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建議新政府2. 專訪前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 丁渝洲:面對強大中共,真的準備好了?

2008-05-01
瀏覽數 16,050+
建議新政府2. 專訪前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 丁渝洲:面對強大中共,真的準備好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21日早上,確定為馬蕭團隊行政院長的劉兆玄舉辦記者會,公布第一波內閣名單。當天下午,曾公開建議馬英九應該「謹言慎行」而引起社會廣泛重視的前國安會祕書長丁渝洲,現身《遠見》雜誌接受獨家專訪。

這位一輩子獻身軍旅與情報工作的退休上將強調,自從六年前退休後,婉拒任何職位與工作安排,這麼長一段時間來,他從不上電視、不接受專訪,也從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

如此自持甚嚴的人,為什麼在馬英九以58%得票率高票當選後、520就職前,願意接受專訪呢?動機很單純,「那就是我對他期待甚深,而且我認為,要建議最好在事前,不要事後才批評,」丁渝洲用心良苦。

受訪時,他對於當選已經一個月的馬英九還在忙著謝票,沒能完全專心規劃施政藍圖感到憂心。對於新內閣名單跳不出國民黨內原有人才,也感受到馬英九應該還沒有完全準備好。

這天受訪前,丁渝洲事先做了許多功課,手上一疊厚厚的黃色草稿紙,手寫得密密麻麻。受訪時,他一邊回答,一邊順著他的思考架構,分享他的整體建言。與其說這是訪問,倒不如說像聽一場國事建言演講。

整理丁渝洲談話,共有四大重點,包括:一、當前國家安全情勢,二、對兩岸問題的看法,三、國家化,四、政務官的「德與才」。以下是訪談的摘要整理:

掌握契機 開創新局

如何化六大挑戰為轉機,真的想好了嗎?

大選結束後,無論馬團隊或媒體談的都是兩岸、經濟、教育的問題,鮮有人涉及國家安全議題,但忽視國家安全所做的決策具有相當大的風險。因此,本著一個退休情治人員對國家的關心,我特別想從國家安全的角度,給新政府和社會大眾一個想法參考。

馬先生就職後,我認為他可能面對幾種情勢,歸納六點。

一、面對百廢待舉的政府。

二、面對快速變遷、激烈競爭的國際現實環境。

三、面對外交處境最艱困的時刻。台美關係跌到谷底,兩岸關係互不信任,八年來邦交國從28個減少至23個,現又有好幾個傳出不穩定的消息。

四、面對人民高度期待建立一個廉能政府。

五、面對一個較我強大、而又具有豐富談判經驗的對手──中共。

馬英九7月就要面對包機直航、學歷認證、大陸客來台觀光,請問準備做好了沒?面對這麼一個強大對手與艱困環境,我們都替他著急!

六、面對民進黨今後強而有力的監督,民進黨的監督絕對比國民黨要來得強。

遷府關渡 實在不宜

面對如此殘酷複雜的大環境,選舉至今一個月,社會對馬團隊的準備工作有不少雜音,所以我才會在4月4日時,提醒馬先生他還未做好充分準備前,應該謹言慎行。

例如他說要把總統府遷到關渡,從國家安全與軍事觀點來看,都很不適宜,更不是當務之急。我一再說,他在沒有足夠專業幕僚、也沒有足夠資訊前,不要輕易做重大決定。

接下來,我要從「機」來論領導層次,很少人這樣提過。一個是「契機」,二是「危機」。

先從「契機」的運用來檢驗領導者的才能,第一流的領導者可以在無良好機會時創造機會,也就是「英雄造時勢」。第二流的領導者是有敏銳觀察力,發現稍縱即逝的機會能立即掌握,這叫「握機」;第三等是遇到機會因不自覺而讓它輕易流失;第四是把良機弄成危機,恰如現在的民進黨政府。

再從「危機」的處理來講,上等領導者根本不讓危機發生,這就是最好的風險管理;次等,化危機為轉機;第三等是能及時控制危機,降低損害,第四等是處理不當反成災難。

一位傑出的領導人,必須有遠見、有願景,以敏銳的觀察力與睿智的判斷力,隨時瞭解國家環境,做出明快的決策。現在歷史給他(馬英九)機會,看能否將以上六大挑戰轉為良機。究竟他要屬於那個層次的領導人?他得自己去決定。

追求和平 創造雙贏

要避免處於被動,因為中共的所有作為都深具戰略意涵

下面是對兩岸問題的一些淺見。台灣與大陸的地理位置永遠不會改變,所以未來不論是統、獨,抑或維持中華民國現狀,都應與中共建立良好互動關係。

今天國家面臨多元化的安全威脅,包括外交、經濟、軍事、非傳統安全等威脅,最關鍵的是來自於中共。如果能化解兩岸半世紀來的僵局,我相信這是雙方人民共同的願望。

這次蕭萬長先生參加博鰲論壇,是一種積極任事的態度。我特別要提的是,中共接受蕭先生的補報名、並安排蕭胡會談,這是中共在國家戰略指導下的戰術作為!有人解釋說這是中共想轉移西藏問題、利於奧運順利進行,但我特別強調,它具有深遠的戰略意函。

講實在話,我很期盼他們(馬團隊)能重視國家整體戰略。中共是有備而來,他們的所作所為都目標明確、環環相扣。

中共重戰略 台灣只有戰術

馬團隊已提出「三不政策」「一中各表」、以及開放觀光客、陸資、學歷認證及三通等政策。

這些雖都是人民關切事項,但身為一個國家領導者,需避免在這樣一個敏感、複雜的兩岸事務中處於被動,或讓各部會單打獨鬥的狀況。所以馬團隊應先訂定明確的國家目標、以及核心的國家利益。

我認為兩岸關係發展的原則是,以確保台澎、金、馬安全為談判基礎,以維護中華民國主權為核心,以爭取2300萬人民的利益為重點,把握這三原則來進行兩岸談判。這是很重要的觀念,人家是先有戰略、再有戰術,我們現在是先有枝枝節節的戰術,但戰略卻還未成型。

特別是中共國台辦發言人,在博鰲論壇期間提及「九二共識」的基礎,卻未觸及馬先生所提出的「一中各表」,在政治上尚存模糊空間,若沒有在「一中」上形成共識,將影響其他談判。

以台灣的狀況,應該是國安會要負責整個國家戰略工作。國安會功能強不強,又要看總統。我覺得以馬先生的個性,國安會的角色會比任何一個時期都重要!因為他要遵行雙首長制,國安會就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做為協調行政院相關部會在該領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國家化 民主的指標

尊重軍情系統與專業,不是不造反就是國家化

此外,國防、司法、情治單位是否國家化,是一個民主國家的重要指標。我看陳總統說了好幾次:「現在軍隊國家化了。」並不是沒有造反,或不介入選舉就是國家化了。近幾年來,我們距國家化反而愈來愈遙遠。

國家化需符合三個條件:首先是領導者要尊重上述單位的專業、傳統與職責。例如陳總統曾任用一位從未在艦艇上服務的將軍為海軍總司令,這就是違背專業、傳統的人事進用,是對軍人極盡諷刺的事情。

此外,近年來軍事情報局局長幾乎是一年一換,嚴重影響其正常工作的推動。情報局應是最重視穩定、誠信的單位。又如,近幾年來上將晉升之多、更換頻率之快,也是前所未有。培養一個上將需時30年以上,每一期100人中,只有一、兩個有機會升到上將。你晉升他,卻用不到一年就讓他閒置,這些都是浪費寶貴的將才。

第二個必要條件,是國軍情治與司法單位需嚴守憲法、恪遵分際。但我們卻可以為了討好人民,而一再地縮短役期。為了討好長官,興起巧克力奉承文化,令人憂心。

真正的國家化需要人民信任

第三個條件是,國防、司法、情治單位需獲得朝野政黨與人民多數的信任。這次競選期間,候選人謝長廷提及,要廢除調查局。謝長廷身為執政黨一分子,卻對情治單位如此不信任。而馬英九則在形容謝長廷蒐集負面資料攻擊時,「像個特務頭子」,這就是情治人員在馬先生心目中的印象?兩位總統候選人對情治單位都有這樣的印象,代表長期以來,情治單位努力不夠!

我認為在馬先生任內,情治單位跟司法最有機會邁向國家化,因為他自己守法。但希望他能對情治單位有正確認知:情治單位是他的耳目,協助他維護國家安全,也會提供他制訂重大政策所需的情報。

新內閣已經揭示的「廉能、專業、永續、均富」四項施政主軸,固然符合大多數人民願望,若能將準總統所提出的「三要」中的「安全」也能納入其中,將會使人民與民進黨更加安心。

沒有廉價的國家安全,也沒有僥倖的國家安全,期許新政府能以更高的智慧、務實處理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全工作,為國家創造永續經營的安全環境。

政務官的德與才

人才不只黨內,領導者的道德及才能決定了成敗

用人的成敗決定國家興衰、政府施政成敗。我認同馬先生說的「德才兼備」。

一般人談到才德,普遍指個人的學能與品德,我認為領導者的德包括三層次:一、是個人品德。二、是職業道德,例如軍人有武德,醫師需遵守醫德。這都不難,難在第三層次,這是馬團隊都應該認知,身為政務官必須具備「指揮道德」。

所謂指揮道德包括四要素, 一、是不畏權勢、不怕壓力、要堅持立場與原則。

二、是要有魄力與果斷。魄力的展現,在於錯綜複雜的情境中、在於危急之際,能及時果斷地做出正確決定。

三、要有擔當,承擔責任、失敗,不爭功諉過。

第四,要有奉獻的精神。我很高興聽到劉兆玄宣布內閣名單時說,這些人都是他求來當官的。因為被求來的,是來做事的;而找你求官的,是為了當官。

第一次所公布的內閣名單,都是國民黨內一時之選,普遍好評,較遺憾的是,我們看不到什麼新人才。

我舉新加坡李光耀資政為例,他四處為國家找最好的人才,他任用的部會首長,一半以上來自新加坡以外地區,可見其對人才的重視與用心之深。

我曾和李光耀個別談話過兩次,每次都是深談。第一次是八年前阿扁政府剛就任時,那次他問了我一個深刻的問題:他說,未來五年到十年的兩岸關係,你們有規劃嗎?這就是有遠見的領導者、是深謀遠慮的政治家。

當選至今一個月了,馬先生花在謝票的時間太多了,我一再強調,從當選那天開始,馬先生已是2300萬人民的總統,一言一行都應該有助於內部的團結。面臨這麼多困境、這麼多重大事項,我們希望從他身上感受到對國家強烈的使命感。

接下來要談我所認知的「才」。

我曾問台大管理學院教授柯承恩,為何所有大學都是講「管理」,而軍事院校都是講「領導」?他似乎沒想過這問題。

在我看來,最大不同在於,管理是以「有形」為主,但領導則是以「無形」為主。管理眼睛看到都是「對方」,但領導首先從自己做起。

所以,政務官的第一個才能是「領導才能」,也就是以身示範。領導的最大目的,是用他本身的專業、熱情、人格特質,來凝聚部屬的向心、激發部屬的潛能、實踐單位的願景與目標。

第二個才能是制訂決策的能力,這是政務官最重要的工作。民進黨政府政績不佳的主因之一,就是用意識型態去主導許多決策,失去理性思考的空間。人民期望政務官切忌流露出權力或知識分子的傲慢,也就是避免官大學問大、先有結論再找理由。

第三個是執行力,就是要具有實踐政策的能力。執行力是一種工作態度,也是一種追求完美與卓越的信念,必須從內心真誠地去實踐。執行力的最高境界就是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能力。

第四個是溝通的能力,面對分歧、對立的政治環境,溝通在領導與執行中都扮演極重要的角色,特別是政務官與其他部會、立法院、媒體,甚至與人民的溝通。良好的溝通才可化解誤會,排除障礙,建立共識。

最後,國家大政錯綜複雜,新政府該瞭解的領域仍很多。希望內閣名單確認後,能盡快辦一次務實、有效的職前講習,讓馬先生的成員確瞭解施政方針、他對公務人員的要求、國家處境等,使閣員在最短時間進入狀況。

也希望馬先生能區分輕重緩急,多一些時間思考與準備,展現領導者強烈的使命感與勇於承擔的企圖心。希望他能從一位受歡迎的政治明星,變成一個受人尊敬的政治家。(陳怡瑄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