,震垮了台北中和華陽市場,奪走十三條人命,造成惠寶大樓結構受損、裕台大樓傾倒,也嚴重損壞台北景美女中勵學樓。台大土木系教授蔡益超分析肇禍主因,除了結構設計不當,就是混凝土抗壓強度不夠及箍筋數量不足。

勵學樓混凝土原先設計強度是每平方公分可抵抗二一0公斤壓力,但事後化驗,每平方公分竟然只能抵抗九0公斤壓力。「偷工減料這麼多,房子當然垮,」蔡益超說。

蔡益超教授曾計算,一般建築物如依內政部營建署所頒「建築技術規則」設計施工,強震區(如嘉義市)房屋可抵抗0.三「G」的地震而不倒塌。(「G」是加速度單位,表示地震震動激烈的程度),中震區(如台北市)房屋可抵抗0.二四「G」的地震而不倒塌(中央氣象局標準:加速度0.0八G至0.二五G稱五級地震,超過0.二五G統稱六級地震)。

地震大火無情

但是,台灣的建設公司或營造商,是否都按「建築技術規則」設計,並好好施工呢?

台大土木系教授邱昌平表示,以台北市為例,「一一一五地震」規模六.八,但市區起碼三、四百棟房屋牆壁龜裂,幾十棟大樓有裂損,要是像菲律賓規模七.七的地震發生在台北市,「起碼一千間以上房屋會傾倒」,並且「不敢保證有那一棟建築物不會倒」。

邱昌平強調,房子雖可以蓋得非常堅固,甚至足以承受超過規模七.七的超級地震,但是,那必須花費幾倍、幾十倍的建築費用。

台北市屬於中震區,按理發生規模超過七.七的超級地震機率不大,不過,如果真的發生,且地震時間兩分鐘左右,台北市建築倒塌,傷亡的慘狀,「將是人間地獄,」邱昌平形容道。

關於地震引發的間接災害,以火災威脅最大、最直接。根據日本調查,一九二三年關東大地震死亡及失蹤人口近十萬人,其中僅有一0%的人是被建築物或其他物體倒塌、落下所壓死,其餘九0%的人,則是被地震引發的市區大火燒死。

台大附近一家著名電影院經理說到防震措施時回答:「一有地震,我們會立刻把觀眾疏散到地下室。」地下室的確比較安全,可是那是在「空襲警報的時候」;如果地震震垮了戲院,又引發火災,「那麼救援工作將十分困難,」一位消防人員表示。

地震引起的火災比一般火災嚴重,主要和生活環境關係密切。邱昌平指出,像台北市天然瓦斯管線密布,在毫無應變措施的情況下,萬一強烈地震發生,管線因地震破裂引發大火,後果相當嚴重。

交通阻礙救災工作

大火尤其會嚴重威脅人口密度高的都會區。台北市主計處八十年年底資料顯示,大安區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高達三萬一千多人,居全市之冠。東區商業大樓林立,星期天逛街人潮洶湧,是地震時的高危險地帶。

台北市圓山消防分隊的一位分隊長則認為,最可怕的是,台北市目前交通狀況愈趨惡化,萬一市區同時發生多起火警,地震震毀的建築物殘骸又橫阻道路,以現階段消防救災設施裝備,不但消防人員疲於奔命,搶救的情況也很不樂觀。

依他個人經驗判斷,一般火災發生時,大約四0%的台北市民懂得立刻切斷電源、關閉瓦斯;但地震發生時,因民眾驚慌失措,百分比顯然會降低,因此容易引起火災。而國內大樓、住宅的消防設施因維護管理不善,普遍狀況不佳,都是地震火災的危險地點。

「一一一五地震」讓許多台北市民心有餘悸。家住七樓的陳先生,被突如其來的地震晃得心中念頭一閃:「以為真的死定了。」他回憶地震結束的剎那,七樓窗外夾雜一片嬰兒哭聲、汽車防盜器的蜂鳴、遠處陣陣分不清是救護車或消防車的警笛聲。其實其有強烈地震來襲,還能聽到警笛是件好事,因為那表示城市的救災系統功能尚在。

綜合而言,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副教授陳亮全表示,如果某地區木造建築物多、人口密度高、危險業(油漆、礦油、加油站、瓦斯、化工原料)遍布或消防設施欠缺、避難空間(公園綠地)又小,那麼大地震可能帶來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

亡羊補牢有用嗎?

台大教授王執明認為,地震的可怕不在發生或然率多高,「而在我們不注意地震的知識及災害預防工作。」

同樣地震頻繁的日本,防災工作比台灣進步,許多作法也值得借鏡。東京依照各區建築物危險度、人的危險度(人口密集程度)、火災危險度及避難危險度,評估各區的「地震災害綜合危險度」,最低至最高分別從「0」到「四」,這個評估可供政府參考。

陳亮全曾經參照日本的評估方法,分析台北市東區、公館、木柵的「地震災害綜合危險度」,初步判定這三個地區的綜合危險度都是「二」,但是限於人力物力,這項研究迄今仍無法推展到其他地區。台北市到底有沒有危險度「三」或「四」的地區呢?陳亮全頗有保留,但答案顯然在舊市區的某處。

亡羊雖可補牢,這句話卻不見得適用地震防災工作,因為只要一次強烈地震,就能產生永遠無法彌補的傷害。充實地震防災知識,做好防災工作,才能防止「萬一」。

十萬年一次的機會

水庫及核能電廠能承受多大地震,也是民眾極關切的重點。

根據翡翠水庫管理局指出,翡翠水庫的耐震安全性相當高,它可以抵抗0.四「G」的強烈地震,也就是相當規模八.0、震央距離四十公里、震源深度僅十公里的超級大地震。

雖然,國外不乏水壩遭地震震垮,造成水庫下游居民死亡失蹤千百人的例子。但翡翠水庫管理局的一位主管指出:水庫管理局已有類似災變的因應計畫,不過,會造成翡翠水庫崩塌的強烈地震,發生機率極小。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葉義雄同意這種說法,他笑著提醒大眾:「不要那麼悲觀嘛!」

十萬年的機率

核一廠的耐震力是0.三G,核二、三廠的耐震力則都是0.四G。據台電總管理處指出,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至要依照「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規定。核一廠由於興建較早,當初防震設計標準不像現在還麼高,不過台電後來又投資幾十億台幣,做核一廠安全措施改善工程。

台電本身也曾做過「安全性評估」,根據評估的結果,「核電廠每運轉一萬至十萬年中間,才有發生重大事故(包括震災)的可能」。

本文出自 1992 / 11 月號

第07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