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筆記】

資優生的悲歌,台灣頂尖小孩不快樂?

文 / 李雅筑   攝影 / 張智傑   2014-09-23
資優生的悲歌,台灣頂尖小孩不快樂?


在《遠見》一年多的時間,前後製作了三本教育特刊,採訪近百名學生和年輕人,其中包含許多成績優異的高材生們,這些人是大家口中的「人生勝利組」,一路念好學校、畢業後找到好工作,照理說,沒什麼好煩惱的。

不過採訪時,卻發現他們都背負著沉重的秘密。聊起求學經驗和故事,才明瞭,台灣的頂尖小孩,在成長過程中,似乎過得不開心。

今年27歲的蔡宛玲,畢業於高雄女中、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從小就是大家眼中的資優生。目前擔任接棒啟蒙計畫秘書長的她笑稱,之所以開始從事教育相關工作,就是因為自己曾經是最真實的「台灣教育受害者」!

她說,高中時被考試壓得喘不過氣,整個世界被考卷和分數包圍,當她一考完學測,就急著讓自己從升學主義中逃離。當時拿到73級分的她,做了許多功課和調查,認定國企系是最好的選擇,既符合主流價值,也想像自己,應該很適合走這條路。

結果上了大學,她才發現自己完全來錯地方,對於商學類的知識很無感,倒是對社會人文科學和哲學等領域深深著迷。對她來說,理論思想的建構和論述,更讓她體會到學習的樂趣。

因此她修習了好幾門心理系、哲學系等課程,從中,她開始建構自己的價值體系,也回過頭了解,商業上的眾多策略,其實最終是為人類的福祉服務,而非追求利益。

這樣的案例並非個案,也有台大老師曾透露,許多商管學院和理學院的學生跑來修社會系、哲學系等大家眼中的「冷門科系」課程,甚至還有修課學生抱怨:「當初不要考那麼高的分數就好了!」

這個現象反映了兩件事。第一,許多人在大學以前,並未真正有機會了解自己。體制內的壓迫式學習,逼得許多年輕人只將心思放在課本裡,不僅扼殺學習的興趣,甚至沒有時間好好認識自己和世界。

每個人成了教育犧牲品,而高材生天資聰明,卻只能將過人能力鎖在考試裡,甚至因為分數高,一不小心就被明星科系綁架,大學念完四年,還以為自己「天生是這塊料」,限縮了自我的想像。

第二,即使了解自己,卻常受限於家長和社會的刻板觀念,無法就讀真正喜歡的科系、不能走出自己的路。蔡宛玲說,自己認識許多資優生,有的選擇當「叛徒」去追夢,有的則是卡在原本的路上,繼續在原本路上「資優」著,活在別人的眼中。

對於如何選擇科系和人生道路,人人有不同見解,有人說要為未來職場需求、以及社會發展趨勢做準備,因此所謂的主流道路,仍是個正確選擇。

不過身為高材生,或許更應該明白,自己有能力定義何謂「正確選擇」,就看自己能不能勇敢突破框架,在現有的環境裡衝出一條大道,並用實質行動,證明自己的決心。

關鍵字: 12年國教高等教育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