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咒》為什麼這麼紅?它揭發人心最底層的恐懼

《咒》的成功,締造了台灣驚悚片的嶄新里程碑
文 / 魯皓平    
2022-07-22
瀏覽數 34,450+
《咒》為什麼這麼紅?它揭發人心最底層的恐懼
蔡亘晏在《咒》裡面的亮眼表現,讓觀眾都十分驚豔。牽猴子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咒》是導演柯孟融自編自導的作品,在蔡亘晏與高英軒亮眼的表現下,每一幕都令人震撼。

《咒》,這部可以說是台灣恐怖片代表作的電影,寫下了在台灣影史上令人讚歎的傑出表現,它不僅在院線上映時就以1.7億票房的好成績打破多項紀錄,就連上線Netflix後,《咒》也以一種橫掃全球影壇的風采,入榜全球電影榜前10名,觀眾莫不紛紛驚懼於那獨特的電影節奏裡,更永遠忘不掉那經典的咒語和手勢。

《咒》的成功,代表著台灣電影產業的一大進步,雖然它是小成本,低預算,但靠著完備的劇本和對故事品質的堅持、一絲不苟的態度,都讓這部作品有了截然不同的層次,這是導演柯孟融自編自導的傑作,以「偽紀錄片」形式展現,那些互動式橋段、視覺暫留等手法,更營造打破第四面牆的觀影體驗,令人由衷敬佩。

這部電影也許恐怖、可能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慄,但卻是個愛看恐怖片的觀眾絕對不能錯過的經典,與其說《咒》令人驚悚,倒不如說它是挖掘人心最底層的恐懼。

你看《咒》了嗎?為什麼《咒》可以這麼紅?

1、完備的劇本與故事架構

《咒》的故事劇本層次豐富。牽猴子圖/《咒》的故事劇本層次豐富。牽猴子

《咒》描述,不信邪的若男和男友等人組成影像團隊,四處到鬧鬼場景拍片破除謠言,6年前,他們大膽闖入邪教儀式中的禁地,觸怒了沈睡的邪靈,詛咒在世間蔓延。男友當場猝死,其他成員接二連三的發瘋、離奇死於非命,唯一生還的是因腳傷而未進入的若男。

6年後,她女兒竟畫出當年儀式的符號,不僅時常對著無人角落說話,更出現奇怪的皮膚病,牙齒變得畸形、發黑掉落,都是當年的邪靈作祟!若男為了拯救女兒不惜一切代價,決定冒著生命危險重回禁地,找出詛咒的秘密。

在《咒》裡面,你幾乎看不到任何冷場的情節,反而是每一個線索、不同的鏡頭語言,都在彷彿讓人身歷其境的畫面裡猖狂和蕩漾,幾乎可以說,這樣別出心裁的互動方式就像是導演帶著觀眾一同解謎,探索惡靈背後的神祕面紗。

2、真實事件的引子

導演柯孟融正在和蔡亘晏分享手勢的細節。牽猴子圖/導演柯孟融正在和蔡亘晏分享手勢的細節。牽猴子

《咒》的故事基底,其實就建立於邪教之上,而邪教的詭異行為確實是在台灣所發生的故事。

2005年,在高雄市鼓山區有一戶吳姓人家,長期篤信一戶住宅式神壇,他們不僅因為神壇的指示而出現起乩、神明附體的狀況,家人還互指被惡靈附身,彼此拿線香互灼、拿神主牌互毆、餵食排泄物等方式來驅魔,長女最後遍體鱗傷而活活餓死,其他家人甚至還守著發黑腐臭的遺體,令各界震撼。

在柯孟融的設定裡,他採用大量的佛教密宗與道教元素,故事裡面的咒語、神佛、手勢全部都是虛構的,但搭配上民俗信仰、文化風情的背景,甚至劇情裡面還有各種考究和論述,都很難讓人初次觀看時不信以為真,間接證明了故事的厲害之處。

3、演員們完美無瑕的演出

高英軒也以此角色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牽猴子圖/高英軒也以此角色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牽猴子

在電影中,蔡亘晏首挑大樑挑戰恐怖片女主角,為了這個角色,她不只斷食7天、瘦了5公斤,片中既嚇人也動人的精湛演出博得熱烈掌聲,只要看恐怖片就會做惡夢的她,為了瞭解恐怖片角色的心理,她做足心理建設才得以看完導演柯孟融指定的恐怖片片單,她曾說,「我真的怕到用筆電放最小螢幕看、還開靜音,如果我自己沒有演,死都不敢進來看《咒》。」

而飾演幼兒園老師的高英軒表示,《咒》就像媽媽給孩子的情書,「我其實蠻感動的,看的時候還流了眼淚。」為了電影搏命演出的高英軒,有一場他不停撞擊桌面的戲,後期配音時他又在錄音室邊錄音邊模仿當時的動作,沒想到結束後竟開始感覺頭痛、脖子痛、肩膀痛,隔天去物理治療,才發現7節頸椎中有3節不在正確角度上,十分敬業。

柯孟融依據華人對宗教信仰的敬畏,找到觀眾真正害怕的是什麼,大家在《咒》裡面看到恐怖的元素,都是導演自己打從心底最害怕的。

4、《咒》在世界各國都引起廣大迴響

《咒》的故事看起來逼真,但其實全是虛構的,包含這尊大黑佛母。牽猴子圖/《咒》的故事看起來逼真,但其實全是虛構的,包含這尊大黑佛母。牽猴子

為了這部電影,柯孟融從籌備到上映耗費了5年的時間,當他得知作品才登上Netflix短短數小時,就在多國引起強烈的迴響,甚至創紀錄成為首部Netflix全球排名前10的台灣電影,他感到受寵若驚。柯孟融表示,「身為導演,作夢都沒想過,總覺得是在平行時空發生的事,感謝所有的愛、所有的一切。」

《咒》在台灣上映後口碑票房雙贏,但柯孟融一度很擔心,外國人會無法理解當中的宗教元素或是恐怖佈局,沒想到在Netflix上映之後,發現對他們而言從未接觸的東方元素,反倒加深在電影中的神祕感。

雖然Netflix重新配音的部分僅有英文、泰文跟西班牙文,但很意外的是「火佛修一心薩嘸哞」這句咒語跟佛母的手勢,因為沒有語言上的隔閡,也如同台灣一樣在網路上造成流行,許多國家的影迷看完之後都紛紛念起咒語或是擺出手勢,掀起另一股旋風。

柯孟融對於《咒》能在Netflix拿下日本排名第1、泰國第3、南韓第6的好成績,覺得格外具有意義。他表示,「這些鬼片輸出大國的觀眾,對於恐怖的標準一定特別的高,能獲得觀眾的青睞,有一種格外被肯定的快樂,希望更多國家的觀眾來感受台式恐怖的魅力。」

5、一字電影宇宙的成形

飾演朵朵的黃歆庭未來會在續集出現。牽猴子圖/飾演朵朵的黃歆庭未來會在續集出現。牽猴子

對於《咒》的成功,讓柯孟融信心大增,相關故事也正式在籌備中,而所謂的「一字宇宙」,就是《醃》、《偶》、《困》、《葬》,他將會以台灣近年最恐怖、最真實的事件為基底,打造屬於台灣的恐怖電影宇宙。

值得一提的是,《咒》本身自己就會有續集,提名為《咒2》,主角將會是飾演「朵朵」非常成功的的小童星黃歆庭,並且是她本人飾演、稍微長大以後的故事,更讓人期待年紀輕輕的黃歆庭,之後會有多麼亮眼的表現。

《咒》裡面母女情深的溫馨畫面。牽猴子圖/《咒》裡面母女情深的溫馨畫面。牽猴子

延伸閱讀
電影國片影評導演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