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想一個人》温貞菱:人生就是在別無選擇中,相信自己的選擇

温貞菱專訪/「蝶妹」顛覆過往形象的大突破之作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11-25
瀏覽數 15,250+
《不想一個人》温貞菱:人生就是在別無選擇中,相信自己的選擇
温貞菱從每個角色汲取不同的人生歷練,再綻放耀眼的光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已抱回兩座金鐘獎的她,近年也以《陽光普照》和《不想一個人》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斯卡羅》的「蝶妹」更是她生涯經典代表角色之一,精湛演技令人讚歎。

提到温貞菱,你一定對她所飾演的《斯卡羅》「蝶妹」一角印象深刻,她不僅精湛詮釋角色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更從外型和語言的淬鍊上,紮實地綻放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光彩──這是她一直以來對每個角色奉獻的堅持,從影多年的她,正以她獨特的人格魅力,迸發璀璨亮眼的篇章。

早以《曉之春》和《最後的詩句》抱回兩座金鐘獎的她,近年也以《陽光普照》和《不想一個人》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自幼就把戲劇之路視為人生目標的她,也分享一路走來的歷程,「演戲這件事情真的從來沒有想要放棄,也只有當演員的那一刻,我才覺得自己活著。」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在她全新電影作品《不想一個人》當中,温貞菱扮演一個為了生活而必須下海應召的小姐,不論形象的突破和融入社會底層的真摯情誼,都顛覆了她以往帶給觀眾的形象,你我彷彿能透過大銀幕看到一個截然不同的温貞菱,更深刻同情她和劇中角色金莎的際遇,有著對愛情無以復加的感慨。

《不想一個人》寫下温貞菱顛覆形象的大突破

温貞菱在《不想一個人》有非常亮眼的突破演出圖/温貞菱在《不想一個人》有非常亮眼的突破演出

《不想一個人》是由范揚仲編劇、執導的愛情電影,找來當紅演員范少勳、莫允雯、温貞菱挑戰最大尺度的突破演出,片中呈現不同年齡、不同社會地位對於「愛」的解釋與想像。本片在金馬獎中入圍了兩項大獎,包含最佳女配角温貞菱和最佳美術設計。

《不想一個人》描述,他的工作離不開金錢、慾望與凶險;她則是富商的祕密情人,富商病危住院中,她卻完全見不到愛人。

當皮條客阿龍(范少勳飾)遇上藝廊經理乃文(莫允雯飾),孤獨的兩人搭上彼此,每一次激情都是對現實的逃避:阿龍有青梅竹馬的金莎(温貞菱飾)要照顧,乃文也得決定肚子裡的孩子何去何從。這是夜都會的紅男綠女愁語,擁有自我是奢談,真情自然短缺。

《斯卡羅》曬黑的堅持 是她對角色的一貫敬業態度

當時拍《斯卡羅》特別曬黑的她,對角色的準備都抱持最高標準圖/當時拍《斯卡羅》特別曬黑的她,對角色的準備都抱持最高標準

温貞菱對角色的付出精神,從《斯卡羅》時的敬業便可嗅出端倪,像是蝶妹因為是排灣族,膚色本來就應該要黑,當初導演的設定僅是要化妝的她,後來覺得麻煩、不要讓自己花心思,擔心狀態影響到身上膚色,因此就決定去曬。

她的曬法是用助曬機,從拍攝前開始曬、拍攝期間一有空檔就回台北繼續曬,只為保持那古銅色的黝黑模樣,「我其實在接到正式拍攝邀約時,那時候還在俄羅斯交換學生,從頭到尾也沒想說自己有機會,直到確定是我時,為了不要讓自己後悔,雖然知道真的很難,但前後也沒花太多時間想就答應了。」

温貞菱笑說,如果要說蝶妹是她生涯中最難的角色,那一點也不為過,語言的難還只是其次而已,重點是各種在場景上的困難,特別是光遇到蛇就可能不下百次,也因為這次的經歷,她覺得自己的心智又更強大。

「表演這件事情,其實不像是一個坎過去、下次遇到就代表自己還能通過,它其實比較像是人生的各種難關,好比愛情、親情、友情,每一個階段都會遇到不同的考驗,不能說自己演技更上一層樓,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厲害了一些,而且也愈來愈喜歡自己,表演和生活非常相似。」

把戲劇之路當一輩子的志業

温貞菱在《不想一個人》當中飾演一名為生活而下海的小姐圖/温貞菱在《不想一個人》當中飾演一名為生活而下海的小姐

有趣的是,《不想一個人》拍攝時,正好是她俄文系大四、即將畢業的時刻,甚至還剛好遇上期末考,而之所以選擇俄文,也是有個特別的原因。

温貞菱分享,她自己非常清楚,就算沒有人找她去演戲,她一輩子也會從事戲劇相關的職務,加上既然知道自己不會脫離這個產業,就決定大學念一個跟戲劇不相關的語言科系,「俄文是大家公認最難的語言,我就想碰看看,且俄文系也是個最好交換學生的科系,我也很想出國走走。」

也許,正是因為連這麼難的斯拉夫語系都能夠駕馭,那麼《斯卡羅》的原住民族語,對她自然更是駕輕就熟。

她回憶,在最初接到《不想一個人》劇本邀約時,「我看完劇本的瞬間就對角色非常有好感,因此跟導演碰面時,就非常極力想要爭取演出機會,就算演的是個小姐、有許多劇情需要的裸露鏡頭,我其實並不在意。」

為了演好小姐角色 她下足了各種苦功

為了演好角色,温貞菱還細心的做了各種田調圖/為了演好角色,温貞菱還細心的做了各種田調

温貞菱說,演角色很重要的地方,就是她的魅力,如果沒有把握、或怕自己演不好,除了對不起角色本身,更對不起導演和編劇,畢竟他們長時間賦予這個角色生命,演員更應該在能全力發揮的狀態下,努力做到最好。

因此,為了演好小姐的心境,她還特別去田調,包含諮詢做過傳播妹的朋友,還特別去酒店實習、和酒店小姐們聊天,更試穿她們的衣服,了解背後的生活習慣,「我還特別去了專門給小姐們洗頭、化妝的店家,在那邊認識很多特別生活狀態的人們,那是一個滿特別的經驗。」

「光是身為一個女性,就很容易被用某種特定的眼光看待,而拍這部戲時,就可以向那些制度去挑戰、和既定的刻板印象對抗,我就覺得很不錯。」温貞菱有感而發的說。

不僅如此,她還增胖了5、6公斤,以迎合那豐滿的姿態,且為了那場性關係的情慾戲,她還去看了A片,揣摩那個叫聲,「雖然最後那場戲因為劇情的需求被剪掉,我也尊重導演的決定,但演戲本來就是這樣,我已經給出了所有,真的也未必要拿到全部的回報。」

由於在戲中,她有非常多激情的裸露戲碼,雖然並沒有露點,但她坦言,未來如果劇情有需要、真的要到那樣的程度時,她認為都是可以討論的。

體悟不同人生 更覺得每個職業都值得尊重

體悟過獨特人生的她,更覺每個角色都值得敬重圖/體悟過獨特人生的她,更覺每個角色都值得敬重

温貞菱表示,也許在外人眼中,她們的工作風險高、感覺隨便、被人看不起,但其實對她來說她們的生活是非常單純的,她們其實也是一般人,會去看電影、有自己的性格,「做這個工作很不容易,不了解為什麼還要被看不起,每個人都是值得被尊重的。」

也許,這些做小姐的有的是負債、有的是別無選擇,而温貞菱則幫自己的角色金莎寫了註解──「人生就是在別無選擇中,相信自己的選擇,但用更好的詮釋去完成她。」

好比說,就算只有這份工作可以選擇,還是應該盡可能找到當中能讓自己開心的部分。

范少勳和温貞菱在電影中扮演皮條客和小姐圖/范少勳和温貞菱在電影中扮演皮條客和小姐

真的很愛演戲的温貞菱,未來也將持續在這條路上努力邁進,她笑說,「小時候真的不敢跟別人說自己是個演員,因為很不好意思,怕大家不認識自己。」這個感覺,一直是到23、24歲時,才慢慢適應這件事,自然而然被稱呼。

她說,每一次演戲,都更認識自己、拓展自己的面相跟可能,這種感覺就像是去認識一個新朋友,找尋過去遺失的某些特質,那過程是很療癒的,「演戲這件事情真的從來沒有想要放棄,也只有當演員的那一刻,我才覺得自己活著。」

氣質出眾的温貞菱,早已把戲劇當成自己的志業圖/氣質出眾的温貞菱,早已把戲劇當成自己的志業

她笑說當演員的時刻,才覺得自己活著圖/她笑說當演員的時刻,才覺得自己活著

數位專題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馬獎電影國片影評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