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電池一哥痛失市值,寧德時代迷失方向了嗎?手上還有哪些牌?

寧德時代還是「寧王」嗎?
文 / 白育綸    
2022-05-16
瀏覽數 28,900+
電池一哥痛失市值,寧德時代迷失方向了嗎?手上還有哪些牌?
全球最大的電池廠「寧德時代」利用電池的排列、結構形狀上創新,以改變效能。圖取自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疫情、戰爭與通膨,全世界最大的電池廠「寧德時代」遭遇到市場亂流,毛利下滑、競爭者逐一崛起,但仔細一看,這家以生產電池著稱的中國科技公司,從原料到技術到商業模式,已將眼光放遠。「寧王」的模式,台灣怎麼學?

4月底,世界最大的動力電池公司、被稱為「寧王」的寧德時代,在延遲2天後,終於公布2022年第1季財報。這家占有全球三成以上電池市場的大陸企業,一舉一動都備受供應鏈關注,台廠可以如何競爭?還是選擇加入?

從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第1季財報來看,寧德時代第1季季營收高達台幣2137億元(人民幣486.78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153.97%,電動車帶動電池的需求成長,依然強勁。

但財報也顯示,成本竟上漲3倍,導致淨利與去年同期相比,掉了近兩成,僅剩下19.75億元人民幣(下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更下降超過四成,掉到9.77億元。

在此之前的兩年,寧德時代是內地資本市場的一頁傳奇。

2018年以24元掛牌,股價從2019年年底的不到人民幣100元,兩年內已經逼近700元,市值一度位列大陸A股第二,僅次於貴州茅台。

不過,漲得有多快,就跌得有多深。

今年以來,通膨、疫情、資金返美難以忽視,同時毛利下降、二線電池廠競爭、成車廠的排擠,寧德時代股價在5月初跌至人民幣400元以下,一口氣跌回一年前低點,直到這週才略微回神。

毛利、股價雙雙落底,「寧王」不神了嗎? 

一手「造王」、54歲的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5月6日的線上業績說明會親上火線,坦言毛利受到碳酸鋰、鎳礦等原料漲翻天的影響,公司選擇自行吸收。

除了相信料價波動只是短期因素,更在於「維護產業的健康良性發展」,一字一句間透露著行業大哥的使命感。

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坦言毛利受原料暴漲影響,公司選擇自行吸收。圖取自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圖/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坦言毛利受原料暴漲影響,公司選擇自行吸收。圖取自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

延伸閱讀

賠了15年的昇陽電池 等到電動車大潮

「寧德時代在電池的世界,就像半導體業的台積電,絕對有漲價的權力,這一季感覺『犧牲』, 不只是與供應鏈交好,更是防止終端產品漲價,衝擊需求,」中信投信電池及儲能ETF的經理人詹佳峯,看出這間企業的遠見。

據南韓調研機構SNE Research最新報告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寧德時代在全球汽車電池的市占率略微上升至35%,比起排名第二、占有率15.9%的LG Energy Solution以及第三的比亞迪都高出不少。看得出儘管遭遇種種利空,「寧王」仍能坐穩世界第一的寶座。

盤點寧德時代手上三張牌,預示著電池產業未來三大走向:

優勢一:結構、材料設計,寧德時代都有布局

技術終究是一家電池廠的「底氣」,近來電池產業興起一股「結構進化」風潮,就是利用電池的排列、結構形狀上創新,以改變效能。

例如這回寧德時代提出的「麒麟電池」、中國電池二哥比亞迪的「刀片電池」、美國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的「4680」(直徑4.6公分、高8公分的圓柱體)都是屬於這類。

特別是2020年3月,正當電動汽車頻傳電池起火的事故時,比亞迪發布了一支「針刺實驗」的影片,引發結構設計話題。它以細針刺向三元、磷酸鐵鋰電池以及「刀片電池」,用以模擬電池受到撞擊時的效果。

受測時,磷酸鐵鋰電池高溫冒煙,三元電池甚至炸得火光四射,同為磷酸鐵離基礎的刀片電池,卻因形狀細長、散熱面積大,只是略微升高幾度,安全的形象深植人心。

延伸閱讀

電池「聖杯」在台灣? 從躲棉被痛哭到跑贏全球? 輝能CEO第一手告白

比亞迪用刀片電池一戰成名,也因此逼著寧德時代更新電池的設計。

曾毓群在業績發表會上回應,自行開發的「麒麟電池」將於今年第2季正式發布,與特斯拉提出的 「4680」電池相比,同規格下儲電容量可以高出13%。

消息一出,供應鏈大都認為,方形的麒麟電池,無疑是要與特斯拉主導的4680電池,互別苗頭。

不過,眼下寧德時代更要擔心的或許是,在大陸內需以外的市場,松下、LG新能源,都已經開始試產4680電池,旗幟鮮明地站到了特斯拉陣營。

正如博星證券分析師邢星所言:「在動力電池的領域,優先講求技術的發展,但技術有了,性價比到底怎麼樣,多少人買、多少人用,還是要考量的。」

詹佳峯也提醒,汽車產業注重安全與穩定,新技術還沒出貨前,對他而言都只是業者「畫餅」。

優勢二:料價漲翻天,大哥直接去採礦

寧德時代保障供應鏈的方法,包含了長期合約、投資、自製與回收等傳統方法外,創新、改變電池的材料,也能使成本更為可控與平衡。

比起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嫌鋰礦貴到離譜,寧德時代早已悄悄展開固料行動,往上游整合。

4月20日,寧德時代在官網發出訊息,宣布公司已用8.6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獲官方批准在大陸江西宜春的探勘權。聲稱礦區氧化鋰儲量260萬噸,折合碳酸鋰660萬噸以上,公司也正在申請「探(勘)轉採(礦)」的手續。

延伸閱讀

上海解封〉特斯拉復工,但蘋果訂單蒸發中,中國經濟步入轉捩點

而在同月14日,寧德時代也才剛宣布,在印尼以59.7億美元的價格,與當地國有的礦業公司、電池廠合作,確保生產三元電池時所需的鎳源。原因無他,2021 年,印尼在鎳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 37%,比起中國本土高出不少。

不過詹佳峯分析,目前寧德時代展開多個與上游礦商的合作計畫,雖然從開採到實際能貢獻產能,還有至少3季的時間,但鋰礦本身不算稀缺,加上美商雅寶的澳洲廠區在今年開出鋰礦產能後,原料的供需就會歸於平穩。 

優勢三:不僅製造,更要成為換電營運商

1月18日,寧德時代全資子公司「時代電服」推出EVOGO(樂行換電)的換電模式,包含了由寧德制定規格的「巧克力換電塊」、換電站與消費者端換電的App。換電服務在1分鐘內完成,與動輒1小時以上的充電模式形成對比。

寧德時代看見的趨勢是:絕大多數的車主日常只用到10%至20%的電量,但為了偶爾出遠門的需求以及「里程焦慮」,選擇購買大電量的車款。

透過換電,車主不但不用等候充電,也能依照旅程需求,選擇搭載電池的數量與費率。

儘管寧德時代不是大陸第一家投入換電業者,但有著資本充足、能穩定取得電池、政府等優勢支持,加上換電市場之大,現階段,仍舊容得下不同規格的競爭者。

寧德時代發展換電,從最大的電池「製造商」,有了直面消費者的產品與商業模式,不只在制定電池規格時,有了更大的話語權,也有機會從生態系中,獲得消費者一手的使用資料,甚至從舊電池中回收原料,完成生態系的循環。

寧德時代的換電站,換電服務在1小時內完成。圖取自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圖/寧德時代的換電站,換電服務在1小時內完成。圖取自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

寧王生態圈,僅兩家台廠入列

全球電池產業風起雲湧,中、韓都各自布局,儘管台灣在電池產業也有不少精緻、小巧的電池在,但在寧德時代這類巨頭面前,顯得「戲份」有點少。那麼,台廠是不是能換個角度,做上寧德時代的生意呢?

延伸閱讀

郭明錤爆蘋果汽車走人,手機廠卯起來造車,人才定生死

目前寧德時代的供應鏈中,僅有精星科技與台灣半導體(台半)兩家公司較為人所知。

精星發言人黃伯彰在接受《遠見》詢問時表示,精星從2016年時,就已經開始布局車用電池相關的應用,不只寧德時代,也為中國大陸多家電池廠提供BMS(電池管理系統)所需的PCBA(電路板組裝)服務。

黃伯彰坦言,除了這類電控系統電池廠有自製的能力,且在寧德時代的供應鏈中,多半已經採用當地的「紅色供應鏈」,與台廠的連結一直不多。

回頭看寧德時代的崛起,擁有來自官方補貼政策的助力、趕上電動車熱潮,固然幸運,但已經衛冕的「寧王」仍在努力,不甘只做一家「電池廠」,進而打造整個生態系。這對台灣引以為傲的零組件廠而言,何嘗不是一個啟示?!

寧德時代
成立:2011年
創辦人: 曾毓群
總部: 中國福建寧德市
產業:電池、儲能系統、電池回收
2021年營業額:1303.56億人民幣
員工人數:33078人

特斯拉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