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當比爾蓋茲走近貧窮

文 / 王力行    
2008-09-12
瀏覽數 24,700+
當比爾蓋茲走近貧窮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政治評論者胡忠信在一次訪談中問作家余秋雨:「你從階級鬥爭和後文革中走出,竟能對文化和美學做系統的重新思考,這使我想起艾略特說:『人生要走出荒漠』,你是如何走出的?」

余秋雨回答:「年輕時的我,一方面暗地詛咒過荒漠,另一方面自身思惟也曾部分『荒漠化』了。由此,後來走出荒漠,也是走出那一部分的自己。」

今年6月27日,稱霸業界的微軟總裁比爾‧蓋茲宣布退休;這位富可敵國的電腦奇葩,不再以攻城掠池、獨霸一方的姿態征服世界。近年來,他和太太成立基金會,察訪落後地區的貧困問題;在退休時宣布捐出全數財產580億美元,來幫助「世界上那群落後的人」。

從小習慣於、浸潤於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蓋茲,正如行走於荒漠,不自覺地被荒漠化了。他也正在走出自己的這一部分。

新近出刊的《TIME》雜誌,再度以他為封面。這次,蓋茲撰文闡述他的「創意性資本主義」的真義。封面上打著「一個新的『創意性資本主義』能使全世界都變好」。

他在文章中說:「創意性資本主義不是一個新理論,也不在衝擊資本主義本身。它只回應一個問題:如何最有效地用資本主義的獲益來改善被忽略的貧困人的生活?」

科學的好,貧窮人沾不上邊

早在去年6月7日,比爾‧蓋茲應邀參加哈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講時,就開始傳播他的新思惟。他說,等了30年終於拿到學位(他是哈佛中輟生),是一大榮譽。在哈佛,他學到了創新、發掘科學對人類的貢獻;但是這些功課對改善貧窮、教育缺乏下的不公,並沒有幫助。

他在演講中指出,花了幾十年,才讓他理解,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像在座的哈佛畢業生,有許多受教育機會,能過好的生活;更多的是未發展國家中的貧窮、落後的人,沒有資源、沒有能力,沒有發言權,幾乎是無望去改善生活。

「如果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每個生命的價值是一樣的,你就不會眼睜睜看著那些孩子死亡。」「資本主義市場的機制,並沒有照顧到這群落後的人。」

今年1月25日,著名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蓋茲更清楚的再述「創意性資本主義」。這次,他面對的是全世界精英中的精英,更有資源、更有影響力的一群人。

他說:「過去30年,我全心投入『如何用電腦軟體來改變世界』;我深信科學上的突破,可以改善人類生活;不錯,確實使一些人的生活改變,但那是一群買得起電腦的人。」對那些上百萬個每天賺不到1塊美元的人,他們完全沾不到邊。

他呼籲企業領袖,找出新方法使企業獲利又能照顧窮人。「把資本主義的強勢系統,用到改善弱勢的一群身上。」

「創意性資本主義」,讓比爾.蓋茲走出資本主義的荒漠,走出部分的自己;也讓人們從1776年,亞當‧史密斯『國富論』的自由經濟、自由市場中的『利己』精神,走回1759年,亞當‧史密斯的《道德論》中的「利他」精神。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