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採訪後記】五月天與航海王

文 / 洪綾襄    攝影 / 張智傑
2012-11-16
瀏覽數 15,350+
【採訪後記】五月天與航海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次的採訪後記,會先以一個老歌迷的告白開始。

六年級後段班的台灣人,如果喜歡音樂,一定都有聽過五月天的音樂與搖滾。猶記得剛滿18歲,就常和好友泡在KTV裡狂唱〈尬車〉〈志明與春嬌〉到天亮,然後抖擻夾克上的晨露,騎著小綿羊到豆漿店吃早餐。早上有課?還是會去啦!只是不能保證精神狀態是否正常。

除了五月天當兵的那兩年中斷,十幾年來台北跨年演唱會倒數壓軸都是五月天。是沒那麼瘋到要從頭看到尾,而且衝勁一年不如一年,但只要有去跨年就會撐到最後看五月天。

直到現在,偶爾還是會點〈天天想你〉MV來看,希望石頭求婚時的幸福美滿也能分一點給依然窮酸寂寞的我們。或是把他們前幾張的專輯拿出來聽,試著撥出〈擁抱〉前奏的吉他SOLO。

這幾年來五月天的世界巡迴演唱會一場一場開,市場愈來愈大,歌迷愈來愈多,我則是匆匆進入職場,對他們的動向不再、也無法那麼黏著了。

所以嚴格來說,我對五月天的情感是游離的,再說本人也不是個正面思考、奮發向上的人,所以他們深受廣大市場歡迎的勵志歌曲,對我也不是很起作用。有時我甚至想,我喜歡五月天,是因為我喜歡那個年代的生活、和那個年代的自己。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相信音樂執行長陳勇志躲在華山停車場喝咖啡,卻不幸被我堵到,當場承諾了專訪後,「五月天報導」這整件事,教了我這個已不年輕的人不少事。

儘管9月一確定便著手規劃,但一開始出現難處:五月天的檔期太滿,因此遲遲無法確定專訪時間,只能跟著同事楊泰興埋頭苦做各種側訪,但如果沒有本人專訪,整個企畫就得報銷。

直到某天,相信音樂才通知隔天傍晚可趁他們拍免美簽廣告的空檔訪問,時間也從短短30分鐘,變成整個晚上,只是地點在烏來深山裡。後期則是企畫有變、重新包裝主題,中間發生很多事情,不一一細數,但累翻了所有後製和相信音樂的同仁,在此致上深深謝意。

在訪問和蒐集資料的過程中,我私心覺得五月天精神與熱血漫畫《航海王》不謀而合。草帽少年魯夫有個抱負,就是要去尋找傳說中的「偉大航道」、找到寶藏「One Piece」。為了實現夢想,不會游泳的他當上了海賊,並在旅途中結識了珍貴的伙伴,他們一起並肩向前、度過重重難關。不斷有挑戰考驗友誼與信任,但他們從不輕言放棄彼此。

我無法一一把怪獸、阿信、石頭、瑪莎、冠佑,套上誰該是魯夫、喬巴、香吉士、索隆、娜美還是騙人布,因為每一個伙伴都具有獨一無二的特色,只能很確定,相信音樂公司是黃金梅利號。

本期〈五月天教年輕人憑什麼贏 創造自己的阿信〉裡,受限於篇幅,還是以倡議自我實現為主,很遺憾無法好好處理到團隊精神,因為很難像五月天或魯夫一樣幸運,找到能一起奮鬥的伙伴,先反求諸己,可能比較踏實。

但不能否認的,讓五月天從good to great的關鍵因素,卻是1+1+1+1+1>5的團隊力量。這次經驗也讓我反省我們常撰寫的傳統個人成功學模式,不過這將會是後話。

本期在出刊時,台灣大街小巷都放著韓國舞曲〈江南Style〉,氾濫到一度讓我有點惱怒,但拜五月天之賜,這期的銷售成績還是不錯。搖滾有時會產生一些奇怪的力量,他不像舞曲那麼直接、輕鬆,但發生的時候是可以影響到全世界的。

正如相信音樂執行長陳勇志分享,「現在風靡全球的韓國舞曲是比較感官的,副歌是手勢加英文,少有文化性;五月天唱的是繁體中文的搖滾,要完全無遠弗屆,難免還是有文化上的限制。」

中文化、有思想的華語搖滾,能被全亞洲、甚至全世界接受嗎?五月天自己的目標又在哪裡?

猶記得問到這一題的時候,怪獸和石頭抓抓頭,面面相覷,只是靦腆地笑著說他們其實自己也不知道。但我能理解,有些話用講很噁心,要是用唱的、用寫的,真摯便不言而喻。

且讓我引用怪獸在G+上的一段話做結,也藉此回應批踢踢許多網友對我文章最後一段的抨擊──是的,我是老鄉民,你們罵的我都有看到。(囧)這段在出刊前因篇幅限制而被刪掉了,但我認為這是最能代表五月天對自己的期許。

怪獸是如此寫著:「歌曲總有最後一個音符,而友情沒有;表演總會有結束的時候,但搖滾不會。」他是在2012年8月27日發表的。讓我們一起記住這句話、記住五月天對音樂、對友情、對搖滾的付出與承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際財經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