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怪胎》:熱戀時,所有缺點都是優點;但不愛時,所有承諾都成了致命傷

導演廖明毅專訪/用iPhone顛覆電影傳統的極致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0-08-08
瀏覽數 32,850+
《怪胎》:熱戀時,所有缺點都是優點;但不愛時,所有承諾都成了致命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怪胎》由廖明毅執導,林柏宏與謝欣穎主演,描述兩位強迫症患者的戀愛故事,iPhone拍攝電影的結果令人讚歎……

一直以來,強迫症就是個神祕又難解的現代文明病,它不代表一個人在痊癒前會影響健康,但背後影響生活的程度,卻往往是外人難以想像的制約──曾幾何時,如果這樣的病症碰上了同樣情境的戀人,那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不為人知的發展和情愫,又會有什麼樣意想不到的變化?

過去曾任《六弄咖啡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片的執行導演廖明毅,如今終於自己多年的醞釀下,誕生了人生第一部長篇作品──《怪胎》。除了導演工作外,他還身兼劇本、攝影與剪輯等數職,不僅首映後受到各界熱烈迴響,獨特的美術堅持和攝影構圖態度,更交織出劇本完美又動人的一面。

廖明毅說,「我想創造出新的鏡頭語言,來闡述愛情的承諾與偏執。畢竟,愛情的開始,不論對方的優缺點,一切都好美,可是經過了時間、磨合,這道光不再燦爛之後呢?」

20年的底蘊 用iPhone顛覆電影傳統

台北市影委會協助《怪胎》於北投機廠和台北捷運內拍攝圖/台北市影委會協助《怪胎》於北投機廠和台北捷運內拍攝

值得注意的是,《怪胎》是亞洲首部完全以iPhone拍攝的劇情長片,如此獨特的攝影媒介顛覆了觀眾對電影的既定印象和成見,而成品後的極高品質,更是交織出那獨特鏡頭下散發的敘事魅力和浪漫。

誰也沒想到,iPhone居然能拍電影,更在精雕細琢的巧思下,還迸發超乎想像的極致。

廖明毅分享,從求學以來,他一直想做的東西就是電影,自2000年至今,這個夢想醞釀了20年,但很少有人可以直接把電影當成自己志業。「於是,為了混口飯吃,就去拍了MV與廣告、加入電影劇組學習,而劇本則是一直以來都在寫、長年以來磨練的結果。」

於是,一直到前年,他發現自己可以拍電影的時刻到了,他希望從「小」的事物開始拍,卻不要由於電影規格小而失去了創作的自由度;因此在iPhone拍攝下,除了省去了極高預算,在沒有太多投資方干擾的狀態中,更能全心做出自己認為自我意識極高卻又大眾化的作品。

誰說電影不能用手機拍攝?

女主角謝欣穎、男主角林柏宏圖/女主角謝欣穎、男主角林柏宏

有趣的是,之所以堅持以iPhone拍攝,其實來自於他對「電影」名詞的重新定義和挑戰。

廖明毅說,在他剛學電影的時候,他也曾認為電影應該都是用傳統攝影機拍攝,甚至必須上院線的作品才稱得上是「電影」。

但隨著近幾年串流平台的興起,許多好作品卻紛紛不上院線、甚至某些參差不齊的電影竟然在電影院上映時,「電影是不是要上電影院或是否一定要用什麼媒介拍,好像都不一定了。」

於是,一場場踏上以iPhone拍主流廣告、MV作品的挑戰,奠定了他在業界獨樹一格的堅持和態度。

愛情的承諾與換位思考

兩個有強迫症的人戀愛,會是什麼模樣?圖/兩個有強迫症的人戀愛,會是什麼模樣?

而《怪胎》的呈現,就從他對自己作品的完美堅持「強迫症」下,締造了無數好口碑。片中對於承諾和換位思考的醍醐灌頂,也點醒了許多戀愛中的少男少女。

「在愛情上,兩個人遇到對方是非常難得的事,熱戀期時,彼此會非常相愛,但當時間一久,一個人可能會說變就變,而所有對愛情的承諾也成了過往雲煙。」

然而,對於承諾,沒有人是在騙對方,只是沒有人知道自己會變;但承諾之於愛情,卻又是個必要的存在。

廖明毅表示,他希望透過《怪胎》讓觀眾能跟著角色一起歡笑、一起哭泣,也從愛情的殘酷中,體悟換位思考的重要,「如果有一天,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你會不會做不到?」

用低成本讓作品有更大程度的發揮

高品質呈現讓人很難想像電影是用手機拍的圖/高品質呈現讓人很難想像電影是用手機拍的

廖明毅分享,使用iPhone上最大的優點,首要影響就在於工作人員變少、預算變小,「傳統上,一般劇組會有4至5位攝影,有時甚至會多達6至8人移動攝影機,而《怪胎》從頭到尾,攝影組就只有包含我共3個人。」

他強調,電影往往有一定的拍攝門檻和資金預算,而如何能下修這個門檻,讓更多明明有創意卻受限於金錢的劇本能有機會拍攝。

「畢竟,已經有愈來愈多低成本,但卻高創意的作品出現,我希望能帶動一些變革,號召手機拍攝是可行的決定,讓更多作品有發揮的空間,」廖明毅說,「甚至,手機就是因為它體積小,所以拍攝上不會驚動太多人,這也能避免清場、重新找回上百位臨演的龐大工作。」

導演自己對電影的強迫症

當時的劇中打扮如今和疫情狀況竟不謀而合圖/當時的劇中打扮如今和疫情狀況竟不謀而合

《怪胎》最厲害的是,它不僅劇本完美、演員互動令人熱愛,電影還從攝影和美術、音效的搭配中,迸發令人讚歎的視覺饗宴。

廖明毅說,在台灣,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強烈個人風格感的作品,而且它又不是藝術片、而是大眾都可以接受的通俗片,「電影要成功,個人風格很重要,像是奉俊昊的《寄生上流》、溫子仁的《厲陰宅》,那是無論別人要怎麼拍,都無法複製的成就。」

「我對電影品質的堅持,其實就像是劇中描述的強迫症,我不希望未來回顧自己當年的作品時,會說出『那時候技術比較不純熟』的藉口,而是我會讓自己在每一個階段的作品中,永遠保持那時候盡全力、而且是最完美的狀態。」


廖明毅身兼導演、劇本、攝影、剪輯等數職圖/廖明毅身兼導演、劇本、攝影、剪輯等數職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影評國片導演電影金馬獎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