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馬英九:還不到亮底牌的時候

文 / 李慧菊    
1992-03-15
瀏覽數 11,050+
馬英九:還不到亮底牌的時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國統綱領並沒有把港澳列入,為什麼?

答:在我們研究這個問題時,瞭解到香港地區的知識分子有不同意見。我們也跟香港地區的新聞界聊過,他們覺得,香港地區的情況不一定跟大陸完全一樣,不擺到國統綱領裡並不表示我們不關心,或不要收回港澳。事實上,在抗戰勝利以後,政府本來就準備和英國談香港問題,後來是英國並不很熱心,大陸又接著淪陷,才沒有談下去。

去年我們在成立大陸委員會時,特別把原來的行政院港澳小組和大陸工作會報合併,這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港澳小組和大陸工作會報基本上是二個任務編組,合併後下面設一個港澳處來處理港澳事務。

港澳同胞以前覺得,是不是「九七」還沒到,「港澳」就被擺到「大陸」裡面,層次也降低了?現在,他們知道不是這個意思,而且從現在的工作看得出來,我們對香港很積極。

問:另一個考慮是,實質是一回事,但形式上似乎還是有點缺憾,因為在架構或理論層次上是缺掉香港的?

答:我想應該這樣看,香港目前是外國統治下的領土,這應該沒有辦法否認。至於「九七」後,會回歸為中國人統治的中國領土,變成廣義的大陸地區的一部分,就像大陸的其他地區一樣。

但是香港本身又有一些大陸不具有的條件,譬如,它是一個國際化程度很高的地區,是關貿總協的會員,對外有它自己的關稅。我們怎麼來對待「九七」後的香港,是我們面對的重要挑戰。在法律上,我們跟香港之間的關係要怎麼維持?當然這中間還涉及一些底牌的問題,目前還沒有到完全掀開的時機。

我們已經投人不少的人力、物力在研究道個問題,當然也有很多可能的選項。

問:目前政府有一個「我國對港澳問題近、中、長程因應方案」,另外,聽說有一份港澳月刊也屬機密,是嗎?

答:剛開始可能是,但將來我們可能會把「港澳月刊」對相關機關發送,但是港澳問題短、中、長程因應方案可能沒有辦法不機密。

問:為什麼?

答:有些事情,可以公開的部分,我們都在做了。但是對港澳要怎麼處理,我們為什麼要把底牌掀給可能的對手看呢?你說民眾有知的權利,那是不是政府就該透明到不著寸縷的地步?實際上,有些事情不是機密,而是時候還沒有到。

問:大家質疑最厲害的,就是在「九七」之後,如果都按國統綱領來作的話,我們跟香港的往來變得很微妙而且困難。是不是在未來五年之內,會針對香港特殊地位和狀況,另外訂一些方案?

答:港澳問題不必然是大陸問題的一部分,把它擺進國統綱領,並不表示一定能訂出解決「九七」後問題的方法,兩者沒有絕對關係。

「九七」之後如何看待、適應,有幾個因素必須要考慮。

首先要考慮「九七」之前的安排,包括香港政府、大陸方面,及香港老百姓對「九七」之後自主的要求,好幾個因素都還在變動。現在大家即期望我們政府有些安排,這本身就不是那麼實際。換句話說,我們也要看狀況來調整步伐。

基本上,香港的情況和大陸是不一樣的。這個不一樣必須要在法律上作相應的調整,這也是我們研究規畫的焦點所在。港澳問題涉及的層面蠻廣的,譬如飛航、轉口港問題,是交通部「九七」前就必須面臨的;而台灣在「九七」前就完成六年國建,所以我們現就已經在規畫因應措施了。

問:換句話說,陸委會在思考或設計香港問題的解決辦法時,並無任何的框架限制?

答:因為變數很多,勢必要給自己相當的彈性才行,將來中共控制杳港到什麼程度?香港人接受到什麼程度?立法局在「九七」後怎麼發展?美國最近制訂的「香港關係法」對香港會有什麼影響?都有可能出現一些意料不到的變化。譬如現在每年有六萬人從香港移民,其中有四分之一是專業人上,有人說「九七」後會減少,因為該走的都走了,也有人說現在投資都進來,「九七」之後應不會改變。

離「九七」還有五年多的時間,可能更靠近時,情況會更明朗化。當然我們在思考政策時,會預測一些情況發生時的因應措施,譬如機構不撤退,人員怎麼安排,這都要有規畫,這也是港澳政策的關鍵所在。

問:既然還在政策規盡階段,目前派駐在香港的人員是屬於執行新政策嗎?

答:香港不光是台灣和大陸的中介站,它本身就很重要,過去我們沒有有效發展,從陸委會成立之後.才開始比較有系統、有組織的制訂、執行政策。怎樣把政府各相關的力量組合起來,朝向一個促進港台兩地的文化和經濟關係發展,道是目前非常重要的地方。

心理距離遙遠

兩地距離這麼近,為什麼心理距離這麼遠?為什麼從來沒有把對方看成很知心的朋友?為什麼沒有台灣留學生到香港去念書?中間的障礙是什麼?這是我們很關心的問題。

我們看他們,和他們看我們,中間真的是有很多誤會和刻板印象,需要慢慢化解。我們也開始作一些這方面的深度調查和瞭解,希望能找出原因來。

過去我們只是把香港擺在那裡,沒有把它當成擴展關係的對象。現在有專責單位以後,每個月我們開港澳會報,協調一些新的作風,一步步擴大雙方之間的交往。「九七」馬上就要來了,我們說不要撤退,要跟港人一起奮鬥,一定要拿點東西出來啊。難道他們沒有感覺到過去一年來,我們有很大的改變嗎?

問:台灣對香港而言,利益何在?

答:當前台港間的關係基本上是互利互惠、相互依存的,尤其台灣對香港而言,更有雙重的利益。在經貿、交通、金融、旅遊方面,目前台灣是香港的第四大貿易夥伴,去年台灣訪客近一百四十萬人次,占到港旅客首位。台港班機往來每週二九0班次(包括貨運一百班次),國輪赴港每週四十八班次,而且購買力極強。這些都可促進香港的經濟繁榮。

此外,政治利益方面,自港澳前途問題發生之後,中共即以「一國兩制」模式,企圖「一石兩鳥」,除希望暫時安撫港澳同胞的恐懼與不安外,其最終目的即妄圖以此模式解決所謂的「台灣問題」。因此,事實上唯有維持台灣的安定繁榮,中共才會在對香港政策上信守諾言,維持香港的自由、民主與繁榮;同理,中共只有信守諾言,才能顯示「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可行性,也才能藉此對台灣進行統戰。因此,台灣與香港之間,不論在政治或經貿方面,都有一種微妙的依存關係。

問:有些香港的駐派人員覺得,相較於美、日,政府對香港關係的資源似乎還不夠,你的看法如何?

答:這在短期之內無法扭轉。但是過去一年來,包括我在內,從事港澳工作的人,都認清一個事實:香港跟別的地方不一樣,我們叫香港「同胞」,而不叫「僑胞」。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所以處理也不能完全一樣。

以前是沒有發展出有人替它講話的關係,而美、日方面都有;現在有陸委會替香港講話,我們還可以跟各部會協調,「注意力」也是一種稀有資源,每個月開一次會,就創造出一個情境,大家必須把注意力放在港澳問題;有了注意力,就有人、有錢可以解決、改變一些事。一、兩年下來,很多資訊的取得和交流,都在進行之中。打一下,就凹一塊,不是完全沒有結果。香港對我們的印象不就正在改變之中嗎?

問:長久以來,派駐香港的各單位人員彼此不能協調,而造成推動工作的阻力,以後會不會有一些統合的作法?

答:有一些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我們的作法是,各部會逐漸透過工作、人員的調整,一方面調整陣容,一方面在工作上求新、擴大領域,透過工作逐漸整合。往後應該可以克服意見分歧的狀況。至少國內方面,透過港澳會報,有些共識已經慢慢建立起來了。

彼此諒解

問:有些對台灣有感情的香港政界人上,也希望政府和香港能多加強非正式的溝通管道,這方面的進展如何?

答:在有些技術問題上,雙方其實都有諮商,彼此保持低姿態進行溝通。他們也瞭解我們沒有任何動機要搞什麼,因為這對雙方都沒有什麼好處。這方面的諒解在慢慢擴大當中。因為你做一次,大家覺得滿意,事情就可以繼續。這方面黎昌意總經理做得相當賣力。

除了政府之外,我們也希望民間能關心。

問:怎麼樣能引起商人也關心?

答:商人會看「九七」問題,不能像日商和美商一樣放心投資;但另一方面,他們也在看政府怎麼因應局勢,所以,未來我們會跟各界共同研商。譬如全國經濟會議,我們就丟出一個問題:「九七前後港台交通、金融的因應措施」,讓大家腦力激盪一下。

問:有些商人把香港看成過渡的地方,等兩岸三通之後就不必注意香港,政府又怎麼說服他們?

答:這方面可以看看美國、日本。他們還沒和中共打交道前,在香港一直有投資,之後有些觀察家認為,大陸開放後香港地位會下降,但是到現在有沒有降低呢?並沒有,可見香港作為China Watcher的地位不會有很大變化。這點我們很早就體會到。

(李慧菊、許彩雪採訪,許彩雪整理)

本文出自 1992 / 04 月號

第07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