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夜爆紅的台電核發處長,許永輝究竟何許人也?

文 / 彭杏珠    
2021-11-25
瀏覽數 154,500+
一夜爆紅的台電核發處長,許永輝究竟何許人也?
圖/台電處長許永輝。擷取自第17案全國性公民投票案意見發表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未有台電的處長於一夜間爆紅,但這個人卻做到了,他就是核能發電處處長許永輝。不僅經濟部長王美花拍片力挺「你也是我們經濟部、台電的弟兄,我們不會讓你孤單」;連總統蔡英文都於臉書發言感謝。但他卻傷了一起奮鬥的台電弟兄們,許永輝到底是何許人?

就在11月18日,中選會舉辦的「重啟核四」公投電視意見發表會上,原本不應出現的許永輝,竟然被派為「反方」代表,他與正方代表、重啟核四公投發起人黃士修交鋒辯論。

許永輝動之以情,「今天你要我再把已成家,背後一個個家庭的弟兄們,再帶入核四這個泥沼,背著核安的風險,我做不到!」

他更進一步說,「核四因缺乏整合經驗,在設計、施工與系統間的扞格出現衝突,結果試運轉測試至今已有七年,卻仍難以過關,因此核四不安全,不應該重啟。」

這讓黃士修氣憤不已,認為許永輝已涉及瀆職重罪,他甚至語出「情緒性」字眼:如果瀆職罪要關很久,你要不要先安頓好身家?……。 

重啟核四公投發起人黃士修。取自黃土條臉書圖/重啟核四公投發起人黃士修。取自黃土條臉書

這場說明會火花四射,後來卻被曲解成「人身攻擊」,模糊了焦點。

但,當許永輝說出「核四不安全,不應該重啟」的這段話時。曾與他共事的工程師卻張大嘴巴、錯愕不已。直言「這是我認識的許永輝嗎?這是跟我一起捲起袖子、測試核四廠的許永輝嗎?」

其實,在11月18日的說明會之前,許永輝是一位受到主管、部屬信任的工程師。許多現任或退休的台電人私下都說:「許永輝是非常認真盡責,樂於幫部屬解決問題的人,幾乎是使命必達,受到同事喜愛、長官賞識,官運也算亨通」。

許永輝畢業於清華大學核工所,進入核二廠從事運轉工作,後升為核二廠機組值班主任,成為控制室主管。隨後調回總公司核發處,歷任運轉組主管、組長。2012年,榮升核四廠(龍門電廠)模擬中心主任兼試運轉測試組組長,負責核四試運轉測試工作。

當核四「試運轉測試」成功後,又歷練過核發處副處長、核二廠廠長等職務。去年元月,升為核發處處長,今年7月還兼任核四廠廠長以及龍門施工處處長。

試運轉測試一遍不夠,經濟部另立安檢小組再平行驗證一次 

所以當2013年,核四1號機興建完成,開始進行試運轉測試時,許永輝正是主要負責人,他們必須提出「試運轉測試」(Preoperational test)報告。 

「試運轉測試」報告的正式名稱為「系統功能試驗」報告,就是要送給原能會審查用的報告名稱,業內一般都稱為試運轉測試。 

當時的經濟部長張家祝為去除民眾對核電廠的疑慮,特別另組安檢、監督小組,總計有三組人馬參與核四廠1號機的測試。 

第一組的試運轉測試小組,就是由當時的組長許永輝所帶領的核四廠同仁;第二組的安檢小組,包括45位核一、核二、核三廠的資深核能專業工程師與主管,以及GE(奇異)、HITACHI(日立)等12位國內外專業顧問;第三組的監督小組,包括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葉宗洸、交大機械工程系教授成維華、巨廷工程顧問董事長許勝田、台大工學院院長顏家鈺、台大機械系教授單秋成、長庚大學電子工程系教授馮武雄、清大光電所教授劉容生、中興大學工學院院長薛富盛,以及兩位經濟部的資深顧問共十位成員。 

當試運轉小組進行測試時,安檢小組會針對試運轉的所有測試項目,再進行「平行」驗證,而第三組的專家學者必須在安檢小組進行平行驗證時,加以嚴格監督。 

這三組人馬成功完成測試後,必須將報告送到總公司的聯合試運轉小組(JTG)審查,召集人是當時的核能副總經理及台電各處的代表,以及奇異、日立等公司成員。 

聯合試運轉小組(JTG)審查完畢後,再將核四廠1號機「系統功能試驗」報告送交給原能會審查。 

許永輝為核四試運轉測試組長,所有文件都要蓋章

「系統功能試驗報告」(簡稱試運轉測試報告)的數百份項目,各單位負責人都要簽名或蓋章,其中就有許永輝的印章。為何會出現「NA」字眼,代表該項目不屬於MHI(三菱重工)或HITACHI-GE(兩家的合資公司)的範圍,所以無法表示意見。 

從日前台電外流的文件中,清楚可見每份「系統功能試驗報告」的核准表,都有許永輝的章子,雖已被網站刪除,但早被網友截圖存證(見圖)。 

不同編號的系統功能試驗報告程序書,許永輝都有蓋章,約有數百餘份。網友截圖自核能終結者網站圖/不同編號的系統功能試驗報告程序書,許永輝都有蓋章,約有數百餘份。網友截圖自核能終結者網站

當時的監督小組成員葉宗洸回憶說,安檢小組就是在「平行」驗證許永輝所負責的「試運轉測試」工作,意思就是同樣一套測試,要重複做一遍,以確保安全無虞,從2013年4月1日開始重新驗證。 

「總計花了我們16個月的時間,監督小組的學者專家就協同日夜拼命的安檢小組成員,針對126個系統,從零開始重新檢測一遍,終於在2014年7月30日完成再驗證,」他難掩激動情緒說,「難道這一切的辛苦測試,都是假的嗎?」 

當年,很多核四廠同仁以廠為家,甚至將老婆孩子送回娘家照顧,所以當2014年6月11日,一個大型的測試順利完成時,團隊興奮地合照留念。

時任核四廠廠長的王伯輝在臉書留下歷史的一刻:今天(2014年6月11日)中午11點,龍門電廠(核四廠正式名稱)成功且圓滿完成……,控制室內約30多人分別主控及監視各系統,現場幾乎有上百人監督觀看,如此大型的測試,從端午節忙到現在!共日夜忙碌九天,沒有努力過的人,無法體會圓滿完成時的激動,今天我幾乎泛著淚水向我可愛的員工致敬!這是龍門歷史的一刻!


至今,王伯輝的臉書仍留著當年的兩張大合照,其中一位戴橘色安全帽、著白色長褲的人,正是當時的試運轉測試組組長許永輝。

許永輝參與核四廠1號機所有的測試過程,而且他也蓋章通過了。

但,任誰也沒想到,過去台電弟兄們不眠不休,克服萬難所通過的測試成果,就在11月18日,被許永輝的「斷然否定」而灰飛湮滅。

今天的許永輝打臉昨天的許永輝,哪個才是真的?

過去,關於台電的公投案,台電都不會派人辯論,因為關係人的身分不宜,所以這次許永輝被派為反方代表時,內部早已議論紛紛:他為何要當反方代表?他有說不出的苦衷嗎?還是另有隱情?

當時,台電人推測,聯合試運轉小組、安檢小組通過的1號機試運轉報告,「白紙黑字」明擺在哪裡?許永輝頂多只能朝「以前雖做過安檢,現在得全部重做,要花很多錢,很多時間」之類的方向說明。

未料,許永輝竟然全盤否定「1號機試運轉測試通過」的所有一切。

連旅美的前美國電力公司核電專業工程師,當時也是安檢監督成員之一的蔡維綱,聽到許永輝在發表會上說「試運轉測試難以過關,核四不安全…」時,遠在視頻那端的他接受媒體專訪時,都能感受其不滿情緒。蔡維綱說,「試運轉測試已通過完成,不了解許處長為何前後不一致,當年可以,現在不可以」?

其實,許永輝否定的不僅是過去的許永輝,還否定了核四廠所有弟兄,以及安檢監督小組的專家學者,甚至是整個台電的專業形象。「今天的許永輝打臉昨天的許永輝,到底哪一個許永輝說的話,才是真的?」身為他的老部屬感到心寒,以後外界還會相信台電說的每一句話嗎?

許永輝傷了與他共事過的弟兄們,當他在電視上說出「我也要敬告在正方代表背後的鍵盤高手,你沒在核一二三廠拿起過一支手動扳手,沒帶弟兄衝過現場,不要來跟我講,你有多愛核四。」這一段話時。

一位在核四廠多年的工程師忍不住回應許永輝說的話:

核四現場我不算陌生,手動扳手,不確定有沒有拿過,但測試用的三用電表、電源供應器之類的倒是常常拿。核四全盛時期有1300名同仁,封存後,每年還維持130人的團隊,辛勤維護機組,以確保近3000億換來的寶貴資產。「到底誰沒有衝鋒陷陣過?」

這位核四工程師進一步說,明明通過測試的1號機組,卻被當年「負責簽名」的許永輝否定,他提的每一項缺失,有些是錯誤訊息,其餘的也都能解決,就像房子多年沒人住,門把、窗戶總會破損吧,修一修就好了,結果被說成是天大的問題,以此來佐證他「核四不安全」的說詞。(請見哥老電力公司臉書圖表)

資料來源:哥老電力公司圖/資料來源:哥老電力公司

2015年台電證實核四1號機完成測試安檢,符合國際標準

許永輝還說:「我沒有簽安檢報告」。他當然不可能簽安檢報告,不用台電人出來戳破,清大教授葉宗洸都聽不下去了。

當年是監督小組成員的他說,安檢、監督小組是額外成立的平行驗證小組,是用來驗證許永輝所做的「1號機試運轉測試」,許永輝當然不用簽名、也不可能讓他簽名。他是試運轉測試負責人,測試執行人跟檢驗人必須是獨立不同的人。如果許永輝認為有問題,大可在2014年的安檢會議上提出,他不僅沒有異議,還同意安檢會議的結論。

全程參與的葉宗洸說,試運轉測試、安檢、監督小組陸續完成核四1號機126個系統驗證、再驗證後,還要經聯合試運轉小組審查通過,才能將1號機的「系統功能試驗」報告提送到原能會。由於核四於2015年7月1日正式進入封存狀態,封存前,原能會還有32項報告未審閱完畢,封存後,當然停止所有審查,「真相是原能會未完成審查,不是審查沒有通過,」身為科學家的葉宗洸最氣睜眼說瞎話的人。

他難掩失望之情說,2014年7月30日,當試運轉測試與安檢工作順利完成時,許永輝還在經濟部召開的「試運轉測試及安檢完成」記者會上,報告此項工作的成果。

氣候先鋒者聯盟發起人楊家法進一步說,請大家去看看2015年6月台電發過的新聞稿就知道,台電確實澄清過「核四廠1號機已於去(103)年7月完成全部126個系統的試運轉測試及安檢工作」,確認其符合國際安全標準。

葉宗洸跟楊家法同問:

到底是2014年的許永輝在說謊,還是2021年的許永輝在說謊?

政府可以不要「重啟核四」,但不能說謊欺騙民眾

台電原是一家尊重專業的公司,得過無數的國際獎項,更是亞洲電力雜誌「亞洲電力獎」的常客。但,自從11月18日「重啟核四」的意見發表會後,氛圍全變了。

多數人沉默,並不代表內心沒有想法。

原先還在幫許永輝緩頰的同事,聽完後無奈地說,我沒必要再為他抱屈了,他不是沒有選擇,他可以婉拒上場,捍衛台電的專業,卻選擇用「斷章取義」來曲解事實,否定自己簽過的文件,「許永輝對不起自己的專業,也讓所有執行測試的台電人背了黑鍋,他將來必須為18日說過的每一句話負責。」

抬頭望向台北灰濛濛的天空,正是台電人的心情寫照,「弟兄們一手蓋起來的核四廠,就像自己生的孩子一樣,心疼它的命運是如此多舛,」一位核四退休主管語重心長,「政府可以用盡辦法讓重啟核四公投不過,但拜託不要說謊,也不要逼台電主管出來背書當砲灰,工程師如沒有誠信與正直,再高超的技術都非國家之福。我寧可相信,真理終將戰勝一切」。

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台灣人願意理性看待「核四」,還給它清白,不要再污衊曾經付出半輩子青春的核電工程師了。

數位專題
請問總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許永輝台電核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