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這是一個貪的時代-它使人心慌、心散、心變

文 / 高希均    
1989-05-15
瀏覽數 10,250+
這是一個貪的時代-它使人心慌、心散、心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貪」是流行的標誌

如果十九世紀的狄更斯到今天的台灣來訪問,他仍然會寫下那歷久彌新的名言:「這是最美好的時代,也是最惡劣的時代!」但是,他一定也會毫不猶豫地再加上一個最新的註釋:「這是一個貪的時代!」

以橫掃千軍之勢,「貪」正變成了當前台灣最流行的標誌。它凸顯出人性的弱點,也反映出急劇轉變中台灣的嚴重病態。

不少人貪財,才有一波又一波的股票與地產的狂飆。

不少人貪權,才有一陣又一陣明爭與暗鬥的浪朝。

不少人貪名,才有一次又一次的脫序賽與脫衣秀。

那些人以各種方式,用各種藉口,靠各種關係,在極短的時間內累積了「得來太容易」的財富,取得了「得來不容易」的權力,獲取了「名實不副」的聲名。

輕易得來的財富令旁觀者為之心迷,不易得來的權力令旁觀者為之心動,不計手段得來的名位也令旁觀者為之心嚮往之。

因此,有人歸結:今天的台灣,上層階級在玩權力遊戲,其他人在玩金錢遊戲。也有人因此而推論:在台灣有了權就會有錢;有了錢遲早也就會有權。如果這種推論正確,那麼權力與財勢的合縱連橫,已經為台灣埋伏了腐化的地雷。

二、過分熱衷名、利、權

財富、權力、名位,在民主社會與市場體系之下,是推動個人進取與社會進步的重要動力,它們應當得到肯定。但是,在追求的過程中,要有三項規範:

(一)不能不擇手段。

(二)不能過分熱衷。

(三)不能人人強求。

如果不擇手段,其結果是社會沒有是非;如果過分熱衷,其結果是風氣敗壞;如果人人強求,其結果是人心險惡。

今天在台灣的中國人對名、利、權的追求,以前所罕有的言行證實了他們的不擇手段、過分熱衷與人人強求。其綜合的表徵即是一個「貪」字。

在公權力不振、公信力喪失、公德心衰退下,已經有權、有財、有名的人還要「更多、更多」。這實在已經變成了一個「貪得無厭」的時代。

三、「發財熱」飄洋過海

在台北重複地聽到了類似的真實故事:

--六合彩開獎之日,電話打不通,勞工不上班。

--股票市場變成了合法的賭場,不僅家庭主婦、退休人員湧入,一些公務員與年輕人也為之看迷。

--在股票及房地產上發了財的年輕人,買名牌汽車,到國外旅行,而且還換了新房子與新妻子。

--證券及房地產公司的年終獎金有高達三十個月以上者,甚至一位打掃工友告訴老闆:「讓我找人來替你打掃,你把工資給他,獎金給我!」

台灣的「發財熱」已擴散到了兩個大陸。四月分在美國時,又多了另一層體認 --在華航機艙裡,一位年輕企業家輕聲地說:「在我們去年暑假參加陽明山受訓的四十多位工商界朋友中,至少有十位已經在大陸設廠,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在矽谷的一位工程師告訴我:「當年一位同班同學,在台北辦了七年工廠一直虧本,最近把廠地賣掉,賺了三億多。上個月來這邊,拿現鈔買了幢近百萬美金的房子。他決定以後在台灣不辦工廠,改搞地產了。」

--在舊金山的一位朋友說:「台灣的新銀行還沒有准許開設,已經有兩家投資公司在這邊為他們募股了。希望參加的,每位至少要投資十萬美金。」

--一位在美國大學教了十二年書的朋友,決定辭去教職,暑假回台參加他嚮往的「發財行列」。他說:「地產、股票、期貨、保險,只要發財,我都有興趣。」

四、特權階級無處不在

在「貪」的狂飆聲中,這二年來:

--人心都散了,誰還肯認真工作?

--人心都慌了,誰還肯按部就班?

--人心都變了,誰還顧到是非善惡?

大家的心目中只有自己、大家的視線只有眼前、大家的抱負是更多的權、財、名。

因為這樣的「貪」,就產生了今天台灣無處不在的特權階級。在金錢與權勢勾結與包庇之下,不知道還有多少舞弊案沒有揭發;即使揭發,又有多少其是「查到最後一個人」?特權階級已經變成了社會上的惡性毒瘤,這是台灣黑暗的一面。

五、貪權更令人心危

如果貪財令人著急,貪權則更令人心危。

近年來民主步伐的加快,使國民黨內的權力分配產生了重大的變化。在經濟成長中,人人有同時增加財富的可能;可惜在政治棋盤上,權力常是「你輸我贏」的局面。

民進黨內的爭鬥,對國家影響小。國民黨是執政黨,國民有權利要求執政黨不能因為總統府、行政院、中央黨部三者之間缺乏完美的配合,影響到施政的推行、預算的通過、立法案的審查,以及最佳人事的安排。

自去年七月以來,內閣與國民黨內重要人事任命,都是經過政治上的刻意安排,都在鞏固各自的政治地盤,家世與省籍仍是兩個重要因素。

六月初即將召開的國民黨二中全會,又將無法避免引起另一場權力分配或內閣改組的猜測。此時此地,遵守國父「天下為公」的遺訓,是每一位國民黨要員的責任。但是,要握有實權的人,不擴增其權力,正如要已有財富的人,不擴增其財富一樣的不切實際!

六、個人小康,社會大貧

大人物的貪權,就產生了洶湧澎洲的明爭暗鬥,沒有權的小市民則又普遍貪「小」便宜,造成了今天台灣個人小康,社會大貧的失調現象。

在貪小便宜的心態下,他們仍然嚮往三十年前貧窮時代中政府提供的津貼與補助,不肯分擔義務、不肯分擔社會成本、不肯為較高的品質付出代價,寧可忍受因陋就簡,以及嚴重短缺的公共設施。

四月底去韓國參加中韓政治經濟討論會,看到韓國每人所得不及四千美元,而愈來愈有現代化國家氣勢;而台灣六千多美元的社會,仍陷於髒亂與貧乏公共設施之中時,真有說不出的感嘆。

台灣是個商業氣息愈來愈重的小康社會,但不是一個乾乾淨淨的社會--缺乏環境的乾淨、心態的乾淨、決策的乾淨。

七、無法阻遏的趨勢

花貪戀權力與聲名之下,四十年來有那些人,在擁有實權之後,曾自願地在掌聲中戛然而退?他們都是在年齡與健康的限制及意外情況下,不得不退。陶百川、趙耀東、倪文亞、馬樹禮等幾位是可敬的例外。

在愛財之下,也不容易找到那一位大富豪,真正慷慨地捐出大筆財富,設立如福特基金會那樣造福人類的機構。

當「貪」變成了今大台灣銳不可當的大趨勢時,實在不容易想出有效的阻擋辦法。

今年是「五四運動」七十年,也許我們需要出現幾位偉大的思想家來匡正時弊;也許我們除了提倡「科學」、「民主」之外,真要大力推行的是「倫理」;也許我們可學學西方社會;權力可以擁有,但必須要經過選舉,並且有任期限制;財富當然可以累積,但一定要合法地納稅,也要自己做合理的捐獻。

從短期來看,一向樂觀的我,卻要下一個悲觀的結論:人有征服其他一切事物的本領,卻無法征服自己的貪婪。

天堂的窄門怎會為貪婪的人而敞開?

本文出自 1989 / 06 月號

第03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