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無可避免的長期抗戰,攜手走出恐懼幽谷

輕度失智怎麼「伴」?
文 / 洪佩玲    
2016-03-17
瀏覽數 2,550+
無可避免的長期抗戰,攜手走出恐懼幽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覺得我媽媽好像有點失智傾向耶!同樣的問題,問了我三遍,然後我問她怎麼會問這麼多次,她竟然說忘了曾經問過我。」

林小姐趁老公出差期間,請媽媽來陪她小住兩天,難得母女有充裕的時間相處,卻讓她發現母親的異狀。

隨著人口老化,你是否發現身邊的人開始有點不一樣?該如何判斷,是否罹患失智症?

坐公車常跌倒才發現嚴重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重度失智了,我決定送你到安養機構!」現年70歲的陳素卿,對著75歲的先生如此說。先生回答:「那我會逃出去!」回想15年前,先生帕金森氏症發作,到六年前,先生開始輕度失智症發病,陳素卿疲憊地回憶往事。

陳素卿的先生在2000年左右、剛滿60歲時罹患帕金森氏症。陳素卿難掩無奈地說,她的先生當時自知記憶力、反應愈來愈差,已意識到終會有失去記憶的那天,家人也都看得出他的恐懼,心裡清楚那一天總會到來。

陳素卿的先生原本在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工作,結婚那天先生告訴她:「你只要把家及小孩照顧好,我負責在外賺錢。」

一直以來全職當家庭主婦的陳素卿回憶,15年前先生講話時手腳都會輕微抖動,但家人總認為年紀大了,走路慢、步伐蹣跚是正常的。

直到先生有一天坐公車,突然手腳不協調,往後仰跌倒之後,就醫發現罹患帕金森氏症,腦部已經病變,也讓他提早在60歲退休。得病後,丈夫刻意隱藏自己的症狀,總是用「嗯」「沉默」代替回答,記憶力也日漸衰退,常常全家說好出門的時間,只有他忘記。

從此,有失智的相關報導或資訊,夫婦倆會加以留意,兩人除了每天固定去大安森林公園散步運動外,先生還每天花超過六小時玩線上麻將,並練習速讀,雖然手腳會顫抖影響行動,但並未影響先生的思考。

幸好及早發現不對勁,正確治療,一切生活依舊。

產生幻覺是反映內心恐懼

但這樣過了近十年後,六年前一次家族聚會,先生因吃牛肉噎住,雖然幸運救回一命,但從那天起,生活也逐漸產生變化。

帕金森氏症是失智症患者常有的共病,會增加照護的困難度。陳素卿說,由於服用治療帕金森氏症的藥會產生幻覺、失眠、皮膚網狀青斑、厭食及噩夢等。先生開始日夜顛倒,晚上不睡覺一直唱歌,尿失禁的頻率變高,幾乎一小時要起床一次,即使睡前讓先生使用尿布,他也會半夜起床脫掉,幾乎天天都要洗床單及被單。

另外,幻覺現象也很嚴重。例如幻想看到天花板上有五顆麻將,於是他立即去拿長長棍子,試圖要將麻將打下去。有時陳素卿已累到筋疲力盡,但先生卻望著窗外或床頭陰影,拉著她說悄俏話:「你看,那邊有女生在看我。」

陳素卿透過社會的機構安排,了解到音樂治療課程可以減緩失智症的惡化,而且在課堂上,會播放台灣早年的歌曲如《補破網》《孤女的願望》等先生年輕時耳熟能詳的歌曲,透過讓先生唱歌,也讓他找到情緒和情感的出口。

可惜上了半年後,音樂老師就出國了,但她很肯定音樂治療對減緩病情的效果。

全家身心俱疲 經歷過才知道

陳素卿嘆道,一旦有家人病況至此,都會讓其他家人的身心極度疲憊,沒有經歷過的人,不知道那到底有多辛苦,對於有些家庭必須請外傭,或是將家人送到安養中心,她都非常能夠理解且感同身受。

陳素卿說,事實上,夫妻倆已經做好那一天到來的心理準備,逐漸接受丈夫會有認不出任何人的那天來臨。

一路專職照顧先生的陳素卿,有一天跟小孩提到,「若是未來有天我失智了,你們就將我送到安養機構吧!千萬不要放不下心。」照顧患病先生多年的她深知,照顧失智病患,是一場長期抗戰。

【醫生叮嚀〉輕度失智 放手讓他自己來】

台北榮總神經內科主治醫師王培寧表示,輕度失智症患者還是有自理能力,只是會選擇性記憶,因此要給他訓練學習的機會,例如讓他知道時間、自己穿衣服及吃飯,也要定期門診,藉由藥物減緩病程惡化太快。有些病人可以維持輕度失智病況約五到六年,這個階段是治療及暫緩惡化的最佳時期。

2016年03月

10位名醫教你預防失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