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小學到博士的藝術傳奇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3-04-01
瀏覽數 13,100+
從小學到博士的藝術傳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春天,3月11日,朱銘有一件喜事。

喜事發生在一頂方帽及一身袍服上。輔仁大學頒授名譽藝術博士學位給朱銘,朱銘接過了他人生中第二張學校證書。第一張是小學畢業時。

從小學到博士,相隔半世紀。五十年裡他在學院的空白,五十年裡以藝術修行來填實。兩張證書之間的一條路,很長,很寬,也很厚,層層疊疊的藝術積澱,連綿不斷的國際矚目——

1991年,在倫敦,英國南岸文化中心因朱銘而首開華人藝術的鋒芒。

同年,在法國敦克爾克美術館,朱銘是第一個在此鑲上名字的台灣藝術家。

1995年,在日本箱根,「雕刻之森」美術館將其二十五周年慶的黃金熱檔,留給了台灣朱銘。

1997年,在巴黎,從未展出尚在人間藝術家作品、也從未邀請歐洲以外藝術創作的梵登廣場,以前所未見的創舉,迎來了朱銘。

2002年,法國知名的藝術循環出版社,發行朱銘的英法文版專業畫冊。這家以畢卡索為創始人之一的出版社,首度為華人雕刻家出書,隨之,歐美共四百餘家書店全面上架。它的國際發行網絡,讓美國、法國、比利時、瑞士、盧森堡、加拿大等國家,都能夠同步看見朱銘。

繁花似錦的朱銘,藝術生命春日正盛,2003年暖春,博士學位加身。一位小學畢業的博士,締造了一則藝術史上的台灣傳奇。

我向朱老師問起獲頒博士學位的心情,他笑聲朗朗,聽得出是打從心底高興,他形容,「就像辦喜事一樣!但是如果……。」朱老師語調一轉,「如果這個榮耀在二十多年前來到,該有多好。那時我才剛起步,如果能獲得一個肯定,對我有更大的幫助。」

給年輕人機會

一紙證書,像一只奇異的後視鏡,照見曾經走過的風景,從崎嶇,到盛譽,觸動了朱老師無限思緒。熟識他的人都知道其中辛苦,從一個蹲踞鄉野的雕刻匠,要翻身躍上藝術的展場,多麼不易;一個並非出身學院的沒沒無聞者,學歷上的薄弱,給了他多少只能往肚裡吞的酸楚。一個年輕的藝術生命,是多麼需要從旁的提攜一握啊!

「所以你現在會這麼樂意拉年輕人一把,」我突然更懂得朱老師的愛才之心。

「是啊,我是辛苦過的,知道年輕時一路走來的艱難,光是要在藝術領域裡掙一口飯吃都很不簡單,更何況有心於成功成名的理想。」

朱老師對青年後進的愛護,細膩處鮮為人知。

多年之前他即囑咐經紀人,在競標公共工程時,必須持守兩個原則,「其中一個就是,如果有青年藝術家也來競標的話,我們就自動退出。」朱老師的考量是,自己已經走到一個境地了,還有其他的展現可能,「但是,年輕人需要機會。」

「這麼美好的用心,這麼好的事,以前怎麼都不曾聽你說?」我問朱老師。

他的回答如同清風明月一般,「做事對自己交待就好。做好事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去說。」

不善說自己的朱銘,倒是歡喜談說創作。

最近一年多來,如果有人問起他的創作近況,他會用台語很風趣地回答,「我這陣子在做兵!」聽者半天推敲不出什麼意思,當兵?

見人不解,朱老師會很得意地再加重懸疑,「還是三年的兵哪!」

然後他揭開謎底,原來,他正在創作陸海空三軍,預計三年完成。

的確是「做兵」!

說來如此輕鬆幽默,做來卻是無比的嚴肅沈重。這件作品,締造了朱老師多項的創作紀錄,他自喻,「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組創作了,可是一齣大戲喔!數量上,三百件真人大小作品,每一件都是親手雕刻、單一鑄銅,不是灌模重複。重量上,全部加總將近一百噸。花費上,斥資新台幣3000萬元。時間上,三年間一口氣完成。我想,這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紀錄了,羅丹一生中也沒有這麼多作品。」

多麼磅礡的創造器量啊,它是2004年朱銘美術館五周年的館慶獻禮,命名為「三軍進駐美術館」。

朱老師的心願幽默但真摯,「那一天,我希望邀請總統來閱兵。總統是三軍統帥,我創造的部隊,必須經過總統的閱兵才能成軍。」

朱老師總是聲色嘹亮,不論在如何的榮耀之後。美術館就是他的舞台,每一年他都在搬演年度大戲,在芸芸人世間,觀看、思索、創造、訴說,說出屬於他的藝術傳奇。

本文出自 2003 / 04 月號

第20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