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性別之戰白熱化!南韓大選點燃20世代「厭男」與「仇女」的矛盾

文 / 何晨瑋    
2022-03-09
瀏覽數 19,300+
性別之戰白熱化!南韓大選點燃20世代「厭男」與「仇女」的矛盾
南韓總統大選之後,將迎來下一任領導人。首爾街景示意圖。賴永祥攝影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競選期間,南韓總統候選人壟罩在各類醜聞爭議中,各候選人對是否廢除「女性家庭部」的立場,卻也引發這場「性別之戰」的怒火與對立。為什麼過去支持進步派的20多歲男性選民,開始向保守派靠攏? 

第20屆南韓總統大選在9日正式登場,這卻也被眾多外媒稱為「史上最不受歡迎的選舉」,同時也是一場「性別之爭」(gender war)。

今年1月,身為最大在野黨「國民力量」的總統候選人尹錫悅,在社群媒體上寫下「廢除女性家庭部」。這短短七個字,隨即引發南韓性別之間的對立與矛盾。

不論是過去曾震驚全球的「N號房」事件,或是性犯罪事件等層出不窮的狀況,都一再突顯長期存在南韓社會性別不平等的議題。

然而,這屆總統大選各候選人對是否廢除主張保護單親家庭、女性以及性暴力倖存者的「女性家庭部」的政見上,不僅將性別間的矛盾推升至高點之外,更可能成為左右這場選戰的關鍵。

身為最大在野黨總統候選人的尹錫悅。取自윤석열臉書。圖/身為最大在野黨總統候選人的尹錫悅。取自윤석열臉書。

尹錫悅陣營:瞄準反女權、趨於保守的「2代男」選民 

原先,選情與對手身為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候選人的李在明,出現膠著情況的尹錫悅,就在宣布廢除「女性家庭部」後,民調也從原先落後狀態、一舉攀升。

根據相關民調顯示,讓尹錫悅民調迅速攀升的關鍵,是年齡落在18-29歲的「20歲世代男性選民」(韓文簡稱2代男)大規模地湧入。即便這些群體只佔了整體選民的6.7%,卻足以拉開膠著的選情。

延伸閱讀

差距不到1%!南韓政治素人尹錫悦當選總統,睽違5年保守派重掌政權

尹錫悅陣營認為,性別平權已經在南韓形成一種「反向歧視」(reverse discrimination)。他也指出,現在結構上的性別歧視不存在,所有當今發生的歧視都是個案,男女都可能是弱勢,女性遭遇不平等,而男性受更優越對待一事,已經成為過往。

根據《韓國日報》民調顯示有80% 的2代男認為,自己是性別歧視的受害者。再加上,隨著南韓青年失業、高房價等經濟問題,都讓年輕人自嘲活在「地獄朝鮮」。且根據韓國經濟研究院報告指出,青年族群(15歲至29歲)在2021年的「體感經濟痛苦指數」(Misery Index)達到歷年最高峰。

左為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李在明,右為最大在野黨「國民力量黨」的總統候選人尹錫悅。達志影像。圖/左為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李在明,右為最大在野黨「國民力量黨」的總統候選人尹錫悅。達志影像。

對執政黨失望、對在野黨反感的「2代女」,恐成大選最大變數 

這也開始讓2代男出現對「搶奪就業機會的逃票者」厭惡和敵意的情緒,其中也包含對於女性產生不滿,認為女性搶走了屬於他們的工作機會。

且在南韓職場中仍存在失衡的同工不同酬問題,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統計,男女薪資差異達32.5%,遠超過平均值的12.8%。

尹錫悅的競選策略,打破年輕世代支持進步派的框架,更吸引趨於保守派、反女性主義的年輕男性選民的支持。但這也招來南韓女性的反彈與不安。

隨著2代男大批湧入尹錫悅陣營,身為18-29歲年輕女性(又被稱為「2代女」)的選擇,也成為這場選戰的關鍵。

民調顯示,南韓女性雖有較多進步派的支持者,但對這場選戰的未表態率仍高。主要問題就出在,女性選民對壟罩多起性醜聞案的執政黨失望,更對討好2代男的尹錫悅陣營感到反感。

延伸閱讀

南韓大選前夕:李、尹雙方為搶選票,都忙「這兩件事」!

事實上,在2018年南韓掀起「#MeToo」運動後,南韓年輕女性也開始積極參與示威等活動,希望能夠促進社會的性別平等待遇。

而政府對性別平等祭出的一系列政策,卻也被許多韓國男性解讀成「反向歧視」,使許多2代男開始對女性主義出現反感的情緒。這也反映在文在寅執政的頭一年的民調滿意度顯示,2代男的「不滿意」比例有上升趨勢。

無疑,20歲世代的政治意向也成為這場選戰的關鍵。最終,無論哪位候選人勝出,都無法忽視國內性別矛盾與不平等的議題。

你可能也喜歡
總統大選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