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黑電變綠電!「森崴」兩年替客戶省億元電費

文 / 林鳳琪王昱翔    攝影 / 蘇義傑
2021-10-05
瀏覽數 32,850+
黑電變綠電!「森崴」兩年替客戶省億元電費
圖/森崴能源位在屏東長治百合永久屋的屋頂型光電。森崴官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8個月」「節電3014萬度」「省下9003萬新台幣」,三組關鍵數字,揭露的是台灣知名「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的獲利密碼。

「綠電1040萬度」「3000戶家庭年用電量」「減碳5293.6公噸」,這三組關鍵數字,則是台灣用電大戶「南亞」的減碳密碼。

如何解開漢來集團、南亞上述的神祕數字,鑰匙藏在森崴能源與旗下綠電大平台「富崴電力」之中。

「光風水氣大平台」讓黑電轉為綠電?

不但以智慧能源管理,兩年半替漢神關係企業節省3014萬度電,換算成現金約9003萬新台幣,扣除設備成本7022萬元,淨省1980萬元電費,並減少1萬9170萬公噸CO2排放。另外,森崴更以綠電創能,讓南亞免去用電大戶罰則。

不止台灣,森崴足跡近年更跨足東南亞、非洲,柬埔寨柬埔寨曼哈頓經濟特區的汽電共生廠、菲律賓蘇比克灣經濟特區裡20公頃的屋頂型光電,到關島的風電,帛琉與幾內亞的光電,統統都是森崴一手打造。

甚至,森崴還打破離岸風電外商獨占市場,拿下台電風場營造與運維合約。

本土能源廠商森崴,竟以小蝦米之姿,步步進逼大鯨魚外商能源大廠!讓外界好奇,森崴究竟有何背景?

森崴轉骨,從大電廠到小電場

其實,如今儼然台灣能源業界,唯一同時擁有太陽能光電、風力發電、水力發電、天然氣發電,還兼攻下游儲能、售電綠電憑證,把再生能源解方全都一網打盡的森崴,前身僅僅是台汽電集團旗下一家專營工程的「龍安工程」。

龍安早期專攻大型火力發電廠、核能電廠的相關工程。直至2007年,正崴集團郭台強與胡惠森入股後,更名森崴,也才開啟一連串綠能「轉骨」布局。

正崴集團、森崴能源董事長郭台強。蘇義傑攝圖/正崴集團、森崴能源董事長郭台強。蘇義傑攝

但轉骨之途,一路走來也是斑斑血淚,尤其一開始要「從黑轉綠」,胡惠森坦言,比想像中還要挑戰。從過去動輒數千MW的大電廠工程,忽然轉到幾百KW、小兒科的屋頂型光電,天差地別的規模落差,一度令員工難以習慣。

且,一座屋頂型光電廠,光是找場地、與能源局和台電溝通、處理饋線,一下就耗掉半年。但,最終發電量卻遠不及大電廠千分之一,團隊天天都在忙,卻得不到成就感。胡惠森決定轉往地面型光電廠、擴大規模。

除了光電,森崴也挾著過去電廠經驗,轉進風電戰場,除了投入陸域風機、水力電廠工程,在彰化豎起八組陸域風機。更切入商機龐大的工程與維運,是第一家台廠突圍外商寡佔局面。

直功勁敵核心,因胡惠森發現,未來能源關鍵的離岸風電,幾乎全攬在外商手中,台灣恐痛失寶貴的施工經驗與大數據。

離岸風機,將是台灣「淨零」解方?

「這是台灣的能源自主力。」胡惠森強調,如果疫情再起,外國的船隻、團隊進不來,台灣離岸風機要如何維運?

森崴自己培育團隊、買設備,子公司富崴拿下沒台廠敢碰的台電離岸風電二期標案。

胡惠森預見台灣產業面臨淨零碳排壓力,急需綠電和憑證,且隨著未來綠電增加,恐衝擊電網,台灣急需儲能支援。胡惠森領軍,一手打造森崴能源大平台,將儲能、節能、售電憑證都模組化,一網打盡。

森崴總經理胡惠森。取自森崴官網圖/森崴總經理胡惠森。取自森崴官網

氣候變遷威脅下,各國與各大品牌面臨減碳威脅,沒綠電,無疑是逼產業出走,「SONY執行長吉田憲一郎曾呼籲日本政府,再不積極發展再生能源,SONY為了符合客戶使用綠能要求,只能被迫遷廠。」胡惠森說。

森崴轉骨後,第一個大案子就是大股東正崴,包括協助正崴全球工廠屋頂建太陽能電廠、第一張綠電憑證也是賣給正崴。轉骨背後,還能支援母集團綠色轉型。

胡惠森擘劃的森崴藍圖裡,要將光風水氣大平台能源解方,從系統、運維、施工SOP全都模組化,搶在2025年前助功台灣能源轉型;2026年後,更要輸出國外,進軍國際盃!

森崴能源

▋成立:2007年
▋董事長:郭台強
▋總經理:胡惠森

數位專題
綠電契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離岸風場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