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光洋科經營權大戰暫歇?董座「之一」馬堅勇:愈打愈有信心

文 / 羅之盈    
2021-12-15
瀏覽數 22,650+
光洋科經營權大戰暫歇?董座「之一」馬堅勇:愈打愈有信心
圖/光洋科公司派由馬堅勇為首。光洋科提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光洋科再掀經營權之戰,董座鬧雙胞,並且進入爭奪股東信心的委託書大戰。這家打入護國神山台積電供應鏈、擁有貴金屬精鍊技術的科技公司,為何走到這步?

一直在報章雜誌頭版廣告看到的「支持光洋科董座」,究竟是怎麼回事?

11月5日光洋科董事會撤換「公司派」董事長馬堅勇,由「市場派」台鋼董事長王炯棻接任,但馬堅勇並未卸任,讓光洋科董事長鬧雙胞。緊接著11月28日開始,網路流傳了一支5分鐘的英文影片,從台灣資本市場規則,談到光洋科技經營權大戰,長期營運的「公司派」、後進勢力的「市場派」,進入近身搏鬥的激烈巷戰。

12月起,光洋科爭端熱火延燒到立法院,立委各有支持路線,雙方陣營更是一波波購買報章媒體頭版廣告,大力抨擊、隔空叫陣,公司派指稱市場派是「禿鷹」,市場派指稱公司派「將關鍵技術轉移中國公司」,不僅雙方皆自稱「董事長」,要在12月24日、27日召開股東臨時會,市場派放話「準備好接管公司」,公司派也不示弱,強調股東支持「胸有成竹」。

大動干戈的事態,迫使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12月8日裁定兩場股東臨時會禁止召開,指出雙方均未釋明董事、獨立董事有何違法、失職情形,而任期於明年(2022年)6月27日屆滿,股東得於111年度股東常會(表定時間5月18日)進行全面改選董事、獨立董事,看不出有召開股東臨時會的必要及急迫性,裁定雙方均禁止召開臨時股東會。

所以,如果雙方沒有完成抗告,光洋科經營權之爭,戰線將延長半年。「這幾天我們勤跑基層,聽到的回饋,讓我們愈打愈有信心。現在最好的情況,就是時間會證明一切,可能一年、三年、五年,台綱終究會disappear (消失),」光洋科董座「之一」的馬堅勇表示。

台鋼資金本來是「救命錢」

創立於1978年的光洋科,以「光儲存媒體薄膜靶材製造廠」為核心,在光碟片時代成長至具有規模的公司,2005年股票上市。其後隨著產業起落,一路轉型,2010年左右,成為貴金屬與稀有金屬回收精煉的重要成員,「廢金屬變黃金」帶起一波話題。

光洋科每年回收超過300噸電子廢棄物,精鍊出金、銀、鉑、鈀、釕、銦等貴稀金屬,2018~2021年連續創造超過200億元營收。這套精鍊技術,除了得以產出一條條高純度的黃金金條,以及一塊塊、一片片珍貴工業用金屬之外,也在2017年打入台積電製程,協助廠家再次利用製程廢金屬,創造循環經濟。

光洋科將電子廢棄物回收再利用。光洋科提供圖/光洋科將電子廢棄物回收再利用。光洋科提供

技術看起來沒有太大問題,經營權之爭又是怎麼回事?恐怕與金晃晃的真金白銀撩動的貪念有關。

2016年光洋科連續出現兩件醜聞:一是員工盜賣黃金450公斤,公司認列5億虧損、二是時任董座的陳李賀自首作假帳五年,再列28億元損失,以致光洋科2016年稅後淨利虧損4.85億元。

為了挽回光洋科頹勢,銀行團找回離職三年的前總經理馬堅勇回任董事長,回歸技術與產品導向,尋找生機,並在2018年引入台鋼集團資金,以當時沉重的百億債務說,台鋼資金其實也是「救命錢」,不僅抒解資金困窘,也為其後進入半導體產業做出準備。

本來公司派與市場派,也經歷過一段「燈光美、氣氛佳」的合作時光,在社內開設技術合作的專案,期待展開綜效。可惜,兩年光景,局勢又變。

光洋科畢竟以技術為核心,在台鋼資金頂住財務困難之後,經營團隊有了時間差發展出與台積電製程串連的技術,重新回到營運軌道。新生意新商機,尚未磨合完成的兩派人馬,很快地對完全掌握經營權動了念想,2018年馬堅勇所代表的公司派,經歷了一次前董座陳李賀發動的經營權之爭,緊接著2021年12月更加白熱化。

馬堅勇一一打電話給500名股東

以股東結構分析,在台鋼進入之後,光洋科又經過兩次增資,引入電子半導體或材料的產業相關的策略夥伴,與台鋼本業關連愈來愈遠,相對的,台鋼之於光洋科,愈來愈靠近「純投資」的概念。

從馬堅勇的視角來看,多元股東讓經營方針越來越脫離台鋼掌握,光洋科名下還有超過200億資產,台鋼如果不在此時把公司經營權拿下,之後就更沒有機會。

在經營權大戰之中,馬堅勇以「胸有成竹」形容。

他表示,除了半導體相關股東相挺之外,光洋科股東人數大約6萬7000人,「但擁有100張的股東不算多,大約500人,我在11月底一個一個打電話過去,尋求支持。跟他們說,我本來就有義務說明公司的展望,二是對於近期紛爭所帶來的擔心害怕,表達歉意,並且說明未來發展方向,效果非常好。」

長期來看,光洋科現金水位足够,也因爲光洋科有很多環境相關的議題,包括碳中和等,銀行願意用特別的Green Fund(綠色投資)來支持,「所以我們的現金不是問題,還有我們的獲利能力都不錯,」馬堅勇表示。

台積公開信談「穩定」,挺的是誰?

整體來看,經營權之爭,無論熱戰時間是在12月底,抑或是明年5月,都只是一時之爭。但分裂的、不同主張的高層兩派人馬,終究讓員工與外界對公司前景放不下心。這波爭戰之中,台積電非常罕見的發出公開信,以資材供應鏈管理處處長柯宗杰為名,表達立場,期望供應鏈夥伴「穩定而且值得信賴」,可見光洋科回收技藝受到台積重視。

台積電力挺現任經營團隊的聲明。光洋科提供圖/台積電力挺現任經營團隊的聲明。光洋科提供

公開信中提及「技術團隊(馬堅勇博士帶領)」,可說是一種認可,但信中其實也並未明確選邊站。台積電短短500字左右的信函之中,提及四次「穩定」,可見其期盼殷殷的是穩定,到底誰最適合「穩定」經營公司?擁有技術能力是一種面向,當然,股東支持也是一種面向。

光洋科小檔案

▌成立:1978年
▌資本額:59.19億元
▌主力產品: 貴金屬材料鑄錠
▌員工人數: 約2000人


👉 光洋科公司治理爭議到底在吵什麼?

延伸閱讀
台積電光洋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