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4項大獎入圍!張作驥向母親告別的感人之作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如果沒有回憶,這輩子還算不算數?

文 / 魯皓平      2019-11-16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如果沒有回憶,這輩子還算不算數?


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是一種令人心碎的疾病,它是一種腦部上的神經退化病症,患者會逐漸忘記生活上瑣碎的事情,最終漸漸演變成遺忘周邊的人、事、物,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曉得。這對家人與孩子來說,是最難以接受的悲慟。

醫學上,目前沒有任何方法能治癒或逆轉,只能盡可能在前期發生徵兆時,延遲並改善生活品質,患者也許還是能獨立完成許多生活上的大小事,但大部份需要認知功能的行為,還是需要他人的監督。

失智症是種可怕的病,它偷走人們伴隨一生的最重要元素──記憶。沒有了記憶,你彷彿失去了過往的歷練,那些愛過的、笑過的、哭過的……竟只能成過往雲煙。

金馬56 X《遠見》專題報導

張作驥的第9部劇情電影《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除榮膺本屆金馬影展開幕片,並榮獲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及最佳視覺效果等四大獎提名。該片費時三年籌拍,旨在探討家庭、生命與記憶,透過一個年邁失智上校的人生,一問「如果沒有回憶,這輩子還算不算數?」道盡人性悲苦。

該片拍攝期間,張作驥歷經了母親失智、半年後辭世的至哀,他並在看照母親、處理後事中,逐步完成拍攝,許多片段猶如真實人生縮影,讓人看得不勝唏噓。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故事描述一對父女、同時面對的情感難題:父親張軍雄(張曉雄 飾)雖然失智,忘不了的卻是當年的同袍情;女兒小夢(李夢 飾)出獄新生,拋不去的竟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渣男友…。

本片由北藝大舞蹈系主任張曉雄及金馬女星呂雪鳳主演,其他演員則同時向京劇、歌仔戲梨園及兩岸影壇借將,讓藝文界與電影界在片中精彩交會:除書法、攝影、舞蹈自在融入這家人生活中,一場《薛丁山與樊梨花》的野臺歌仔戲,呼應了觀戲演戲的曲折人生;京劇《定軍山》更曾被拍成中國影史上的第一部電影。

張作驥曾以《美麗時光》及《當愛來的時候》分別奪過第39屆、第47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新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被他視為寫給母親的信,也是他跟過去道別的電影。

片中主場景完全依照他母親生前住處打造,從客廳、餐廳到臥室,無不表達他對雙親的思念。

「父母不在了,家,還能算是家嗎?」生命與記憶延續了家的印記,《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親情與愛情令人糾心,並充滿著台灣人很難說出口的愛。

對小夢(李夢飾)來說,這個夏天渾然陌生,如夢似幻。

六年前,小夢替男友阿文(蘇俊忠飾)頂罪入獄,好不容易從漫長刑期中假釋出來,迎接她的,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家:父親張軍雄(張曉雄 飾)被診斷有失智症,有時會記不得她;母親王鳳(呂雪鳳 飾)為這個家燃盡青春,氣憤她恨鐵不成鋼。入獄時仍在襁褓的兒子阿全(李英銓 飾),完全不認識她。而最令她傷心的是,昔日男友阿文早已移情別戀…。

唯一沒變的是,鄰居們都搬走了,他們家卻還逗留在此。

潮濕的記憶爬滿了石牆,已逝的舊情突如巨浪襲來,當曾經擁有的回憶不再,人生會不會變得更美好?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