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王小棣:我人生最痛苦就是《魔法阿媽》那時,但當年的感動,卻一輩子也無法取代

王小棣專訪/《魔法阿媽》的感動將一直延續到下一代!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11-17
瀏覽數 57,750+
王小棣:我人生最痛苦就是《魔法阿媽》那時,但當年的感動,卻一輩子也無法取代
《魔法阿媽》之所以能如此成功,是王小棣和整個團隊成員功不可沒的堅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魔法阿媽》23週年電影數位修復發行完工將正式重新上映,王小棣也透露,《魔法阿媽2》的製作,也如火如荼的展開當中。

1998年,台灣有部至今依然讓當時還是孩子的七、八年級生記憶猶新的動畫電影《魔法阿媽》,這部以台灣信仰為主軸、搭上鄉野軼聞和奇談的作品,在文化上有著扣人心弦的作用,加上文英阿姨的完美配音,阿媽的形象不僅在所有人心中都活了過來,深刻的寓意和省思,更勾勒起廣大迴響。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當年,《魔法阿媽》由王小棣所執導、監製,漫畫家麥人杰負責劇中造型設計與分鏡,史擷詠為電影作曲配樂,許多人至今只要聽到電影中的經典台詞,就會想起自己與阿媽的情感和溫暖,而情不自禁地掉下眼淚──這種孫子逐漸認同阿媽的過程和人性情感,非常美麗而動人。

如今,事隔20餘年,《魔法阿媽》23週年電影數位修復發行完工將正式重新上映,稻田電影這次的計畫,除了能讓許多當年沒看過的孩子感受這部經典動畫的感動,還能用一種最高規格的視野,讓《魔法阿媽》享有未曾感受的鼓舞。

作為台灣第一部以迪士尼手法製作的經典動畫電影,《魔法阿媽》是首部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經手的 4K 掃描數位修復動畫電影。

編劇黃黎明的想像 讓王小棣開啟了旅程

《魔法阿媽》和豆豆的故事非常動人。稻田電影圖/《魔法阿媽》和豆豆的故事非常動人。稻田電影

事實上,《魔法阿媽》的故事雛形,是編劇黃黎明在一個偶然間迸發的靈感,王小棣回想,剛認識她時,她就是一個從北一女畢業、讀政大新聞,接著在電視台工作的高材生,收入是非常好的,但當時,黃黎明看到王小棣對於做節目的信念,毅然辭掉高薪工作,到王小棣的工作室幫忙。

「她雖然不是戲劇科的背景,但真的很會寫,從《全家福》那時候的單元劇就開始發跡,我發現她有很多很多的感觸都是留在心底,而不是刻意的要去寫劇本,當時就覺得她非常的厲害。」

王小棣分享,在當時他們那個年代,大家都認為「卡通是小孩子看的」,直到後來《螢火蟲之墓》的出現,觀眾才發現原來動畫可以這麼好看,「有一天,黃黎明告訴我想要做一個動畫,我聽了以後很喜歡,就說我們趕快來做,一切就是這麼樣開始的。」

但他笑說,「結果我沒想到我人生最痛苦的時候,就是《魔法阿媽》的製作過程。」

輔導金1000萬 《魔法阿媽》製作成本卻花了4000萬

文英阿姨與豆豆莊博文配音,王小棣導演在旁指導。稻田電影圖/文英阿姨與豆豆莊博文配音,王小棣導演在旁指導。稻田電影

王小棣說,1997年,《我的神經病》大賠錢,那時幾乎沒有收入,後來《魔法阿媽》拿到了行政院新聞局的輔導金,可以開始籌備製作,覺得非常興奮,到現在回頭想想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驚人的是,那時候的輔導金僅不過1000萬元,但前前後後《魔法阿媽》卻花了4000萬製作,王小棣還把房子全都抵押了,幾乎是在極其艱鉅的狀況下才把整個作品完成。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因考慮到講話嘴型與面部表情之間的配合,《魔法阿媽》是在作畫之前先進行配音流程,再讓畫面配合錄製好的聲音段落來繪製。

王小棣笑說,「我們一開始前面錄音的時候好開心,跟小孩子聊天、談劇情,跟文英阿姨一起配音,那段過程真的非常有趣,彼此討論劇情也非常熱衷。」

結果沒想到,到後來要寫所謂的「律表」時,這才發現是惡夢的開始。

製作過程的惡夢 至今依然記憶猶新

結合台灣民俗信仰的《魔法阿媽》受到大小朋友的歡迎。稻田電影圖/結合台灣民俗信仰的《魔法阿媽》受到大小朋友的歡迎。稻田電影

律表,是動畫在繪製分鏡圖時,一個非常重要的參考依據,裡面包含的腳本分鏡與分鏡構圖的設計,像是秒數、演出指示、台詞、作畫者與中間畫指示等,光是1秒的動畫,背後的畫作張數就高達12張。

王小棣分享,那個時候,他是自己拿著碼錶,一個人演一段所有的過程,從台詞、動作到場景變換全部來個好幾次,才慢慢把每一個細節的畫面內容記錄下來,「那時候根本是除了短短幾小時的睡覺以外,就都是在做這件事情。」

他笑說,「當年的自己根本就是一股熱情,接著不知死活的就去做這件事,那經驗簡直是太嚇人了,想都沒想過。」

當有了這個最基本的雛型以後,才能將這些連接關鍵畫面的影格畫面交由工作室處理,那時他還透過介紹,輾轉認識在韓國專門製作動畫的公司,王小棣靠著英文和對方的韓文翻譯溝通,在不敢抱希望的企盼下,對方因為喜歡劇本,遂決定在幾乎沒賺什麼錢、以版權合作的狀態下,幫忙製作《魔法阿媽》的案子。

由於他的任務,就是必須周旋在各方人馬之間,不斷的溝通、協調,從最基本的顏色到背景的繪製都是一門複雜的學問。

雖然艱辛 但從沒想過要放棄

魔法阿媽工作團隊部分成員,文英、許傑輝、麥人杰、黃黎明。稻田電影圖/魔法阿媽工作團隊部分成員,文英、許傑輝、麥人杰、黃黎明。稻田電影

在當時,如果《魔法阿媽》最終難產,他除了要賠償那新聞局的1000萬補助金之外,其他所有團隊的工作報酬也根本付不出來,「所以我沒想過要放棄,也不能放棄,我只知道無論如何就是要撐下去。」

後來,《魔法阿媽》終於在驚濤駭浪之下誕生,考量到《我的神經病》的賠錢,這部作品在一開始就決定不用當初全面上映的方式宣傳,所以放映的地方並不多,王小棣說,他印象很深的是,光是台北信義威秀一間電影院,它的票房就是之前20家電影院總和的20倍。

「雖然這樣的票房,也完全沒辦法跟製作成本相比,但後來靠著錄影帶的版權慢慢還債、電視台的一再重播,那樣坎坷的過程才穩定下來,等到還完債以後,感受真的難以言喻。」

決定製作續集 當年的感動難以言喻

《魔法阿媽》的成功,在台北電影節抱回了年度最佳影片。稻田電影圖/《魔法阿媽》的成功,在台北電影節抱回了年度最佳影片。稻田電影

《魔法阿媽》的成功,在當年的台北電影節,就抱回了年度最佳影片的殊榮。

王小棣回憶當時在中山堂首映、排隊的盛況,簡直可以用超乎想像來形容,「後來在影廳裡,大家熄燈後,聽到小孩子開懷的笑聲,我覺得那場面真的很像天堂,因為前面太辛苦了,最後能有那樣的回饋,真的非常感動。」

如今,《魔法阿媽》的續集、《魔法阿媽2》的劇本雛形,王小棣透露基本上已經大致完成,「我們在編劇時,都盡可能回到當時的初衷,回到當時製作時的感動。」

不過在現代,已經不用像當年一樣完全土法煉鋼的手繪,而是結合電腦動畫輔佐,續集將會把故事著重在20年後的阿媽與豆豆,還有那可愛的黑貓「酷羅」與大白狗「西羅」都會以嶄新的面貌呈現,最重要的還是那在地原創的精神。

王小棣正積極投入《魔法阿嬤2》的製作圖/王小棣正積極投入《魔法阿嬤2》的製作

雖然,文英阿姨、編劇黃黎明和配樂史擷詠都無法再看到這部作品,但王小棣相信他們在天之靈一定會默默的關心,「其實那個心情壓力是很大的,因為很怕做出讓他們漏氣的作品。」不過王小棣很感動的是,當年《魔法阿媽》老班底的動畫顧問莊正彬、動畫繪製團隊郭景洲、王登鈺與陳偉松等人都回來一起協力續集,相信絕對值得令觀眾期待。

而王小棣除了同樣擔任導演外,也是《魔法阿媽2》的編劇。 他形容動畫電影在故事之外,每每用造型節奏無限自由幻化的可能,都觸及並釋放了兒童們還說不清楚卻非常深刻的一些感受。

《魔法阿媽》當年映後的畫面。稻田電影圖/《魔法阿媽》當年映後的畫面。稻田電影

《魔法阿媽》展覽也受到許多人的迴響。稻田電影圖/《魔法阿媽》展覽也受到許多人的迴響。稻田電影

數位專題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馬獎電影動畫國片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