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乞丐出頭天!這四種方法,讓這位孟加拉女生從一貧如洗,變成村落雜貨王

文 / 創新拿鐵    
2020-10-30
瀏覽數 13,100+
乞丐出頭天!這四種方法,讓這位孟加拉女生從一貧如洗,變成村落雜貨王
圖/BRAC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限制你一天生活費不能超過新台幣60元,你做得到嗎?絕大多數的人一定做不到。因為在路邊隨便買一杯飲料,或去星巴克買一杯咖啡,花費可能就不只60元,更何況還要用在其他衣住行上面。而這世上還有多達台灣人口近20倍的人,一天的生活費不到新台幣60元,我們如何協助他們?本文列出四種方法……

創新點:透過「從貧窮畢業計畫」,讓沒有希望及自尊的人重新站起來

本文 4 大重點:1. 全球有四億人口每天的生活費少於2美元。2. 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組織-BRAC。3. 脫離貧窮的四種方法。4. 珍惜手邊資源,不浪費食物,就是一種幫忙。

1. 全球有四億人口每天的生活費少於2美元

根據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的統計,全世界每位成年人的平均財富約7萬1000美元。但由於有44%的財產是控制在1%的人手裡,因此分配極不平均,有超過半數的成年人財產不到1萬美元。而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情讓貧富懸殊的情形更趨嚴重,讓更多的窮人受苦。

依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標準,如果一個人每天的生活費少於2美元,且沒有任何牲畜或資產,就會被歸為「極端貧窮」。截至2019年底,全球大約有四億人是處於極端貧窮的狀態,數字超過了美國及加拿大人口的總合。極端貧窮的人口大多位於南亞、非洲及南美洲。他們每天過著缺乏物資,令人無法想像的貧困生活。而更糟的是,他們沒有希望及自尊。

貧窮會引起許多社會問題,激化貧富對立,造成動盪不安,因此各國無不致力於消除國內的貧窮人口。但由於貧窮的問題太過於複雜,任何國家均無法單靠一己之力解決,因此聯合國將10月17日訂為「國際消除貧窮日」,希望喚起世人的注意,一起為減少貧窮而努力。

2. 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組織-BRAC

位於孟加拉國的BRAC是許多人認為對抗貧窮最有效的組織,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非政府組織。它是由孟加拉人Fazle Abed於1972年所創立。Abed在18歲時前往蘇格蘭的Glasgow大學念書,於1962年取得倫敦管理會計師協會的會計師資格,返回當時的東巴基斯坦(現為孟加拉國)後,在殼牌(Shell)石油公司的子公司擔任財務主管。

Fazle Abed。取自The New York Times。圖/Fazle Abed。取自The New York Times。

1970年,博拉(Bhola)颶風襲擊該地區,造成30萬人喪生。面對災民的苦難,Abed覺得他在石油公司擔任高管的生活顯得毫無意義。於是他離開石油公司,成立了一個名為HELP的援助組織,幫助受害者改善他們的生活。

1971年,東巴基斯坦爆發為期9個月的爭取獨立戰爭,約有1000萬難民湧入孟加拉國,還有3000萬人流離失所。於是Abed創建了孟加拉復原援助委員會(Bangladesh Rehabilitation Assistance Committee),然後是孟加拉農村發展委員會(Bangladesh Rural Advancement Committee),再逐漸發展成後來的BRAC。

2001年,BRAC將營運範圍擴大到孟加拉國以外,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非政府組織(NGO),在亞洲及非洲等11個國家,為大約1億3000萬人提供服務。並在英國、美國及荷蘭設有辦公室,僱用了10萬名員工。Abed的貢獻為他贏得了一系列的殊榮,包括於2010年被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封為爵士。

Abed說,他最自豪的成就是關於BRAC的教育計劃,在孟加拉國經營超過3萬4000所學校。如今,已有超過1100萬兒童從BRAC的學校畢業。而唯一的遺憾,則是花了30年的時間才帶領BRAC走出孟加拉國。Abed覺得他應該可以走得更快,早些將BRAC帶向全球,才能幫助更多的人。Abed於2019年12月20日在孟加拉國首都達卡(Dhaka)的一家醫院去世,享年83歲。

3. 脫離貧窮的四種方法

為了協助窮人脫離貧窮,BRAC於2002年推出「從貧窮畢業計畫(The Graduation Approach)」,目的是恢復他們的信心及希望,再輕拉他們一把,他們就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這個計畫的主要對象是婦女,因為女性受到極度貧窮的影響最大。在孟加拉,她們每天的生活費不到0.7美元,卻同時也是最有機會讓自己與家人脫離貧窮的人。

取自BRAC。圖/取自BRAC。

在兩年期間,BRAC基本上會做四件事情:

1.提供食物或現金給婦女,滿足她們的基本需求,確保能達到生存的最低標準。

2.提供她們資產(例如家畜),並訓練她利用這些資產來賺錢,讓她們有正當的謀生能力。

3.訓練她們儲蓄、做預算,並將存下來的錢拿去投資。

4.協助她們融入社會。首先融入和她情況類似的女性團體, 接著融入她的社區。

上述的每一點都是其他各點成功的關鍵。但真正的神奇之處是,她們在接受密切指導的過程中,所產生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

以這個計畫的「畢業生」喬琳娜(Jorina)為例,她出生在孟加拉北部的偏遠村落,從來沒有上過學,15歲時嫁給一個會施暴的丈夫,而最終丈夫拋棄了她。喬琳娜沒有任何收入,還帶著兩個孩子。她去做家庭幫傭以換取米糧,但食物永遠不夠,孩子嚴重營養不良且都沒錢上學。她原本求助無門,完全不抱希望。2005年,喬琳娜加入了「從貧窮畢業計畫」。她每週領1元美金津貼,有醫療保健,還拿到兩頭牛作為生財工具。她接受商業訓練,培養儲蓄和財務管理方面的技能,指導員每週會拜訪她一次。她開始累積資產,而更重要的是,她開始為她自己及孩子們想像一個更好的未來。

兩年後喬琳娜從計畫「畢業」,向BRAC申請了幾筆微型貸款(Microfinance),開了一家雜貨店(現在是該區域中最大的),然後用收入還掉貸款。如果今天你去造訪喬琳娜的村落,她會很驕傲的帶你去看她買下的土地,及她建造的房子。

喬琳娜說:「經過九年的努力,我現在已經是社區中受人敬重的成員。他們尊重我的決定,重視我的聲音。以前我不得不向人乞求食物,現在我的收入增加很多,我可以免費為貧困的村民提供食物。」

喬琳娜及她的雜貨店。取自BRAC。圖/喬琳娜及她的雜貨店。取自BRAC。

4. 珍惜手邊資源,不浪費食物,就是一種幫忙

自2002年BRAC推出這個計畫以來,已經有200萬名孟加拉女性讓自己及家人,合計近900萬人,一起脫離極度貧窮的處境。這個計畫每戶的花費是500美元,為期只有兩年,但影響力卻遠大於此。

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在2015年的研究顯示,「從貧窮畢業計畫」是能使最貧窮的人擺脫貧困的好方法。有92%像喬琳娜這樣的參與者,在完成計畫之後的五到七年,收入、資產和消費仍能維持或增加。而2019年贏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兩位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授-Esther Duflo 和 Abhijit Banerjee夫婦,是研究如何終結貧窮的專家。他們走訪世界各地,進行了跨國評估後,證實「畢業」方案是能打破貧窮困境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出生於巴黎的Esther Duflo(左)及出生於印度的Abhijit Banerjee(右)。取自BBC。圖/出生於巴黎的Esther Duflo(左)及出生於印度的Abhijit Banerjee(右)。取自BBC。

在台灣生活富足,很難想像一天不到新台幣60元的生活費要怎麼過。我們在路邊買一杯飲料,或是去星巴克買一杯咖啡,花費可能就不只60元。而這些人的60元還不只用在吃上面,還要用在其他的衣住行上。面對人數近乎台灣人口20倍的極端貧窮人口,我們如何幫助他們?其實只要我們珍惜手邊資源,不浪費食物,就能將資源省下來做為捐贈,讓他們有更多機會得到援助,間接的幫助他們。

這個社會,貧富擴大及不均的現象不容易解決。解決貧窮,必須有政府的力量。行政院衛生福利部在2016年6月6日發布了《協助積極自立脫離貧窮實施辦法》,做為各縣(市)主管機關辦理脫離貧窮措施的指導方針,期能協助中低收入戶積極自立,脫離貧窮。但一個國家的資源有限,如果貧窮的人數太多,政府便無法面面俱到。所以,我們應該共同努力,設法將貧窮的人數降下來,讓他們有機會得到外界更多且更妥善的協助。

參考資料: 

1. 4 Steps to ending extreme poverty

2. Credit Suisse global wealth report 2019

3. The international poverty line has just been raised to $1.90 a day, but global poverty is basically unchanged. How is that even possible?

4. Fazle Abed, founder of world’s biggest 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 BRAC, dies aged 83

5. How Jorina turned her life around

文/Hayden

(原文刊載於《創新拿鐵》;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首圖取自 BRAC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貧富差距珍惜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