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威士忌的故事

文 / 林蕙娟    
1992-02-15
瀏覽數 17,350+
威士忌的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蘇格蘭人,給了世人電話(貝爾)、電視(貝爾德)、蒸汽機(瓦特)、「國富論」(亞當史密斯),還有蘇格蘭人心目中的「生命之水」--蘇格蘭威士忌。

遠赴與台灣相隔八個時區的蘇格蘭,在釀酒廠最多的北方高地驅車遊,彷彿駛入梵谷的畫中。儘管天氣時常陰沈溼冷,卻無法壓抑周遭繽紛色調賦予的奔放生命力。

「Uisage Beatha,」卡杜(Cardhu)釀酒廠經理阿奇尼斯,飲一口威士忌,教台灣來的訪客嚼舌,「這是蓋爾特語,生命之水(Water of life)的意思。」

蘇格蘭人,不同於講求實際、一絲不苟的英格蘭盎格魯撒克遜人。他們是熱情、浪漫的蓋爾特世系,從十四世紀以來,威士忌這「生命之水」,象徵著健康活力;蘇格蘭人用它來招待朋友、訪客,表示歡迎熱忱。

去年四月二日,台灣開放進口威士忌酒,公賣局統計,半年後排行榜上前十大品牌有七種來自蘇格蘭,前三名起瓦士(Chivas)、約翰走路(Johnnie Walker)、老伯(Grand old Parr)全是蘇格蘭威士忌的天下。

若是追溯蘇格蘭威士忌與中國人的淵源,「清稗類鈔」的「鬼子酒」一節,寫著清朝嘉慶年間,一位文人設席宴客,「飲鬼子酒……鬼子酒為舶來品,當為白蘭地、惠司格、口裡酥之類。」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