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溫子仁的驚悚新作《疾厄》背後,其實有段暖心的動人故事

溫子仁專訪/暌違多年回歸「老本行」,再度締造極致恐怖
文 / 魯皓平    
2021-09-02
瀏覽數 27,350+
溫子仁的驚悚新作《疾厄》背後,其實有段暖心的動人故事
溫子仁執導的作品早已是觀眾有口皆碑的完美。Warner Bro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直以來都最擅長恐怖、詭譎元素的溫子仁,睽違多年後終於回歸執導自己的「老本行」,他在全新的作品《疾厄》當中,以嶄新的元素塑造驚悚片的根本。

無論是《奪魂鋸》(Saw)、《陰兒房》(Insidious)還是《厲陰宅》(The Conjuring)系列,在馬來西亞華裔名導溫子仁(James Wan)的氣氛營造下,他總是能利用有限的空間,營造最令人超乎想像的極致,在親身執導或監製的構築中,那一幕幕龐大的恐怖電影宇宙不僅樹立了無數經典,背後深刻傳遞的故事意義,也確實蕩漾無數省思。

若加上其監製的《安娜貝爾》(Annabelle)、《鬼關燈》(Lights Out)、《鬼修女》(The Nun)與《哭泣的女人》(The Curse of La Llorona)等電影,早已形成了一個「溫子仁恐怖宇宙」。

他不只是會拍恐怖系列電影,2015年上映的《玩命關頭7》(Furious 7),溫子仁完美謝幕了保羅沃克(Paul Walker)的代表作,同時以15億美金票房締造全球影史票房第9名的位置;在DC電影宇宙之《水行俠》(Aquaman)的完美表現下,更讓超級英雄系列作品達到了嶄新的高度和視野。

回歸「老本行」 再現自己最擅長的恐怖元素

溫子仁用過往從沒用過的概念創造《疾厄》。Warner Bros.圖/溫子仁用過往從沒用過的概念創造《疾厄》。Warner Bros.

不過,一直以來都最擅長恐怖、詭譎元素的溫子仁,睽違多年後終於回歸執導自己的「老本行」,他在全新的作品《疾厄》(Malignant)當中,以嶄新的元素塑造驚悚片的根本,不僅劇本非常令人驚懼,整個氛圍的呈現更是不寒而慄。

溫子仁分享,他對《疾厄》感到非常興奮,甚至不知道該怎麼描述它。但他說當他還是青少年時,就非常崇拜布萊恩狄帕瑪(Brian De Palma)、達利歐阿基多(Dario Argento)、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等恐怖大師,因此想在大片之間拍一部小型的電影,透過《疾厄》重回那些他熱愛的80年代驚悚風格。

溫子仁這次跳脫大眾對他熟悉的鬼屋、惡魔附身等既有印象,他表示,「《疾厄》與過往那些嚇人的電影不同,是一部跨類型的電影,是恐怖片,同時也是傳統的驚悚片,跟心理驚悚、連續殺人犯有關,也有可能是一部怪物電影。」

讓想像的事物也充滿詭譎的生命力

安娜貝爾瓦莉絲多次和溫子仁合作,這次的表現非常亮眼。Warner Bros.圖/安娜貝爾瓦莉絲多次和溫子仁合作,這次的表現非常亮眼。Warner Bros.

《疾厄》故事描述,麥蒂森(安娜貝爾瓦莉絲Annabelle Wallis飾演)的生活發生了可怕的轉折,開始不斷看到恐怖謀殺案實況的異象,逐漸瀕臨崩潰;當她發現這些噩夢般的幻象是真實發生過的殘忍血案時,更加陷入痛苦的無底洞,而這一切似乎也與一位名叫「蓋博瑞」的魔鬼有關……

溫子仁分享,對他來說,因為《厲陰宅》系列已經完成,但又期待在作品中重回1980、1990年代的風格,加上想要完成像過去《奪魂鋸》的小成本製作、且不重複自己過往所用過的恐怖元素,所以才想到了這次《疾厄》的創作起源。

「它擁有超自然的元素,又有一點扭曲人性的挑戰,對我來說非常的有趣。」

「蓋博瑞」究竟是什麼東西?成了貫穿《疾厄》的關鍵。Warner Bros.圖/「蓋博瑞」究竟是什麼東西?成了貫穿《疾厄》的關鍵。Warner Bros.

因此,如何讓故事中的「蓋博瑞」有生命、充滿暴力,成了執導這部作品中十分特別的嘗試,「我們從預告中就知道有個怪物,但它到底是誰?是虛構的還是真實的?還是腦海中的夢魘?觀眾必須追根究柢才能一探究竟。」

他還說,在創造這部作品時,就和自己小時候一樣,想要賦予不同的東西生命,「如果那些東西真的會動、真的有生命的話會怎麼樣?」

《疾厄》的起源 其實和父親的癌症有關

溫子仁這麼擅長恐怖元素,其實和他的成長過程有關。Warner Bros.圖/溫子仁這麼擅長恐怖元素,其實和他的成長過程有關。Warner Bros.

溫子仁表示,其實這次的創作源起,和自己的父親有關。他出生馬來西亞、7歲時就移民澳洲,多元文化的衝擊成了幼年時期的深刻記憶。後來父親在他14歲時因淋巴癌過世,目睹父親被病魔折磨、折騰的樣子,成了他內心極大陰影──黑暗、死亡、悲劇的想法自此縈繞在他的心中。

也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兒時的溫子仁漸漸接觸不同種類的恐怖片,更奠定他成年後鮮明的執導風格,《疾厄》的起源,就和父親的癌症有關。

「癌症真的很令人痛心,所以我想要把癌症具現化,但讓癌症有生命是很奇怪的,所以我就想用不同的元素來創造,如何對抗癌症、如何擺脫它、戰勝它、克服它,就是整個故事的初衷。」

他擅於抓住觀眾的心理,在弔詭的氛圍和意境中,營造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和詭譎氣氛,搭配陰森的配樂、寂寥的色調,不放過任何恐怖細節,更厲害的是,他又能在這些怪力亂神間探討驅魔、文化、靈媒、宗教、人性的寫實,造就娛樂性高,卻完全不會感到荒謬的大作。

溫子仁的恐怖令人信服

正在和演員溝通表演細節的溫子仁。Warner Bros.圖/正在和演員溝通表演細節的溫子仁。Warner Bros.

格倫沃爾特斯(Glenn Walters)博士曾經在《媒體心理學》(Journal of Media Psychology)期刊上談到,恐怖片之所以誘人的三個主要原因,包含緊張(由懸念、神秘、恐怖、震驚造成的)、相關性(可能與個人相關、文化相關,對死亡的恐懼等)、以及虛幻(超乎日常的想像等)概念構成。

他表示,人們之所以愛看恐怖電影,是因為他們想要害怕,也在害怕之餘訓練自己的膽量和勇氣,並選擇屬於自己的娛樂方式。

「恐怖電影必須提供一個公正的結局或成果,使壞人獲得應有的懲罰,即使驚懼的畫面令人感到不安,但人們可以控制情感,想像投身在情境中的張力。」

也正是因為建立在真實事件之基礎,這更讓溫子仁的作品無形中更增添說服力,他的電影著重於描述事件的成因後果,十分引人入勝。

片商華納兄弟為了宣傳《疾厄》,邀請了安娜貝爾與鬼修女出席首映會。Warner Bros.圖/片商華納兄弟為了宣傳《疾厄》,邀請了安娜貝爾與鬼修女出席首映會。Warner Bros.

數位專題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影評好萊塢導演奧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