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找到安放精神的家──莫言台灣的探佛之旅

字裡行間
文 / 王力行    
2013-09-27
瀏覽數 12,200+
找到安放精神的家──莫言台灣的探佛之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是第一次,莫言帶了全家人,應佛光山星雲大師之邀來台,循著佛光道場,自南向北走,也算是一趟「探佛之旅」。與佛有緣,早已有據。在他的寫作中,經常引用佛經文字,甚至闡述佛教經意,引用過許多寺廟故事,自小聽奶奶長輩說的鄉野傳奇,更脫不了高僧大德的逸事。

《生死疲勞》是其中代表,扉頁上引用《八大覺人經》:「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問他此書如何源起?他說讀小學時代,正逢人民公社初起,一名經常推著木頭獨輪車、後頭跟著裹腳太太的老人,硬是不願加入人民公社,因此在高密,成為人人喊罵喊打的「單幹戶」。這個影像一直在他腦海中,後來莫言在承德一間寺廟中見到「六道輪迴」的大型壁畫,茅塞頓開。43天,43萬字初稿完成。

對莫言而言,佛教的深奧自覺僅及於「面」。他向法師們詢問「六道輪迴」;向大師請教「人為什麼有好有壞?」「壁虎不吃蟲,自己也活不了,不也殺生?」在佛陀紀念館的第一晚,法師們陪他涼亭下喝茶。一隻螢火蟲在牆上落足,瞬時兩隻壁虎靠了過來。旁邊的法師們一直說著:「不要,不要,不可以啊!」接著大壁虎先離開,小壁虎後來也離開了。

莫言說:「我親眼目睹了善的力量,制止了一場小小的殺戮。」但接著他又產生困惑:壁虎不吃這隻螢火蟲,必定吃別的蟲;如果牠發善心不吃蟲,自己也會餓死,怎麼解這個結呢?

眾生都有「生權」 此即社會文明

星雲大師在後來的公開論壇上答覆了莫言的問題。他說,壁虎吃蟲,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你要牠不吃,就無法維生。但生命的意義不是這樣的。你教牠吃素,許多動物也是吃素的,鴿子吃豆子,烏龜吃高麗菜,不一樣可以活嗎?一切眾生都有「生權」,這是社會的文明。

星雲大師也說,這個世界是一半一半的世界,有好就有壞,「不過自己可以從壞走到好;好的增加,壞的減少,世界太平。」談到為什麼好人過得壞,壞人過得好?他說:「這是因果關係。」你要健康,就必須運動、營養,「一個人要自己做自己的貴人,是非善惡終有報。」

飢餓是莫言的幼年之痛,食物是他寫作最初的動力。他說:「我童年大部分的夢想都與食物有關。」在佛光山,蕭碧霞師姑是掌食物的總管,聞名海內外。莫言對蕭師姑親手下廚的素食讚不絕口。不過是碗麵疙瘩,他也感動得留下字跡:「普照萬物是佛光,雙手合十道吉祥;此行何事最難忘,蕭師姑的疙瘩湯。」莫言這樣說道:「佛光山應該是我們第一個家。」「一個人能找到安放精神的地方,遠比找到安放身體的家更重要。」

本文出自 2013 / 10 月號

台灣珍奶打敗美國印鈔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